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通讯员 徐凤英 本报驻衢州记者 盛伟

  “我现在明白了,他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我要更好地活下去而不是死,这样他才会开心……”昨天上午,22岁的阿莲(化名)躺在龙游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重复着这样的话语,泪水不时滚落。

  因为过分思念刚病逝的35岁男友,10月11日下午,阿莲在男友的坟墓边喝下了大半瓶农药殉情。经过5天的抢救后,前天,阿莲方才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

  她在男友坟前喝下农药

  10月8日,龙游县人民医院住院部一间病房里哭声一片。“华华,你不能丢下我啊……”一个身材娇小模样清秀的年轻女子俯在逝者身上捶胸顿足,凄厉的哭声让听者无不动容。

  悲痛欲绝的女子就是阿莲,被唤作“华华”的男子叫赖林华,龙游县罗家乡人,今年35岁,是和阿莲在温州共同生活1年多的恋人。

  今年9月5日,在温州打工的赖林华感到肝部剧痛。温州市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令他绝望:肝癌晚期,时日不多。

  9月8日,赖林华辞工回家乡龙游继续医治,阿莲也辞工跟着赖林华回到龙游。

  在龙游人民医院住院的一个多月里,阿莲几乎日夜在赖林华的病床边照顾。

  肝癌晚期的痛让男友痛彻骨髓,但因为有了女友的陪伴,他的脸上一直留着笑容。

  10月5日晚,医生给赖林华打了一针止痛针,赖林华对阿莲说:“我不疼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阿莲,你也累了,休息去吧。”

  这句话成了这对恋人的生死诀别,赖林华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10月9日,赖林华出殡。“她不吃不喝,机械得像块木头。”参加出殡的人都这么形容当时的阿莲。

  10月11日,阿莲买了两瓶“敌敌畏”后,径直奔向赖林华的墓地。下午4时,阿莲在赖林华的墓地留下了一封遗书,随后服下了大半瓶“敌敌畏”。

  阿莲倒下不久被人发现,随即被送往龙游县人民医院抢救。

  遗书上写着“我不能离开大叔”

  阿莲1987年出生于江西,2004年,职高毕业后到温州打工。2008年,阿莲到温州的一家网络游戏公司工作,部门主管就是赖林华。此时的赖林华刚刚离婚。

  “他对我特别照顾,我对他也十分依赖,我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我知道他大我很多,但是我不在乎。”阿莲说。

  很快赖林华就和阿莲租了间民房同居了。赖林华每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还要寄钱补贴在龙游上学的女儿,阿莲每月也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们住在一起过得很高兴,一点都没觉得苦。”

  阿莲在外喊赖林华“华华”,在他们租住的小窝里,阿莲则亲昵地唤赖林华为“大叔”。“他对我特别好,从来不对我生气,有好吃的好玩的全部都给我,我对他发脾气他总是笑笑,在他病重的时候也尽量逗我开心。他对我不像恋人像亲人。”

  赖林华病逝后,阿莲精神彻底崩溃。“我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晚上睡不着,他没有我一定会孤单,他也不能没有我,我不能离开大叔。”

  阿莲在殉情之前写了三封遗书,一份遗书“烧了向大叔表心意”,一份给远在家乡的养父养母,一份则留给了“公公婆婆”。遗书中称:“我离不开大叔,要和大叔葬在一起。”

  “家庭对她的关爱太少”

  阿莲殉情后的第二天,阿莲的养父养母从九江赶到了龙游。

  阿莲生下来第二天就被亲生父母送人了,阿莲知道亲生父母的地址,但她从来没有去过。“这孩子内向,从来不愿提她的爸爸妈妈,生父生母也很少过问她。”阿莲的养母吴女士说。

  阿莲与赖林华恋爱同居的事情,阿莲的养母养父毫不知情,他们是来龙游后才略微听到养女和赖林华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很少联系,她也不太给我们打电话。”

  养父养母有一个儿子在温州打工,阿莲称之为“哥哥”,哥哥也知道妹妹的恋情。

  赖林华的弟媳小鲍与阿莲交往多次,小鲍叹息:“阿莲太孤单,家庭关爱太少,我哥哥对她好,她把我哥哥当作了生命中的唯一,她怕失去我哥哥。”

  小鲍告诉记者,从自身条件来讲,赖林华其实非常一般,没有多少钱,一只眼睛几近失明,但他脾气好,有爱心。“所以,阿莲如此爱我哥并为他殉情,是因为我哥哥的爱是她唯一的依赖。”小鲍说。

  多给她一些爱吧

  为逝去的爱人殉情的故事我们听得不算少,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比如刘兰芝与焦仲卿……

  但这些故事只是传说,而且发生在久远的时代。

  这种悲剧活生生地发生在现在,记者感叹真爱的同时,更加感慨的是:是什么让一个年轻女子愿意放弃如花的生命去追寻逝去的爱?

  其实,男主角的弟媳已一语道破:亲情的缺失,让阿莲将男友的爱当成了唯一的依赖。我可以肯定:假如阿莲有父母的叮咛问候,有姐弟的嘘寒问暖,有好友的安慰开解,这样的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所以,当阿莲睁眼看到病榻前一张张关怀的脸时,她终于悔悟:活着,才是对逝者的安慰。

  而对她自己来说,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寻找一份新的爱,才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希望阿莲的家人和朋友,能给她更多的关爱,温暖她的心,帮她重新找到生活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