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赌场看视频可下注民警儿子也曾参与

图为:左为赌台实况,右为大厅实况,下为开注实况。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本报记者张皓发自云南磨憨边境口岸

  口岸偶遇拉赌女子

  16日,记者从西双版纳州乘坐公汽,经过4个小时的长途颠簸,终于到达了中老边境口岸——勐腊县磨憨镇。

  该镇位于昆(明)曼(谷)公路两侧,街面长约1.5公里,居民2万人左右。镇中心离口岸还有一公里多,记者乘上一辆中巴公汽,只需2元钱便到了口岸。

  乘车聊天中,听说记者想去老挝磨丁赌场碰碰运气,但还没有办理过关通行证。一名公汽女售票员劝道:“何必花钱冒险偷渡过去赌呢,我有个姐夫和赌场的老板很熟,在这边打开电脑通过视频,就可以看到那边赌场的实况,照样可以下注。”

  女售票员说,姐夫万某以前在老挝磨丁那边的赌场“洗过码”,现在是赌场经纪人,开了个小饭店,还有人住在他那里,以赌博为业。

  镇上小饭店就是个赌窝

  昨日上午11时许,记者在磨憨商贸城门口的公汽上,找到那名女售票员,表示想去她姐夫那玩两把。这时,女售票员又顾虑了起来,“我们一般都只带熟人去玩,也不知道你的身份。”

  记者磨了很久后,女售票员才说要和姐夫打电话商量一下。

  随后,女售票员叫司机开车,将记者送到七八公里开外尚勇镇上的一家小饭店,此时已是中午时分。

  女售票员的姐夫万某,看起来50多岁的样子,大腹便便地走出来,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

  至少两万元才能出码

  一开始,万某与记者坐着聊了约半个小时,并没有急着带记者上网赌。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盛情地邀请记者一起吃顿便饭。

  在聊天和吃饭的过程中,万某滔滔不绝,一副完全为赌客着想的样子。这与此前多名受害者向记者讲述赌场遭遇的情形一样:经纪人开始都是笑脸相迎,有吃有喝,等到钱输完了以后,就凶相毕露……

  万某称在赌场上混了上十年,认识老挝磨丁和缅甸小勐拉赌场的很多老板,自己从不贪心,小赢即安,更不会借钱赌博。

  吃完饭后,万某和一名朋友打电话。随即,对方便发来两个赌场的网址、账号和密码。

  记者询问先拿多少钱玩?万某说:“至少要出两万元的码钱。钱少太了,赌场那边洗码的人不干。”见记者似乎舍不得要这么多筹码,万某劝说:“赌博的时候,钱就不是钱了!”

  万某说,出2万元的码钱,那边洗码的人可以赚400元左右,他并不赚记者的钱。记者追问他怎么会义务劳动?他这才笑着说:“现在只是陪你玩玩,当然如果洗码的钱多了,我还是有分成的。”

  网上赌场看视频可下注

  记者提出先进网上赌场看看再说,万某表示同意。

  输入网址后,电脑显示企业邮箱登陆的界面,按要求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后,才出现赌博公司的界面。然后再下载客户端,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后,终于出现了赌场的视频实况。

  记者看到,赌厅里有“百乐门”和“龙虎斗”两种玩法,分别有5个和3个赌台。视频可以切换显示每个赌台的牌面、大厅全景和贵宾厅全景,下方有下注及开注的实况。

  记者进入8个赌台看到,赌客熙熙攘攘,有年轻小伙,也有白发老人。赌注从数十元到数万元不等,其中最高每注5万元。赌场里还专门设有“贵宾厅”。

  打开另一个赌厅发现,这里“百家乐”和“龙虎斗”各有10个台,赌客看起来更多。万某介绍,有的贵宾厅还要专门的密码才能进入,他曾经看到,一把就赌150万元,“输赢也就两分钟!”

  千方百计引诱记者参赌

  “庄打闲不打……”在向记者传授“赌经”的时候,万某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各种下注的技巧。他说,自己没钱用了就玩几把,搞几千块钱用一下,从不贪心。

  电脑房旁边有排平房,有两间房屋。万某指着其中一个房门说,里面住的一个房客就是太贪心了,曾经赢得最多的时候有200多万元,但是控制不住,现在又输光了。

  在和记者一起猜赌的半个小时中,万某拿出一个指针盘。盘面上布满了蓝红相间的小圆圈。盘内有两节五号电池,并接有电线。

  万某称这是他多年赌博积累经验的成果。每次下注前,他都将两根电线接头连接一会,只见盘上的表针高速转动,然后他很快再将两根线断开,表针停下来后,指庄就打庄,指闲下闲。

  1个小时左右,万某赢了15手,如果每注按赌厅“限红”最高5万元下,可以赢75万元,就算每注只下100元的话,也能赢1500元。

  万某称自己十赌九赢,赌场的老板都很怕他。可惜他天生不爱赌博。每次赢点小钱就收手。

  随后他又继续引诱记者,说做生意不如去赌博,他就吃了做生意的亏。万某说自己有个儿子,20岁,他很想教儿子赌技,但儿子却不愿意学。他说:“赌博多好,手艺学到家了就不怕,到澳门、缅甸、老挝等地的赌场,有吃有喝,简直像是上人间天堂……”

  约1小时后,记者称还要再等一个朋友,便借故离开了万某。

  边境民警呼吁严管赌场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边境民警陆零(化名)。

  听到记者反映有10多名湖北人欠债被扣老挝赌场,陆零忧心忡忡地说:“这种事情真是太多了,凌晨三四点钟经常接到从老挝那边打过来的求救电话,但这不是西双版纳当地民警能够解决的事,只有国家重视,才能彻底解决因赌被扣人质的问题。”

  谈及老挝磨丁赌博的事,陆零举了两个案例:就连他自己的儿子,也过去赌输了,还是他往卡里打了5万元才回来。今年上半年,有个黑龙江的败家子输了5000万元,他父亲把工厂卖掉,过来把儿子救回去了。

  陆零说,他做过六七年的边境民警,现在虽然退居二线,但比较清楚边境赌场的情况。老挝磨丁赌场位于黄金城开发区,四五年前经老挝政府批准,由香港公司投资新建,老挝磨丁皇京锦伦大酒店赌场为其项目之一,内设上十个赌厅,由不同的老板承包,那里开赌场和做其他生意的,几乎全是中国人。今年初,中缅边境上的赌场因屡屡发生人质被扣事件被查封后,现在磨丁那边的赌场生意更好了。

  岩满(音)是老挝南塔县人,现在磨憨口岸边的工地上做事。他告诉记者,他曾在磨丁那边做过两三个月的工,赌博使得社会治安很不稳定,他亲眼看到杀人的场景,说着用手掌比划着割脖子,口里发出“喔喔”的声音说很吓人……

  去年曾有10多名浙江人被扣老挝磨丁赌场,今年5月有四五名江苏人和山西人被扣,现在又有10多名湖北人被扣……陆零说,在老挝那边,赌场是合法的,赌场经纪人传销式诱骗中国公民偷渡出境借贷参赌,欠钱被扣现象屡屡发生,边境民警也是无能为力,因为这需要公安部、外交部出面协调。他说,老挝那边即使开赌场,也应规范管理,不允许签单借钱赌博,否则也应像中缅边境的赌场一样被查封。因为只要有借贷存在,就会不断出现人质被扣的问题,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