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张志强/报道 吴然/摄

  本报讯近日,湖北农民工工头连国安起诉工程承包人袁某拖欠工钱一案,在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连国安为了打这场官司,已经在长春市东环城路一家小旅店内住了一个多月,他决心为给他干活的23名工人讨回工钱,安心回家过个年。可是,连国安说袁某拖欠他13万余元工钱,但袁某却说只欠他2万多元工钱,连国安只能等待法院公正判决。

  给教堂内外墙抹灰

  与承包方发生冲突

  昨日下午,当连国安见到记者时,竟然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后,连国安说,今年9月5日,通过老乡介绍,他带着40多名工人来到岭东路城东基督教堂,给教堂外墙和内墙抹灰、贴瓷砖等,干一些粗装修的活。按照当初签订的劳务合同,工程承包人袁某按照每平方米77元的价格,给付工人们工钱。另外袁某曾口头承诺垫付工人们的生活费。可直到9月24日,袁某不但没有给工人们生活费,还增加了一些劳务合同中没有的施工项目,比如装饰线制作和刮大白等。此时,连国安就提出不想干了,让袁某给结算工钱,双方因此还发生了激烈冲突。冲突中,连国安被对方用烟灰缸击中头部,还有一名工人被打伤。

  留下的人活干完了

  工钱却没有结清

  连国安告诉记者,经过这次冲突,一部分工人离开了工地。当时,袁某给这批工人结清了8000多元工资,并给了连国安3.3万元,作为9月5日至9月24日的工钱。之后,为了履行合同,连国安让亲属刘某带着23名工人在工地继续干活,而他自己没有在工地露面,因为他觉得自己被打是件挺丢人的事。10月27日,工人们干完了内外墙抹灰的工作。

  连国安算了一笔账,除了袁某已经给付的4.1万元,他说袁某尚欠他13万余元工钱。可是,连国安去向袁某索要工钱时,对方却迟迟不给。连国安到劳动部门投诉,但袁某向劳动部门的解释是连国安要得太多,不是不给钱,劳动部门因此无法介入。

  起诉工程承包人

  住在旅店等判决

  “23名工人都没有拿到工钱,一共有9万多元,最多的欠9000多元,最少的也有两三千元。”连国安说,他曾经请求袁某先把工人的工资给结清了,剩下的部分,他可以再等等,但这一请求遭到拒绝。现在,23名工人都陆续回老家了,把希望寄托在连国安身上。连国安说:“如果要不回来这些工钱,我都没法回家过年啊!”无奈之下,连国安将袁某告上法庭,而自己就住在旅店里,等待法院判决……

  袁某:

  只欠连2万多元工钱

  昨日下午,记者与袁某取得联系。袁某说,他不是不给钱,而是连国安根本不按合同办事,而且要得价太高,干的活也不合格。在工程进入第二阶段(9月24日)之后,他就把连国安清出工地了,由连国安的亲属刘某继续负责,而且他已经把工钱都给了刘某。

  对于连国安说袁某尚欠13万余元工钱一事,袁某说,他只欠连国安2万多元,连国安没有证据证明他欠13万余元。现在此事已经过法院,他也在等法院判决。

  律师提醒:

  农民工必须签合同

  记者注意到,连国安手中的一些收条、欠条等证据上,有的签名是连国安,有的却是刘某,不是很正规。吉林中吉律师事务所的王姝律师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农民工与工程承包人所写的单据都不正规,有的是组长签名,有的是包工头签名。在此,王姝律师提醒农民工,首先是在打工时要与雇佣者签订正规合同,再者就是找工地方面真正的负责人签单据,不能随便找个人就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