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骗千万保险金杀死替身毁其容貌

邱文吉(右一)等人出庭受审,当庭说杀人“没有理由”


  荒唐

  邱文吉买了1250万元的人身保险后,雇来一名跟他体型相当的男子,又联合其他两人将男子杀死抛尸,造成邱文吉已死的假象,从而骗取保险金

  案发

  事后,有人在抛尸地点发现尸体并报警,死者口袋里邱文吉放的护照露馅,其妻最终承认,邱文吉没死,他为得到巨额保险而杀死了一名陌生人

  检方

  直到现在也没查到被邱文吉等人杀死的男子身份,邱文吉所谓愿意赔偿受害人家属一事无从谈起,而且即使赔偿,也不是减轻邱文吉罪行的理由

  外地人邱文吉为了骗取1250万元的巨额保险费,到成都锦江区人才市场雇佣了一名跟他体型相当的年轻男子,并联合毛光华、何现兵把该男子杀死,以造成自己已死亡的假象。还没来得及找保险公司理赔,邱文吉杀人案就败露了,他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毛光华以一审量刑过高向省高院提起上诉。昨日,省高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将择日宣判。

  为骗保险金杀死“替身”掩盖真相

  昨日上午,省高院第三审判法庭。戴着脚镣手铐的邱文吉在法警的押送下走进法庭,看上去有气无力。紧随其后的毛光华和何现兵走进法庭时,目光不停地在旁听席上搜寻,旁听席上传来阵阵低泣声。

  “你为什么要杀人?”审判长向邱文吉提问。邱文吉回答:“没有理由。”

  据指控,2007年3月,邱文吉购买了1250万元的巨额人身保险。2007年11月,他想从这笔保费上打主意。当月24日,邱文吉在锦江区人才市场寻找目标,一名与他体貌、身高相似的彭姓男子进入视线。邱文吉说要招聘一名厨师,男子便跟着他走了。

  当晚8点,邱文吉和毛光华、何现兵告诉男子,说要把他安排到另外一处工厂工作,3人带着男子上了一辆面包车。为方便下手,邱文吉坐在后排,毛光华和男子坐在中排。车开出去10多分钟,毛给邱文吉递了个眼色,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猛勒男子脖子,男子拼命挣扎,毛光华用拳头猛击其面部、头部。男子的头部被死死摁住,很快便停止了挣扎,没了呼吸。

  邱文吉将外套换到男子身上,将护照也放在男子的上衣口袋里。随后,3人把男子尸体抛弃在白果镇罗盘村路边排水沟内。邱用石头猛砸男子头部,以达到毁容目的。

  护照露馅妻子证实丈夫是假死

  邱文吉“死”后,他让家人找保险公司理赔,但保险公司要求出示邱的死亡证明单、照片、医院的诊断书以及警方的证明材料。理赔的事情一时没有着落,邱文吉的“尸体”却进入了民警视线。2007年12月12日中午,有村民路过龙代路涵洞,发现路边沟里尸体后报警。这时尸体已高度腐烂,但外衣口袋里的护照引起警方注意,护照主人名叫邱文吉。

  民警找邱文吉的妻子李某和其弟弟,两人欲言又止。他们的反常行为引起民警怀疑,李某最终承认,邱文吉没死,他是为得到巨额保险而杀死了一名陌生人。李某弟弟说,邱在2007年10月说骗保的事情可以做了,他需要躲起来报失踪。12月5日,邱文吉说,他在殡仪馆里弄了一具尸体假冒他。12月13日早上,李某接到警方通知辨认尸体的电话,高度腐烂的尸体让两人觉得事情蹊跷,猜测邱文吉很可能杀了人。

  李某证实,她曾在电话里劝过邱文吉自首,但邱拒绝。12月14日,李某和弟弟向警方反映情况,民警陆续抓获了邱文吉、毛光华和何现兵。

  “赔偿”和“轻判”不能划等号

  成都中院于2009年1月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邱文吉、毛光华、何现兵为准备骗取保险金而杀害他人作为邱的替身,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系共同犯罪,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3人的刑事责任。最终,邱文吉、毛光华、何现兵分别被判处死刑、死缓和无期徒刑。

  昨日在庭审上,毛光华辩称,他事先并不知道邱文吉骗保的事,也没有预谋通过何种方式杀死男子,杀害男子是邱文吉先动手的,他看到男子反抗才去帮忙。何现兵说,邱文吉曾找他商量骗保杀人计划,承诺给他的工厂投资50万元,另外给毛光华五六万元,他为得到投资款决定铤而走险。

  邱文吉没有对他杀人骗保的行为发表意见,只是说他愿意支付受害人家属赔偿款。但检方认为,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到被邱文吉等人杀死的男子身份,所谓赔偿无从谈起。而且即使赔偿,也不是减轻邱文吉罪行的理由。

  沈文祥记者李寰(图由省高院罗兵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