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15日晚,金牛区“白鸽岛尚”二期建筑工地上,项目经理苏和平从办公室走到工地大门旁的黑色帕萨特轿车前,刚打开车门,两个黑影便围上来,在问清身份后,朝其挥起了手中的刀具,导致苏和平当场死亡。昨(21)日,林世强等9人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在成都市中院开庭审理。持续整整一天的庭审中,除两名凶手相互推诿外,死者岳父称自己是被另一被告李胜德“借刀杀人”,死者妻子称自己和李胜德存在“同居关系”,李胜德却表示自己是帮死者岳父的忙,和死者妻子也只是朋友关系。几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听“晕”旁听群众。

  检察机关指控

  内外勾结买凶砍死项目经理

  昨日上午10时许,庭审开始,林世强等9名身穿黄马褂的犯罪嫌疑人站成一排,将被告席站了个严严实实。9名被告中,死者妻子陈丽(化名)是惟一一名女性。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陈世标、陈丽、李胜德因都对死者苏和平不满,3人经共谋后,决定雇凶将其杀害。随后,陈世标出面找到张贤清,经其介绍了黄字友,又通过被告人黄字友介绍梁泽君,梁泽君又介绍了任克涛,以便于从中获利。

  去年9月10日,5被告人在郫县安靖镇一俱乐部茶坊包间内,商谈雇凶杀死苏和平一事,最后谈妥价格为20万元。由任克涛负责找人,梁泽君负责收钱。陈世标将从李胜德处拿到的10万元交给了梁泽君作为定金,并约好事成后再付10万元。随后,任克涛找到两名“杀手”林世强和李国强,让二人去杀害苏和平,并给两人1万元。

  去年9月14日,李胜德向林世强、李国强指认了苏和平的具体住址。9月15日晚8时许,在成都市金牛区金牛乡“白鸽岛尚”二期工地大门旁,等候在此的林世强和李国强朝准备驾车回家的苏和平的胸部、手臂等猛刺数刀,33岁的苏和平当场死亡。

  去年9月26日、27日、10月13日,9名被告人分别被挡获归案。

  庭审进行时

  死者岳父:原本只想教训一下女婿

  66岁的陈世标是死者岳父、被告人陈丽的父亲。站在被告席上,陈世标否认自己是买凶杀死女婿,称是李胜德觉得女婿“可恶”,“我说我胆子小,只有找人试一下,”他说,自己的目的是找人打苏和平一顿就可以了,帮李胜德“出下气”。

  陈世标称,自己2008年出狱后,李胜德帮他在晋阳路租了房子,此后李几乎每天都来。李胜德与其女儿是何关系?为何要帮他租房?为何“外人”叫他“弄”自己的女婿他都答应?

  对此,陈世标坚称自己不清楚女儿和李胜德的关系,只知道李胜德是女儿的“干爹”,自己称他为“干亲家”。他说,李胜德说苏和平开除过他的几个朋友,去年8月份,“他(李胜德)天天缠到说,就是喊弄死苏和平,我就不答应,只答应找人帮他打一下。”

  李胜德跟苏和平有恩怨,为何会找陈世标商量“弄人”?对此,陈世标称,原因是“这个就叫借刀杀人”。他说,李胜德拿了10万元钱让自己找人,自己遂找人帮他“教训”女婿。

  死者妻子:与人同居但没参与杀夫

  对公诉机关的指控,33岁的陈丽说,她对杀人之事“啥都不晓得”。她首先称跟李胜德只是朋友关系,是以前卖保险时认识的。李胜德为何会在其父亲出狱当天帮他租房?陈丽语气冷静,“我不晓得,他说给我们租。”她说,直到自己到了派出所,才知道苏和平出事了。

  虽然陈丽坚称和李胜德只是朋友关系,但她又说,自己将家中几十万元放在李胜德处,原因是“怕公司查账”。为何会将如此巨款存放在只是朋友关系的李胜德处?她想了想说,“可能脑壳短路了”。在一名辩护律师询问其是否和李有同居关系时,陈丽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后,才回答了一个字:“有!”她说2007年底跟李有了同居关系,并否认自己是苏和平之死的参与者之一。她说,自己分几次转了几十万元到李胜德账户,“他想接工程,我是被他利用。”

  被告李胜德:只透露死者住处 没买凶杀人

  59岁的李胜德,看起来几乎跟陈世标一样苍老。在庭审中,他否认了是自己提出找人“弄”苏和平的,称陈丽跟苏和平关系不好,经常打电话告诉他两人吵架等。“陈世标说苏和平打他女儿,要找人弄他。”他说,他曾多次听到陈世标这样说过,且陈丽也经常跟两人说家庭问题及离婚问题。对他和陈丽关系的问题,他坚称两人只是朋友,“我家庭幸福,很幸福,从未想过另组家庭。”

  李胜德说,去年9月14日,陈世标叫他带人(两凶手)去工地,“陈世标说是他的两个干儿子要找工作,要我带他去。”他说,自己当时带他们到苏和平的小区中去过,仅仅是指了下6楼苏住处就离开了,未说其他事。他还称,在苏和平出事后他接到电话才知道苏和平死了,“陈世标打来电话,说苏和平可能是工地上的人弄死的”。

  庭审结束后,法官宣布此案将择日宣判。

  早报记者杨琴实习生杨寅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