原标题:身价两千亿,超人李嘉诚谢幕

  3月16日,长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年届90的主席李嘉诚即日起卸任董事会主席一职,长子李泽钜接棒。

  至此,身价两千亿的李嘉诚正式卸任。

  当日早上,李嘉诚曾在住所通过保安员电话表示,暂时不会透露情况,如果有回应,会在下午的发布会上表示。此次退休谢幕,印证了此前外界的猜测。

  就在半个月前,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榜富豪的财富计算截止日期为2018年1月31日,榜单共计2694位十亿美金富豪上榜,达历史最高,其中,90岁的李嘉诚财富1900亿元位列大中华区第六,全球第32位,与去年一样。

文|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朱玥怡  林子文|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朱玥怡  林子

  近年来累计套现千亿   频频被传“撤退”

  3月16日,长和系旗下四大公司——长和(HK:00001)、 长实集团(HK:01113)、长江基建(HK:01038)和电能实业(HK:00006)同时发布业绩,这四家公司同时抱团出境,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

  据媒体报道,2012年,李嘉诚曾披露会将自己持有的逾四成的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权益,以及三成半的赫斯基能源权益,分配给大儿子李泽钜(市值约2041亿港元);而次子李泽楷,李嘉诚称会全力帮助李泽楷收购心仪的公司,金额会是李泽楷当时身家的倍数计。

  去年11月,李嘉诚旗下长实集团发布公告,以402亿港元的价格将所拥有的香港中环中心转让给中国港澳台侨和平发展亚洲地产有限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起,李嘉诚通过出售中国内地及香港的相关资产累计套现金额超千亿港币。

  李嘉诚有两个儿子,长子李泽钜,现任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集团联席董事总经理兼副主席、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副主席、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及长江生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幼子李泽楷,现任电讯盈科有限公司主席,该公司为亚洲具领导地位的资讯科技及电讯公司之一。

  早在2012年,李嘉诚就将长子李泽钜定为其商业帝国的接班人。李嘉诚2016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交接班感到担心的人应该注意到,他与长子李泽钜已经共事了30年,过去几年,李泽钜也在全职打理公司业务。

  近年来,李嘉诚频频被传出“撤退”消息。

  2017年11月,李嘉诚的长实集团(CK Asset)已同意以402亿港元(合52亿美元)出售其在香港一栋写字楼的持股,创下单座写字楼全球最大交易记录。

  2017年11月一则消息称,“因与汕头大学校方就资助流程问题产生分歧,李嘉诚基金会位于汕头大学校内的办公室已经摘牌”。随后,“李嘉诚撤退”一说引发关注。

  其后,汕头大学党委常委、校办公室主任何文标向新京报辟谣称,校方与李嘉诚基金会无任何分歧和纠纷,网传消息不实,汕大校方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李嘉诚基金会亦回应,对网传消息“感到莫名其妙”。

  在海外投资方面,2010年李嘉诚长江基建以9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英国电网公司,后来又以近1550亿港元收购英国电网、水务、燃气资产。

  2017年的两笔海外能源投资合计约837亿港元。

  其中,1月,长实地产、长江基建及电能实业还宣布合组财团,以约424.5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澳洲能源公司DUET集团。该交易已通过公司股东,以及澳大利亚政府的外国投资审批。

  7月27日,长实地产、长江基建集团发布联合公告,拟成立合资公司以收购德国能源管理公司ista Luxemburg GmbH及其附属公司,收购价格合计约45亿欧元(约合412亿港元)。

  公开资料显示,ISTA业务包括供热和用水辅助计量和管理,业务范围已经拓展至大多数欧洲市场。公告称,收购该公司有助于拓展长实地产在欧洲辅助计量市场上的投资机遇。若该项目最终通过,长实地产及长江基建将分别持有依斯塔65%及35%股权,该公司将由李嘉诚完全控股。

  成为“超人”之前

  二十二岁创业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商业版图遍布各地,外界不吝为李嘉诚冠上“超人”的头衔。而李嘉诚的一位下属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外人都将他看成超人,而他自己,则始终将自己看着是变成超人之前的那个人。”

  “我的人生历程与一般人不同。我没有童年,十岁变逢战乱要四处奔走。年轻时为口奔驰,之后又为了事业不停工作,一直到今天。”李嘉诚曾如此描述自己的人生轨迹。在成为“超人”之前,他的人生曾经历了时代动荡裹挟下苦难与贫寒的长期铺垫。

  李嘉诚于1928年出生在潮州的一户书香门第,父亲李云经是小学校长。后因二战爆发,潮州遭袭,李家避难香港,靠李云经做职员的微薄收入支撑。不久后李云经患上肺结核,状况急转而下。据李嘉诚的回忆,在父亲去世前一天,当年15岁的自己安慰父亲“你一点也不用担忧,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令家人有好日子过。”

  据FT中文网,李嘉诚后来收购的和记黄埔公司杂志在2007年刊登过一段人物简介,提到了早年经历给李嘉诚造成的影响,“(这)让李嘉诚相信,金钱多少可以塑造人的尊严”,“金钱开始与生活本身直接联系起来……成为一种衡量个人价值的尺度,一把通向自由和独立的钥匙。在李嘉诚的早年时代,金钱几乎成了宗教的替代品”。

  无论如何,李云经去世后,还是少年的李嘉诚被推入兵荒马乱的社会洪流中。担负家人生活的现实压力尖锐地提醒着金钱的极端重要性。李嘉诚艰难地找到了一份在茶楼做跑堂的工作,每天工作十五小时以上。他在后来的媒体采访中透露当时自己需要用两个闹钟保证醒过来,此外还会把闹钟时间调快二十分钟。这样的作息习惯就此延续了下去。

  在茶楼工作一年多后,李嘉诚先后辗转于他的舅舅、未来岳父庄静庵开设的中南钟表公司,从学徒做到熟练技工;在五金制造厂和塑胶裤带制造厂当推销员。据李忠海所著《李嘉诚传》,当年的李嘉诚坚持在工作之余自学,他从旧书店买回旧课本,学习完毕后再卖出买入另一本。

  这段给人打工的岁月里,李嘉诚在18岁当上了经理,19岁当上总经理,管理两百名工人和二十名写字楼职员,家人不需再为生计发愁。他回忆这一时期经常工作到很晚,所住公寓晚上11点后没有电梯了,只能自己爬楼梯到十楼住所。为了减缓爬楼梯的疲倦,李嘉诚想出的办法是“一边爬,一边数楼梯,数够了楼梯级数,就睁开眼睛”。

  就像在人生的路程中闭眼耕耘前行,终于睁眼迎来结果,李嘉诚在1950年22岁这年等到了成为“超人”的转变契机:他用自己的积蓄七千港币,加上亲戚的借款,凑足五万余港币资本创立了长江塑胶厂,投入生产塑胶花。

  当领袖,而不是老板

  李嘉诚曾经公开表示,自己经常用以自省的一个问题是:想当一个团队的老板还是领袖。

  “一般而言,做老板简单得多,你的权力主要来自你的地位,这可能是上天的缘分或凭着你的努力和专业的知识。做领袖就比较复杂,你的力量源自人性的魅力和号召力。”李嘉诚在一次访问中如是解答:“做一个成功的管理者,态度与能力一样重要。领袖领导众人,促动别人自觉甘心卖力;老板只懂支配众人,让别人感到渺小。”

  这亦是他对后代的培养标准。2012年,李嘉诚分家,长子李泽钜成为长和系接班人。李嘉诚在当年年初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对李泽钜的教导是“我从他小时候起便以身作则,教导他如何成为一个领袖”。

  所谓“领袖”风范的体现之一,是尊重。《南方周末》在2013年对李嘉诚的专访中提到一个细节:李嘉诚给在场的每人都发了一张名片,但轮到摄影师时名片发完了。李嘉诚于是在采访中很自然地向助手要了一张名片补给摄影师。

  与此相似的,是李嘉诚坚持在每一个场合做自我介绍,即使鲜少有人不认识他。1984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和黄董事总经理的马世民(Simon Murray)曾向FT中文网回忆道:“他会走进一间满是人的屋子,说‘大家好,我是李嘉诚‘——好像别人还不知道!”

  多方报道提到,早在多年前,李嘉诚已经不管具体业务,他的时间和精力,基本花在“定坐标”上。为此他延续着自己实践多年的作息时间表:不论几点睡觉,一定在清晨5点59分闹铃响后起床;随后听新闻,打一个半小时高尔夫,然后去办公室。晚饭后要看十几二十分钟的英文电视。睡觉之前则要看书。

  李嘉诚的下属曾向媒体评价,“如果李先生是个停滞的人,就不可能有今日之成就”。无论是投资房地产,还是出海,李嘉诚似乎总在运筹帷幄之中,也总在舆论的中心。

  包括近来引发关注的比特币,他在此之前就已有布局。据《大公报》的报道,2018年年初李嘉诚曾在一次晚宴中谈到了比特币,表示“我就保守的,(比特币)绝对有风险”,并提到2014年只投资了1个多亿港币到比特币终端市场。李嘉诚所指的这笔投入对象似乎是美国比特币支付业务的初创企业BitPay,这家公司在2014年1月证实收到来自李嘉诚旗下创投基金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的投资。此外,2016年,维港投资牵头为另一家比特币支付系统公司Blockstream融资5500万美元。

  “第三个儿子”

  去过李嘉诚位于香港中环办公室的媒体曾报道,李嘉诚办公室内挂着一幅左宗棠题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虽然坐拥财富,但李嘉诚乐于向人们展示他的节俭。比如出现在镜头面前时总是蓝黑色西装套装搭配白衬衫,而领带永远是蓝白色系;他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据说自1972年长江实业上市记者会之后就没有换过。

  李嘉诚曾向媒体表示“我对赚钱的重视程度不及捐钱。”1980年,他决定设立自己的基金会。因自己年少失学的遗憾和父亲因病去世的痛苦,基金会的捐献方向集中于教育和医疗两方面。

  抱着“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后做的事,一定要比我在世时做的只多不少”的希望,李嘉诚决定将基金会当做自己的“第三个儿子” ——”只要将基金会视为第三个儿子,财产分三分之一给基金会,就理所当然。

  此次宣布退休后,他将继续担任李嘉诚基金会主席。

责任编辑: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