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戎明昌实习生/赵琦玉) 直至昨日,“搭客仔”邓亚青的尸体停放在当地殡仪馆已3个月。今年5月11日,湛江吴川市“搭客仔”邓亚青摩托车被交警扣留,交完罚款到警方指定停车场领车时,却意外死在停车场(详见本报5月22日A14版)。邓亚青家属和调查组在尸检方案上僵持不下,最终导致邓亚青尸检迟迟无法展开。邓亚青为何“突然倒地”死亡仍然成谜。

  家属提出三方案均遭拒

  事件发生后,吴川市成立了由市政法委副书记陈甫明任组长的工作组,由于事件涉及到交警指定的停车场,当地检察院已介入处理。工作组方面认为必须由检察院来主导尸检,死者家属提出委托第三方进行尸检的方案均被否决,尸检工作陷入僵局。

  家属提出的第一个方案要求自行聘请第三方如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中心进行尸检,工作组以不合法拒绝了家属的申请。家属为此作出让步,转而申请由省检察院法医主刀进行尸检,省检察院认为湛江检察院在技术上无需上级检察院派人可以完成,拒绝该请求。家属又提出,请省外的权威法医进行尸体解剖,由湛江市公安局通过广东省公安厅技术总队邀请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最高人民检察院检查技术信息研究中心法医室、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研究所等权威法医专家进行,工作组觉得跨地区鉴定难度大,无法实现。

  尸检不知还要等多久

  邓亚青家属提交的三个方案接连被否决,经过工作组和湛江市政法委领导的多次调解,家属和专案组初步达成共识:由湛江市人民检察院法医主刀,广东省检察院法医现场法律监督。技术上,湛江市人民检察院法医无法独立完成的检验等,由广东省检察院法医合作完成。

  死者家属按照协商方案在7月16日递交申请,另外附加了5个要求,如在尸检前对尸体进行全面的检查,尸检过程由法医指派的人员全程录像、拍照,家属方聘请法医、律师、家属代表参加现场见证等。截至昨日,家属申请还未得到回复。

  ■事件回放

  5月9日,57岁的吴川市覃巴镇覃寮村村民邓亚青没带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上路,摩托车被吴川交警大队梅录中队扣下,运到“平安违法停车场”停放。5月11日,邓亚青缴交罚款后到停车场领取被扣摩托车。当他推着摩托车走到停车场门口时,却离奇倒地,最终送院后死亡。事后,吴川市成立了工作组对事件进行协调处理。邓亚青的家属在网上重金悬赏目击证人。“油被偷,车主理论被活活打死”的说法一度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

  ■专家视点

  可适当考虑家属诉求

  深圳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张志接受采访时称,家属如果想在民事诉讼中作为索赔依据,可以自行选择取得相应资格的机构和病理解剖专业技术人员进行鉴定。但是若涉嫌刑事犯罪的,司法机关具有最终决定权。

  张志还说,虽然司法机关有决定权,但是考虑到受害人家属的感受,他们参与鉴定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通过协调,司法机关可以适当考虑家属诉求,这并不违法。

  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陈永忠介绍,我国尸检的相关规定主要依据1980年颁布并实施的《公安部刑事技术鉴定规则》,目前法律在明确死者的异议权和单方送检资格有缺漏,主要还是以双方协商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