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通讯员 叶长杉  江 伟)借款人偿还借款后一般是收回借条销毁,但有时借条并不收回,譬如在还了部分借款或借条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而是由收钱人出具一张收条,以此作为还款的凭证。近日,温岭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被告向法院提供了两张通过高科技手段制作的假收条,以此欲证明他的欠款已经还了,结果闹了一场没趣,作假者被法庭严厉训诫。

  法庭上出现“收款收据”

  潘万德是椒江区一个卖水泥的个体户,曾向温岭市滨海镇人王守富(化名)承揽的工程提供水泥。双方在2004年5月29日进行了一次总结算,王守富至此还欠潘万德水泥款人民币39.2万元,但当时并没有偿付,而是由王守富出具了一张39.2万元的结算清单给潘万德。后来经多次催讨,王守富每次总是找借口不还,无奈之下,潘万德只好一纸诉状将王守富告上温岭法院新河法庭。

  在审理过程中的举证阶段,王守富向法庭提供了两张红色字体和红色方框套印的“收款收据”(也就是收条),以证明他已经还了潘万德共28万元,仅欠11.2万元了。

  当潘万德得知此事后,一时傻了眼。“王守富明明没有还过28万,我自己的事我当然知道,除非一方在作假。”潘万德说。

  “收款收据”彩色复印而成

  法庭于是在今年4月9日召集双方进行证据质证,但王守富一方只来了他的委托代理人,他本人并没有来法庭,而他的代理人坚持认为王已还了两笔共28万元款。如此,面对双方对于两张收条所阐述的截然不同的说法,法庭只得把两张收条送去作司法鉴定。

  据潘万德说,两张收款收据上的字确系他自己的笔迹,落款日期也是39.2万元结算日之后,然而他自己根本未在结算日之后收过对方的任何还款,当然也未出具过收款收据。最后,司法鉴定结论让真相昭然若揭:经鉴定,两份“收款收据”均是经彩色复印而成!也就是说,这两份“收款收据”不是潘万德书写后出具的。

  但王守富在知悉鉴定结果后还不死心,辩称潘万德提供给自己的就是这两张彩印件,自己是受了潘万德的欺骗。本来依照证据规则的认定,法庭只需判决潘万德胜诉就可以了,因为王守富并不能证明潘万德出具过收条。

  涉嫌妨碍诉讼行为

  为了化解矛盾,承办法官穷究真相,施压双方,告知他们提供伪造的证据属于妨碍诉讼的行为,若不当庭悔过,法庭将视情依法移送公安处理。最后,王守富看造假已被戳穿,在法律的威慑下,向法庭交待了这两张收款收据是他用潘万德以前接收货款后出具给他的收款收据,通过扫描、电脑拼接后再彩色复印而成的。

  法庭鉴于王守富能主动认错并准备积极履行债务,也考虑到未造成严重后果,主审法官对王守富妨碍诉讼的行为进行了严厉训诫,并让他当庭作了悔过。最终,双方就本案欠款39.2万的还款事项也达成了民事调解协议,王守富将分期偿付这些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