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在南京市白下区淮清桥路口,一位63岁的杨老太倒在骑电动车的张女士面前,骑车的张女士立刻将老人扶起来,但是不到两秒杨老太再次倒地,无法爬起。张女士坚称,自己在等红灯,并没有撞人,而杨老太却表示是张女士启动电动车时将她撞倒的,难道张女士遭遇了“碰瓷”?

  等红灯突发“意外”

  张女士跪求路人作证

  上午10点半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建康路淮清桥路口已经围了近百名市民,一名穿着红色羽绒服的中年女子推着电动车站在人群中央,痛哭不已。后来她又跪倒在街头哀求围观市民不要离开,一定要为自己作证。记者采访完张女士后,交警赶到现场的,询问并记录下几位目击市民的说法后,让张女士前往交警二大队协助调查。

  据张女士说,早晨她去市中医院复诊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当从医院出来后,她顺着建康路往东行驶,在淮清桥路口时恰遇红灯,于是她停下车等候。这时,几辆消防车从路口疾驰而过,张女士扭头去看消防车,忽然就感到车头往左震了一下,她再往自己车前一看,一名60多岁的老太太就倒在自己骑的电动车车轮前方,她急忙下车搀扶老人。

  “我去扶她,她说不能动,扶起来以后很快又倒在地上了。老太说自己不能起来了,是我撞的她,她还不停地给家里人打了电话。”面对如此情况,张女士顿时六神无主,她认为自己明明是等红灯,怎么可能撞上人呢?随后,热心市民帮忙拨打电话报警,由于担心目击市民离开,无人能为自己作证,张女士因此下跪请求市民不要离开。

  围观路人:

  肯定被“碰瓷”了

  倒在地上的老人很快被家人送到医院,但近百名围观市民因张女士一跪,基本上都没散去,面对民警调查了解,几乎所有人都站在张女士一边。“这个不用看,张女士肯定被碰瓷了!”一位年龄和被撞老太相仿的女士,自称目击了事情经过,“老太婆赖在地上,我们都喊她不要装了,可她还是不肯起来。”不少人都附和这名女士的说法。据了解,在老人的家属到场后,双方还发生了争执,市民担心张女士会“吃亏”,特意用人墙将双方隔开。一位在夫子庙卖鸟的老师傅告诉记者,“我们都劝她不要理那个老太,反正不是她撞的,直接走掉就算了。可她老实得很,总是说自己没撞人更不能走,走掉就说不清了。”

  受伤老太遭“误解”

  泪洒病床

  昨天晚上,记者赶到杨老太的治疗医院南京市中医院,在2楼的骨科病房,看到了受伤的杨老太。她躺在病床上,已经不能动弹,由于躺在地上胃部受凉,下午一直呕吐不止,医院已经为杨老太的右胯和右臂做了固定正在牵引。她的女儿小汪服侍母亲,小汪还取出母亲受伤后的X光片,并指着X光片告诉记者,“右手腕和右胯骨都出现了骨折,事实摆在眼前,她肯定是被人撞了!对路人指责我妈‘碰瓷’一说,我们不加评价,毕竟‘碰瓷’的事情不是在南京第一次发生,但是大家应该想到‘碰瓷’的谁敢到医院拍片子,我妈妈这身上可都是新伤啊!”

  采访中,躺在病床上的杨老太,告诉了记者一个与张女士完全不同的说法,“我是从南面过来,准备过街往致和新村走。当时信号灯眼看就要由绿变红,就加紧了步伐。我刚走到张女士电动车面前,由于张女士对面的信号灯由红变绿,她突然启动,就这样‘砰’的一下我就给撞倒了。”老人承认,由于当时马路上有三辆消防车正在通过,自己和张女士当时都“走神了”。

  但是现场一些围观市民的说法实在让她难以接受,“一个女的当时就说我,‘行了,你不要装了,讹人家钱干什么!’我是真的站不起来啊!很多人还说我摔伤了为什么不哭,说实在的当时我是在拼命地忍着啊!”“我忍着疼痛没哭,而那个骑车撞我的女子却在一直哭。”说到委屈处,杨老太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两处骨折都是新伤

  老太家属希望讨清白

  记者通过主治医生了解到,杨老太身上的确有两处新发骨折,尤其是胯骨颈部位的伤情较为严重。根据他们的经验,若是左侧遭受撞击外力,右侧着地,很可能出现着地一侧的肢体骨折的情况,一般称之为“对冲性损伤”。综合病人伤情的严重程度来看,目前的伤情应该是外力所致。杨老太的老伴儿汪先生说:“上百个人都围着老太,说她是装的,这对一个两处骨折的老人不公平,现在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已经越来越缺失了!我们一定要证明她是清白的!”

  记者昨从负责处理此次事故的交警二大队了解到,昨天已对当事双方和围观群众做了调查取证,今天将会通知当事双方到交警大队处理此事。

  本报记者 李海勇 曹卢杰

  真相只有一个

  采访结束,记者无法还原事发一刻真相,只能有待交警部门处理认定。但对于张女士当街一跪和杨老太泪洒病床,记者觉得同样无奈。正如许多市民所说,“好人难做!”这的确反映了一种社会现象,但是张女士当街一跪,能引得众围观市民挺身作证,这毕竟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市民们的“正义”之心;而杨老太病床上的泪水也不能白流,正如她的老伴所说,一定要为受伤妻子讨回清白!是的,当今社会“碰瓷”者有之,肇事逃逸者亦有之,不管结果如何,交警部门一定会有定论,所以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是希望该自己承担的责任一定要勇于承担,不该别人承担的责任千万不要往别人身上推。李海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