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孙伟铭的辩护律师陈红15日在川大研究生院首次披露曾有企业家一次性为孙伟铭捐款11.7万元,“孙伟铭案”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但无人知晓这名神秘的捐款人究竟是谁。17日,孙伟铭的父亲孙林说,他们一直想找到这位神秘的好心人,“至少能当面说声谢谢。”

  孙林说,狱中的孙伟铭不仅写过家书,还与他们通过电话:“他的状态很好,从电话里听得出心情也很平静。”

  为何捐款者遍寻无果?陈红说,捐款者从一开始与她联系时就隐藏了号码。陈红并不知道捐款者是男是女,因为电话是捐款者的助手打来的,由于隐藏了号码,也无法查知号码归属地。捐款者愿意为孙家补上所有缺口,但要求这笔钱一定要用于赔偿受害人家属,希望孙伟铭真诚地忏悔,向社会公众道歉。

  陈红说,但无论是她,还是孙家人,都希望这位捐款者知道,他所捐出的这笔钱,的确用在了他希望的地方。

  陈红说,在孙家接受11.7万元捐款之后,她还收到一封邮件:一名姓刘的四川人向她询问孙家究竟还差多少钱,希望能一次为他们凑齐。由于当时款项已够,孙家人也曾表示凑齐100万后就不再接受捐款,陈红没有回这封邮件。不久,邮件再次发来,她仍旧没有回。

  后来,对方给陈红打来了电话:“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真诚的,请你相信我。”这位刘先生同样隐藏了号码。与刘先生相似的还有一位说普通话的女士,她向陈红了解孙家究竟还差多少钱,自己愿意一次为他们补齐。陈红说,由于这位女士打的是律师事务所座机,她一样无法找到她。

  提起捐出11.7万元的好心人,孙林很感慨,因为当初他根本不敢相信竟然有陌生人会捐出这么多钱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18日,孙林特地打电话给记者,说神秘捐款人并不希望此事见诸媒体。原来,孙林住院治疗癌症期间,这位神秘的捐款者曾多次打过电话给他,但孙林从来没办法联络到这位好心人:“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看不到号码,他也不让我们告诉其他人他捐过这笔钱。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只说是孙伟铭的朋友。” 早报记者吴楚瞳

  孙家近况>>>

  如今,孙伟铭的妹妹有孕在身,孙林在接受化疗,家庭收入不高且身负着5年内还清25万抵押贷款的压力。但孙林拒绝再接受捐款,“我们并不是没办法过日子了,只要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我们会慢慢再想办法。”

  孙林说全家的生活正逐渐平静,努力地往前走。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他们都铭记在心,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当面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