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的女孩刘佳慧先天性耳聋,在母亲10年来不离不弃的训练下,她学会读唇语,甚至学会说话。今年9月,她考上所在地最好的重点学校——内江东兴区初级中学。但是,上初中后,面对老师快速的唇语,她感觉越来越难以理解课程内容。即使戴上助听器,她的听力也愈加接近全聋。为让她像正常孩子一样上中学、考大学,近日她母亲四处凑钱,加上学校师生为她募捐,前日她终于在成都的医院做了右侧人工耳蜗安装手术。

  先天性耳聋女想考牛津

  “叔叔好!”昨日下午4时许,病床上的佳佳专心读着作文书,妈妈廖琪拍拍她的肩膀,她盯着妈妈的嘴唇明白了记者的来意。她刚做完手术,一点听力都没有,全凭母亲的唇语理解。记者问:“你喜欢读书吗?”妈妈把这句话用清晰的普通话向女儿重复,佳佳立刻“看懂”,用基本准确的普通话回答:“喜欢,我想读牛津大学,挣很多钱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佳佳今年12岁,1岁半时因不会说话被发现患有先天性耳聋,起初医生说可通过助听器改善听力,夫妻俩给孩子买了对几千元钱的助听器,以为她能像正常人一样,没想到娃娃3岁还不会说话。这才知道,戴了助听器还得进行专门训练。夫妻俩关掉理发店,查资料买语训书籍,一边学一边教。半年后,佳佳学会叫爸爸为“巴巴”。

  可训练女儿叫“婆婆”异常难。“P、T等爆破音发音,对佳佳来说太难。”廖琪从吹蜡烛开始训练,5个月后,佳佳终于能吐出不太清晰的“婆婆”。

  勤奋学习顺利升初中

  佳佳5岁时可以通过看别人的口型与人简单对话,并认识1000个字,还会做20以内加减法。廖琪为她联系普通小学上学,可一听佳佳耳聋,老师们都拒绝,“女儿识字会说话,也能读唇语跟人交流,我想她跟正常孩子一起学习。”校长被感动了,答应收下佳佳。

  进校后,起初老师的话她听不到,老师的口型她不能完全看懂,学习起来很艰难。为此,廖琪重拾书本,自己弄懂了,再给女儿说。五年级后,课程越来越难,只有初中文化的廖琪每天向老师请教,自己弄明白了,晚上再教女儿。

  去年11月,佳佳爸爸被一辆货车撞倒后抢救无效死亡。佳佳变了,整天将自己关在屋内,在老师、母亲的帮助下才恢复过来。班主任张建平说,她曾在作业本上写着:“爸爸走了,我很痛苦。但还得遵守纪律,不能与别的同学不一样。”今年9月,她升入内江东兴区初级中学。

  安装耳蜗带她进入有声世界

  上初中第一天佳佳哭了,“妈妈,老师讲的,我一个字都看不懂,讲得太快,内容太复杂。”这让廖琪心如刀绞,必须给孩子安人工耳蜗。

  “即便只做单侧人工耳蜗手术,也需20万元。”廖琪说,为帮助佳佳,她向亲戚借,也求教育局和学校,学校师生为此专门募捐近1万元。为此,佳佳差点跟母亲翻脸,觉得以后在同学中抬不起头。后来,她给自己写了保证书:“我一定要考上好大学,挣很多钱。挣到钱,我要帮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国庆节前,廖家筹集10万元到成都,幸运的是,为期4天的全国耳显微及耳神经外科高级研修班在成都军区总医院召开,来自全国的顶尖耳科医生为佳佳会诊,并为她做手术。前日,佳佳在成都军区总医院安装了耳蜗。医生杨和强说,安装耳蜗后,佳佳还面临重新语训的挑战。“不管多难,我都要让女儿进入有声世界。”廖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