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尚未成家的年轻女干部,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连续接到已经成家的水利局长的暧昧短信,导致自己感情触礁,从而也将当事另一方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媒体的关注,当事局长不仅不认为给女下属发此类短信有什么不妥,更坚持认为是有人利用手机短信在暗算自己——发生在安康宁陕的这起“暧昧短信门”事件虽然已经纳入到当地纪检部门的视线,但通过这起事件发生始末,似乎有更多事件之外的东西更值得我们好好反思。

  未婚女干部手机惊现大量暧昧短信

  四月的秦岭山区草色葱茏,位于横穿宁陕县城的长安河畔的一幢居民楼里,年过六旬的屈师傅焦躁地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不提也罢,丢死人了,丢死人了。”和天下每一位母亲一样,这位老人对自己未过门的儿媳手机中突现大量令人脸红的暧昧短信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老人告诉记者,如果不是一次突然的发现,她做梦都不敢相信马上要和儿子举行婚礼,成为自己儿媳的人的心中竟然隐藏着如此让她“抬不起头”的秘密。

  回忆起发现儿媳手机中暧昧短信的过程,老人依然气愤难平。她告诉记者,2008年5月,为联络方便,儿子给未过门的媳妇郭某购买了一部手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儿子突然发现自己送给未婚妻的手机郭某没有使用,而是继续使用原来的旧手机。出于好奇,儿子随手打开了未婚妻郭某的手机,在发现已经重新登记号码的同时,儿子还吃惊的发现有一部手机及一部被捆绑的小灵通在不到两年时间内给未婚妻的号码发送了大量的暧昧短信。用屈师傅的话说,当时看到这样的手机短信自己差点被气晕过去。

  在随后的日子里,老人发誓要将这个神秘的手机机主找出来。当所有的证据指向该县水利局局长袁琳隆及其办公室固定电话捆绑的小灵通时,这位年过六旬的母亲惊呆了。她不明白,一个事业有成,成家立业,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一局之长竟然是未过门的儿媳手机暧昧短信的始作俑者,那些令人脸红血热的暧昧短信竟然出自这位刚刚从基层乡党委书记提升到水利局长职位上的官员之手。不仅如此,这位老人还了解到,自己未过门的儿媳郭某曾是这位水利局长的下属。

  暧昧短信搅散下属姻缘

  在当事人提供的暧昧手机短信的照片中记者看到,其行文中不断出现了大量的诸如“亲爱的”、“爱你”、“想你”、“孤单、寂寞”、“好想陪伴你”和“光滑身躯,温暖体温,娇媚身姿,性感唇舌,血液奔涌,娇躯相伴”等暧昧字眼,其中诸如“我们出去走走吧,哪怕再苦我也愿意。”“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我已经感知到你的心跳……”“半句善意的谎言,我真的很爱你……”等短信占到了大量的篇幅。除此之外,另一部分短信在透露出当事人具体事宜活动事宜的同时更充满了暧昧色彩。如“我刚陪领导喝完酒,没给你电话,你不会怪我吧?”“我在门口等你十分钟,如果你不来,我就退房回宁。”“注意安全,我走了,其实见到你我已经知足了。你好自为之。”“快出来,我带你出去玩……”“把那个号码关机”等。“这些短信应该是丈夫发给妻子或者是处于热恋中情人之间互相转发问候,表示亲昵关系的,一个已经有家室的县局局长给一个即将要结婚的女下属长时间发这种短信,谁都能看出这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了。还未过门,这样的媳妇谁敢要?”屈师傅气呼呼地对记者这样讲道。

  据记者了解,事发之后,屈师傅曾到县水利局寻找过该局局长袁琳隆,由于双方话不投机,从而使该事件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宁陕的大街小巷,成为人们街头解闷时的谈资。而当事一方的屈师傅的儿子也在很短的时间里和另一位姑娘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当记者向屈师傅问起其子的前任女友时,老人还是那句话:“丢不起那个人呀!”

  2009年4月中旬,当记者试图采访当事人之一的女干部郭某时,其所在单位领导告诉记者,郭某情绪很不稳定,已经安排专人对其进行看护。熟知该事件的郭某单位同事当着记者的面连声长叹道:好好的两个娃,硬是让这短信给毁了。

  暧昧短信背后的“另类爱情”

  “我无数次的想念你,无法克制想念你的情绪!无法不爱你…,你还好吗?”“虽然你不理不睬,但我的心始终在你身边,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我从来没有停止爱你,虽然你不接电话,但我已感知你的心跳,虽然你看似生气,但我们的心…”

  据当地知情人介绍,今年刚刚29岁的郭某毕业于安康一所农业学校,几年前毕业后分配到当地乡镇做社保工作。在过去的同事中郭某有着很好的口碑,用他们的话说这丫头“脑子很灵光,工作泼辣,很有上进心。”

  据同事介绍,郭某在乡镇工作时,现任水利局长的袁琳隆时任该乡的党委书记和副镇长。一位刚走出校门的小丫头,一位经验非常丰富的老领导,时间不长,同事们发现他们必须对这位刚出道的小姑娘刮目相看了。许多当年在该镇工作过的同事都记得,“这娃经常一大早就穿着睡衣从袁书记的房间出来,没事人一样的刷牙洗脸,没事人一样和大家打招呼。”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2005年,当袁琳隆调任另一个乡任职时,郭某也尾随而至直到两年后的2007年,袁琳隆一路春风,升任县水利局局长,郭某才被留在了乡下。

  时任袁琳隆的司机回忆起那段时间这样对记者描述道:袁书记经常让脑子很灵光的小郭陪自己到各地开会,一起游玩,谈心思。郭某的小脾气和袁局长的殷勤笑脸经常让他有一种“局长夫人也没有那样的派头”的奇怪感觉。这位司机同时向记者透露一个细节,袁局长经常让他把小郭送到西安或者安康他开会的地方,然后等会议结束或周日、周一再接回来。就是在宁陕当地,袁局长还经常让给他到酒店开房,以备休息之用,免得加班或思考问题分心。

  当事人局长喊冤自己被他人陷害

  在宁陕县水利局局长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身处漩涡中心的当事人之一的该局局长袁琳隆。面对记者的问题,袁局长显得很坦然,他承认自己和女干部郭某已相识多年,但两人只是普通朋友,不仅如此,自己的爱人也和郭某非常熟悉。看着记者出示的诸多手机短信照片,袁局长认为短信内容是否暧昧每个人认识不同,这些短信都是自己从网上下载后群发给同事的,包括郭某在内,属于正常的交往范围。有些短信由于时间太长,已经记不清了。

  对于自己办公室电话捆绑的小灵通所发的短信,袁局长给出了这样的解释:这些短信不全是自己发的,由于小灵通和办公室电话都是包资费的,而且水利局担负着防汛任务,即使超出了包费额度,也不会停机,所以整体管理比较松懈,许多人都能接触到这部电话,用其对外发送短信或拨打电话,甚至有可能是其他人趁局长不在用局长办公室电话或小灵通发送了这些不健康的短信。

  当记者问及多达上百条的暧昧短信对一个未婚女干部会产生什么影响时,袁局长称自己不清楚,毕竟有段时间没有联系了。对于郭某感情的遭遇,袁局长认为是双方产生了误会,“他们要那样,我也没办法。”袁局长同时表示,之所以短信事件会闹得满城风雨是有人居心叵测在算计自己,由于自己在领导岗位上多年,会得罪一些人,所以有人借此向自己报复。当记者问及是否要向警方报案时,袁琳隆局长表示要先考虑一下。

  这已经不是干部的私人问题

  从这些满含浓情蜜意的短信不难看出,袁郭两人的感情发展到了何种地步,不免让闻着浮想联翩:一个是年轻有为的县局局长,一个是后起之秀的乡镇干部;一个是早有家室妻儿绕膝,一个是恋爱已久待嫁闺阁。因志同道合两情相悦走到一起,在当今社会又有啥大惊小怪的?难道领导干部就不能有常人的情感?就不能有红颜知己?当地许多百姓官员谈及袁郭两人的感情传闻,都笑而不答。许多网友甚至认为,“两人的感情应该得到尊重”,“我们老百姓都有情人,也没见哪个说啥,领导有个情人就不行?再说领导有情人又不是他一个。”

  当地党委政府纪检部门对袁郭两人的暧昧传闻介入调查之外,也让主要领导在思考“我们的干部怎么了?”“这事情已经让主要领导很头疼,夜夜失眠,经常夜半在河堤边散步。”记者在宁陕采访时,当地许多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告诉记者:“这已经不是一个干部的私人问题。”

  最新消息

  宁陕暧昧短信两当事人难寻觅

  本报安康讯(记者 冀晖)昨日本报报道宁陕县水利局局长深陷暧昧短信漩涡一事后,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昨日,记者再次前往两名当事人单位做进一步核实了解时,两人均不在单位。宁陕县纪委一位负责人表示,将尽快进入调查程序。

  昨日,记者带着相关的证据来到宁陕县水利局欲找袁局长进行进一步核查时,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袁局长11日早上已经出差去了(实际上11日傍晚,袁局长曾经接受过采访)。该局一位负责人也对记者称,袁局长临走时打电话说有事出去了,至于干什么去了,他们也不清楚。随后,按照该负责人提供的手机号码记者拨通后,对方称打错电话了。

  记者随后找到另一位当事人的单位,该单位纪委书记告诉记者说,关于本单位那名女职工与水利局长的“传言”早已流传很久,县纪委的同志曾经找过单位的负责人谈过,但后来一直也没有结果。经过交涉,该负责人同意联系那名女职工。通话后,该纪委书记对记者说,当事人在外面有事。临走时,该纪委书记答应继续与那名女职工联系。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那位女主角也没有现身。

  昨日下午,宁陕县纪委一位负责人介绍,关于水利局长与女干部有暧昧关系一事,纪委曾经接到过两封举报信,但由于没有证据,加上当事人也不承认,此事被搁浅。此次,拿到相关的证据,待纪委主要领导回来后,马上上会研究进入调查程序。

  文/图 本报记者 秦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