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在出生时,改革开放已经显现出明显成效,他们是一群拥有强烈市场消费观念、充分全球化以及与互联网一同成长并真正融合的全新一代。受多元化的文化冲击,沿着80后的足迹,90后作为一个群体正逐步走上社会大舞台。

  今年9月,90后开始全面走进大学校园,迎接人生新的挑战。近日,记者在来到大连理工大学和大连东软信息学院,透过一张张青春活泼的脸谱,记录下一个个或感人或心酸的故事,完成对90后大学生群体的不完全描述。

  1.15岁的彭瑶:我最爱唱国歌,很有气势

  “别人说的与我们做的自是不同,我们说的和别人想的也不尽一样。”

  6日,又是一个雨天。15岁的大工材料学院大一女生彭瑶紧紧地抱着妈妈,想多留妈妈一会儿,妈妈刚画好的妆又被眼泪弄花了。葛女士和女儿是8月27日来大连的,她本打算31日回去,可彭瑶实在太小了,她从未离开过妈妈,葛女士只好找个了地方住了下来,4日上午,她要走,彭瑶又抱着妈妈哭个不停,5日,是正式军训的第一天,她不放心女儿。

  近1米6的个头,彭瑶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成熟点,她来自安徽,一个盛产少年“神童”的省份。她的爷爷是老师,18个月时就已经将乘法表背的滚瓜烂熟了,她的天份被爷爷挖掘出来,2周岁时,就上一年级了,3岁时跳过二年级直接读三年级,然后按部就班地读完了初中高中,“这孩子爱静,在家学习的时候,不许我们出声。”妈妈说。

  葛女士的包里有一份病历,这是她们母女的痛。由于学习紧张,坐的时间太长,6月份高考前,彭瑶得了肾结石,连手术带住院耽搁了6天,这大大影响了高考发挥,“数学没做完,才得了132分,总分640。”即使这样,彭瑶已经成为同寝室同学们眼中的“天才”了。

  辅导员许多老师说,在他带的206名学生中,彭瑶最小,却在她身上看到了90后强烈的爱国热情和集体观念。新班级组成后的一个晚上,许老师带着7个班级在校园一道边路灯下开班会,每个同学轮流介绍自己,轮到了彭瑶,她说喜欢流行歌曲,更爱唱国歌,随即起了调子唱了起来,开始是全班唱起来,接着其他6个班也一同唱了起来,许老师和很多路过的老教授们都觉得热血沸腾。

  “我最爱唱国歌,很有气势。”一边帮妈妈擦眼泪,彭瑶一边说,听国歌、唱国歌时,她都能感觉到热血沸腾,很振奋人心。妈妈就要回家了,她告诉妈妈说会照顾好自己,还打算好了,国庆节放8天假,她的3位室友都要回家,她要到海事大学去找另一名初中同学一起过,让妈妈放心。

  彭瑶在安徽刚刚过完15岁生日,就离开温暖的小家,来到学校的大集体,新同学们都愿意听她的故事,老师也格外照顾她。

  2.不得不退学的张进:他的大学,短的只有2天

  “有人说90后自私,但我们用行动证明了我们的博大。”

  4日下午3点钟,大连东软信息学院操场上,计算机系1200多名新生正在霏霏细雨中接受军训的洗礼。远处,某个角落里,来自贵州省赫章县的张进,望着身穿深绿色军装的同学们,长久地发呆。

  张进家庭特别困难,他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当初是父母给他报了这所学校,但是在勉强凑齐学费后,500元的路费都愁住了这家人。报到时间过了2天后,他才买了张硬座,坐了两天的火车,9月2日,孤身一人来到了大连,按照计划,他到大连时,家人会把生活费打到银行卡里,但是家里实在筹不到钱了。

  第二天,辅导员车艳茹老师却听到了一个令她愕然的消息,“老师,我要退学……学费能全退吗,我得拿回去还债。”车艳茹说要给他办理贷款手续、争取助学金等政策,帮他读大学,但倔强的张进谢绝了老师的努力,去意已绝。车老师给他的父母打去电话,听到的也都是叹息和无奈。

  4日早晨,舍友出门前,张进迫不及待说:“今天办完退学手续就走,我到了车站再买票!”尽管刚刚认识了1天的贵州老乡饶煦一再极力挽留,还拿出300元钱帮他办饭卡,但张进还是执意马上就走,新同学们默默地帮他收拾着行李。

  张进的命运深深刺痛了很多人,听完这个故事,记者请车老师再一次联系张进,希望帮他一点。电话拨通了,老师惊讶地得知,这个学生就在操场附近某个角落里,默默地注视着他的同龄人。“你能过来一下吗?大家都想帮你留下来读书。”这个未曾谋面的小伙子拒绝了与记者见面的请求,理由很奇怪,他说害怕。

  饶煦接过电话,用贵州方言劝说他留下来,但饶煦的表情也复杂起来,嘴角不停地抽搐,“他说家里还欠了10几万,即使学校和好心人帮他读了大学,他也不能撇下家人,他不能这么自私,他要去打工挣钱,供妹妹上学。”车老师再次接过电话,这时,那头的张进却哭了,3分钟后,车老师无奈地挂断了电话。或许很快,张进真的会义无反顾地坐上回家的火车,回到人生的原点。

  西部的孩子要强、吃苦、独立、懂事。车艳茹和大工材料学院辅导员许多老师都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材料学院19岁的杨玉婷来自四川泸州,家境也不好,她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走路一瘸一拐,她对来送自己的妈妈说,将来日子会好的。来之前她抄下了28位高中同学的手机号码,到大连后花300元买了部手机,正学着将电话号码输入,她说,只要努力,梦想就会一点点实现。

  3. 规划长远的蒋季伸:从初中开始,就准备考研

  “90后经历过多次教育改革,对学习、对未来,我们有我们的要求。”

  4日上午,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走在大工校园里,能源与动力学院的蒋季伸嘴里嘟囔了一句:“哎,又走错了!”这已经是开学一周来,他第二次在校园里迷路了。早上6:10分他就起床了,3日那天他将写给爷爷的一封信投进了本埠信箱,他觉得寄往安徽阜阳老家的信应该投进外埠信箱,因此一大早就来邮局“纠错”。

  蒋季伸家在阜阳乡下,蒋家在当地是一个大家族,父辈们都过得差强人意,因此希望孙子能出人头地,上高中时,爷爷在县城学校附近租房子,给他做饭洗衣服,高考考了638分,他自己选择了大连理工大学,这在他的乡里也是第一次。爷爷很满足,但蒋季伸还憋着一口气,“我压力太大了,没发挥好,还想过回去复读,我觉得考一个全国前10名的学校才对得起爷爷。”

  蒋季伸有一个叔叔在外读书,再加上网络的发达,他在初中时就做好了人生规划:读大学、考硕士、读博士、出国。来报到时,他带了包括2本新概念英语在内的6本英语书,“我们那里的英语教学水平很低,才考了118分,我英语差,尤其是口语不好。”他说,同寝室还有一位同学也有考研的打算,他们都希望辅导员管得严一点。

  “专业也是我自己选的,我觉得能源方向有很好的前途。”蒋季伸说其实自己很独立,相信自己的眼光。和蒋季伸一样,材料学院502寝室的4位女生也是自己选的学校和专业,其中,吉林的王思雯和大连金州的王惠敏选的都是金属材料工程日语强化班,对自己未来的发展也有了初步规划。

  4.“副连长”曲科宇:我的米饭,分你一半

  “有人说我们花钱大手大脚,那也未必;有人说我们眼里只有自己,其实不然。”

  8月29日,曲科宇住进了大工材料学院502寝室,4年的集体生活开始了。这是她第一次住集体宿舍,这个宿舍里,只有来自北京的王寻有过1个月的集体宿舍生活经历。一周下来,四姐妹相处的十分融洽,一起吃饭,搭伴出门,其他三位都姓王的同学还开着玩笑说,要把她这个异姓赶出去。

  不过,在整个学院59名女生中,曲科宇目前的级别最高,军训期间,她被老师临时委以“副连长”的重任,她理解为就是跑腿干活为同学服务。3日晚,一“副排长”敲门向她报告,有位同学感冒发烧,曲科宇嘱咐说让这位同学好好休息,密切观察。第二天午饭时,曲科宇又接到一类似汇报,于是紧急上报老师。

  4日中午,她们4人在食堂凑了一桌,大家把打来的菜都推到中间,共同分享。这时,王寻面前的碗里却是空的,曲科宇端起自己的米饭掰了一半给她,“一碗吃不了,就浪费了,我们就商量好了分着吃。”刚刚,曲科宇还满不在乎地告诉记者,她花10.4元买了2只苹果2只梨,怎么到食堂就节约起来了呢?她说,对校园还不熟悉,大家都在寻找买水果更便宜的地方,她是到学校附近的市场买的,“可能上当了!”

  目前,502寝室还没有选出舍长,因为曲科宇的级别最高,她自然多承担了些责任。而在蒋季伸的寝室里,舍长已经产生了,“寝室4个人,我和另一位同学是临时班委,另两个人一个不想干,剩下一个就成舍长了。”他说推举规则就是这样简单。随的每个人角色的转换,新的寝室、班级秩序也会改变,真正的考验将随之而来。

  5. 重视自我存在的杨番:我不依赖父母,他们依赖我

  “有人说90后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但我们也要挣脱怀抱,飞得更高。”

  5日晚,大工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新生们正在一遍遍地排练着诗歌朗诵。带队的学生中,一位1米7左右个头的女生表现的格外成熟,这个叫杨番的90后女生的父母都是学校老师,家就在校门外,她还是选择住进了学校宿舍,她忙着参加各种活动,倒是父母想女儿的时候,常给她打电话叫回家,爸爸有时还趁散步时,到女儿宿舍楼下去转转。杨番笑着说:“我对父母没有依赖,倒是他们依赖我!”

  杨番独立能力很强,刚刚过去的暑假里,她自己报了日语班,还找了一份家教,自给自足还绰绰有余,她借了一些专业书,还给自己规划好了要学习的内容。从言谈举止中,能看得出她注重自我内心的感觉,注重交流,重视自我存在。她说:“有些新生选班干部时说,当学生干部是为了给大家服务,我觉得还是实际点好,当干部能锻炼自己,能认识很多人。”

  来自北京的王寻,不但自己做主选择了大连理工大学,专业也是自己选的,父母希望她留在北京,早早地就给她挑选了四所学校,而王寻选择了对父母说“不”。同样来自北京的闫帅也很“自我”,4日,胖乎乎的闫帅躺在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军训操场上,一手捂着腰喘着粗气。“别偷懒,站起来!”老师走了过来,闫帅很听话站了起来,问了问后老师有些后悔了,原来他在8月初做了阑尾炎手术,伤口还没拆线,他却一声不吭地参加军训。

  “做一般的动作都没事,身体摆动幅度大了,能感觉到伤口的线抻着肉疼。”闫帅说,他是瞒着家长和老师参加军训的,“家长不让我练,但是别的同学都在训练,我是男子汉,不能偷懒,我能坚持!”在操场的边上还有6名同学,辅导员谭老师说他们是动了手术或者腿受伤的学生,1200名学生中只有6名请假,这个比例是近年来最低的,而且他们要求来操场上给大家服务,“以前有学生为了逃避军训,找医生开病假,但今年没有,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

  6. 众说纷纭90后

  1.大工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党总支副书记杨春平,从事学生管理工作22年:

  集体是一种观念,个体是一种意识,不能盲目地给90后贴上“新新人类”、 “没有责任感”等标签,这一代孩子由于受变革中社会的影响,普遍的早熟,但心理健康教育不能松懈。

  2.  社会学家、博士生导师柳中权教授,从事80后、90后研究:

  时代赋予90后许多新特质、新内涵,他们很阳光、开朗、自信,对新知识、新生事物有着特殊的敏感,不随波逐流,独立性、自主性强,甚至有点任性。

  3. 一位70后军训教官:

  个别90后大一男生染头发、穿奇装异服,女生化浓妆、穿金戴银,花钱大手大脚,感觉与大学生的身份还是不太符合,受社会影响太大了。

  4.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医务室孙医生:

  和往年相比,这些学生的体质稍差一点,军训抽筋、虚脱的情况比往年多一些,可能是高中学业负担重,忽视了体育锻炼。

  5.职业生涯规划专家董丽萍:

  90后一代的自主能力、自我规划意识更强,网络赋予了他们这种机遇,信息鸿沟渐被填平,个体差异在变小。

  6.大连东软信息学院2009级新生李岩冰:

  我们是活跃、好动、热情、要强、有上进心的一代人。

  记者 来庆新  摄影记者 李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