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时捷撞死人续:肇事者父亲忧舆论影响判决

公交车等待行人通过斑马线。本报特派记者杜洪雷摄


  8月11日,“保时捷撞人案”中肇事者魏志刚的父亲魏民轩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直到事故发生,才知交通规则重要”

  “这几天我都没有睡觉。”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魏民轩正在开车,声音疲惫。“你先等一下,我把车停在路边再接电话。”魏民轩匆忙挂了电话,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

  “直到有一天发生事故了,你才知道遵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再次接通电话后,魏民轩第一句话就这样说道,“事情没发生之前,不知道交通肇事的可怕,等到事情发生了,我和我的家庭就整个被改变了。”

  魏民轩现在已经不再管公司的业务,将全部身心放到儿子的事故处理上面,而目前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赔偿数目。 “儿子做错事情,其实也是我们做父母的错。咱们换位思考,我们一家人也非常同情受害人的家属,所以我们会积极处理赔偿问题。”魏民轩说。

  在魏民轩的眼中,儿子魏志刚就是一个典型的“80后”年轻人。“实话说,儿子是有点懒,不爱学习,喜欢玩。”魏民轩一早让儿子进公司,就是为了帮助儿子克服身上的毛病,做一个成功的“接班人”。

  魏民轩告诉记者,儿子其实一喝酒就会过敏,身上起红斑,所以一直都不是很能喝,“但是到了场合,有些时候只能应付一下,毕竟都是年轻人。”据魏民轩讲,发生事故的那天,儿子和几个朋友到一个酒店里小聚,一直玩到晚上8点多。后来,儿子就和女朋友开车回家,没料到在莫干山路的爱心斑马线上却发生事故了。

  担心社会舆论影响判决

  魏民轩一直有个担心,社会舆论会不会影响儿子的判决。“事故发生后,我们也看到网上的一些话,有些是客观的,但是有一些就是捏造的。”魏民轩不理解自己和公司为什么会受到那么多人的攻击,“这不是一码事,我是我,我儿子是我儿子”。

  对于将来对儿子的判决,魏民轩相信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法院必须依法行事,而不是按照某些人的意志进行判决。“我们其实就是小老百姓,乱担心也是没用的。”魏民轩无奈地说。

  前员工认为魏志刚是个老实孩子

  天长通信公司的陈经理告诉记者,魏志刚其实人很随和,没有架子,每天都穿着T恤和运动鞋上班。事故车上曾经有一张浙江大学的车辆通行证,“其实是魏志刚感觉自己知识不够,特意报了一个浙江大学的培训班来充电,所以就办了那个通行证。”陈经理说。

  巧合的是,8月8日,记者抵达杭州后搭乘的第一辆出租车的司机曾经在魏民轩创办的公司工作过。司机姓娄,黑龙江人,有着东北人的豪迈和直爽,非常健谈。据娄师傅讲,五年前他曾经在魏的公司里干企业管理,当时魏志刚才进公司,“他是顶他母亲的班,干出纳”。

  “咱们实话实说,不能因为人家出了事就什么坏水都往人身上泼。魏志刚是个老实孩子,除了爱玩游戏,也没什么毛病。”尽管娄师傅后来因为薪酬的原因与魏民轩闹翻,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诋毁魏家人,甚至称赞魏民轩是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

  受害者男友处境尴尬

  据了解,魏民轩主动为马芳芳的家属安排住处。尽管如此,马芳芳的男友小代却一直不能面对女友逝去的现实,一家人躲在宾馆里很少出去。事发当晚,在医院里,小代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希望医生能把女友救过来。事后,小代一直自责:“那天晚上我没有接她下班。”小代告诉记者,他每天都傻傻的,没有心思吃饭。小代的妈妈特意赶过来陪他,害怕他出事。

  小代说,他现在处境很尴尬,因为他和马芳芳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马芳芳的父母身体不好,所以小代一直陪着他们和交警以及魏民轩协商事故的赔偿问题。

  本报特派记者杜洪雷发自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