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焦点

  □为什么把女儿送乡下?

  检方:许、张夫妇找人算出小青与他们八字不合,因此把她寄养在乡下

  许继和:因为小青是超生,所以才将她寄养

  □是不是经常打女儿?

  许继和: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们怎么可能经常打她

  许继和的儿子:父母几乎每天都要打小青,而我则很少被打

  □女儿烫伤后为何不送医院?

  张卓茸:以为伤情不严重,便只是涂了药,没有带小青到医院

  检方:小青伤情十分严重,死之前已经连续几天不能正常进食

  本报讯(记者/孙颖实习生/林尔东)这是一个家庭的悲剧。去年12月的一天,年仅10岁的女孩小青(化名)全身水肿,带着多处新旧交替的淤伤、烫伤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其父许继和、其母张卓茸被怀疑长期虐待小青而被警方控制。

  昨日下午,这起备受社会关注的父母虐女致死案在罗湖区法院开庭审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对父母因为女儿与他们八字不合以及重男轻女思想对小青“区别对待”。法庭在审理后当庭宣判,以虐待罪判处许继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判处张卓茸有期徒刑六年。

  父亲不记得女儿生日

  许继和今年56岁,妻子张卓茸小他11岁,两人都是广东普宁人,住在深圳罗湖区金湖路,被捕前,许继和在一家服装厂工作,而妻子则无业在家,照顾一儿一女。女儿小青1998年2月21日在广东普宁出生。检方称,因两人迷信和重男轻女思想严重,自小将小青寄养在普宁许继和的弟弟家。小青是在6岁时被接到深圳与其亲生父母一起生活。

  昨日法庭上,检方出具的一份证人证言显示,许、张夫妇迷信思想严重,找人算出小青与他们八字不合,因此才把她寄养在乡下,而且为了避讳,小青也只能叫亲生父母为“伯父”、“伯母”。而许继和对此的说法是因为小青是超生,所以才将她寄养,而叫亲生父母“伯父”、“伯母”在他们当地也不是稀奇事。

  如今再次谈及女儿,两夫妇的反应不一,许继和在法庭上一脸平静,检察官问及其女儿何时出生,他也表示记不清楚。而张卓茸情绪激动,自始至终一直在啜泣,很少能够顺利讲话,只是多次说到“我错了”。

  “几乎每天都要打”

  检方称,小青与其父母在深圳共同生活期间,许、张二人经常使用衣架、拖鞋等物不分轻重、不分部位对小青进行殴打。去年12月初,因怀疑女儿弄坏奶奶上洗手间用的椅架和发现女儿在家里阳台大小便,许继和、张卓茸轮流用衣架、电线、拖鞋、皮鞋等物对小青进行暴打。

  对于长期虐待女儿的说法,两人在庭上也不承认。许继和说,可能教育方法有不对,但却并不是经常打小青,只是在她不听话、做错事的时候打,打也只是打屁股,“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们怎么可能经常打她。”据许继和庭上说,小青的成绩不好,上到三年级时便不愿意再读书,辍学在家,而且经常出去偷东西,也遭到别人打。

  检方出具的许继和13岁儿子小聪(化名)的供述称,其父母几乎每天都要打小青,犯错误大就打得重,而自己则很少被打。许继和邻居的证言显示,许家对小男孩很好,经常看见许继和带他打羽毛球,而几年来几乎没有见过小青。庭审还显示,小青上一年级时其班主任有次看到小青身上的伤痕,专门去到小青家做家访。

  根据检方庭上出示的对小青医学鉴定情况显示,小青身体多处有淤血伤痕,头部、背部、颈部等多处都有被殴打的伤痕。而且小青生前长期营养不良。

  女儿几天不能进食却未送医

  小青去世时身上有大面积的烫伤,根据庭上出具的鉴定资料显示,这些烫伤及全身多处损伤后创面感染,导致小青双肺肺炎、肺出血、肺水肿,造成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检方称,去年12月10日前后的一天晚上,小青在家的洗手间被开水烫伤脸部、胸部、腹部、大腿等部位,许继和、张卓茸未将小青送往医院救治,之后,小青病卧在床一直未进食。12月16日晚上,张卓茸在发现女儿呼吸急促后也未予理会。12月17日早上,许、张二人发现小青在床上无法呼吸后才拨打120救护车将小青送往医院。12月17日12时,小青经抢救无效死亡。由于觉得小青身上的伤不寻常,医院的医护人员决定报警。12月17日,许继和、张卓茸夫妇因虐待罪嫌疑被罗湖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今年1月24日被逮捕。

  根据张卓茸所讲,小青死亡七天前的下午,她在家洗手间用热水器接水的时候,把热水器的头去掉,直接把水管放着接水,接了一半时,小青跑进洗手间,“我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听到她叫,我过去看到她被水烫伤”,以为伤情不严重,便只是涂了药,没有带小青到医院。“她晚上经常踢掉被子,我16日晚上还起来给她盖过被子,没发现异常,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她呼吸困难,就赶紧送她去医院。”张卓茸哭泣着说道。而许继和也说,他听妻子说女儿被烫伤,以为不严重,就没有太在意。

  “鉴定结论显示,小青的伤情十分严重,结合被告人供述小青死之前已经连续几天不能正常进食,再结合许继和专科文化程度、张卓茸初中文化程度,他们应该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同时结合两被告在小青生前虐待小青的情节可以认定,并非由于他们不能认识到小青病情的严重程度,而是基于两人长期虐待小青的主观故意对小青的伤情不管不问,拖延治疗。”检方说。

  夫称妻获刑太重

  昨日庭审持续了1小时40多分钟,许继和、张卓茸的亲属委托两名律师分别为两人辩护。许继和代理律师出具了许被捕前工作的公司写的一封信,信中表明许继和平时为人平和,他们愿意保留许的职位等其回来上班,该律师还说,由于受此事的打击,许继和的母亲也在今年2月份去世。

  检方则在庭上表示,从证据上可以认定两被告有虐待的主观故意。发生在被告人家庭成员之间的虐待行为,撕裂了社会所精心呵护的家庭亲情,破坏了家庭的和谐稳定,两被告不仅对小青身心摧残,而且导致了一个幼若生命的过早夭折,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依法追究两被告的刑事责任,既是对他们的严厉惩罚,促使他们认识错误,改过自新,也是对社会的警示,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在休庭10分钟后,法官认为小青的死亡与其父母的虐待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并宣布以虐待罪判处许继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判处张卓茸有期徒刑六年。当法官询问二人是否上诉时,许继和说:“我觉得我妻子判得重了”。而张卓茸则一直哭泣,扭头对坐在她右边的丈夫轻声说:“我不能接受”。据了解,许继和的儿子小聪目前生活在亲戚家。

  ■张卓茸供述

  “我们用电线、衣架、拖鞋打女儿头部、上身和下身”

  昨日,检察官在庭上出示了张卓茸在公安机关供述的部分内容,记者摘录如下:

  后悔随意体罚女儿

  问:对小青的死亡有什么看法?

  张卓茸(以下简称“张”):事发后我一直在反省。作为家长没有尽到责任,随意体罚女儿,现在她人死了,我很后悔。

  问:说一下生活情况?

  张:小青从小不跟我们夫妻俩过。她出生后因为超生,寄养在老乡家,一寄养就是五年。随后在普宁读幼儿园,这期间我和丈夫都在深圳工作,我们偶尔会回老家看一下她。

  问:你们为何不和小青一起生活?

  张:因为我们在深圳做生意,而且(丈夫)身体不大好,没有时间照顾她。

  八字不合不准女儿叫“妈”

  问:小青如何称呼你们的?

  张:称呼我为伯母。称呼我(丈夫)为伯父。

  问:为什么这样称呼你们?

  张:出生之后给她算了命,结果发现她的时辰八字对我和我丈夫都不合。

  问:什么意思?

  张:对父母不好,所以就让她不以“爸妈”这样称呼我们,而改称“伯父”、“伯母”。

  问:算命的事是不是你们寄养小青的原因?

  张:不是。小青六岁的时候我们就将她接出来深圳一起生活。当时已经到了读书的年龄,我们给她安排就近读书。但是随后在生活的一些小节中,我们发现,她在外面寄养那么多年,养成了很多不良的习惯,在裤子直接拉尿、拉屎,更重要的是,对我们夫妻没有感情,跟她的哥哥也不怎么交流,两人合不来,读书也不行。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和丈夫开始体罚她。

  吃饭慢也要挨打

  问:你和你丈夫是怎样体罚小青的?

  张:偷吃东西、读书不大认真的时候,在家吃饭吃得慢或者把屎尿拉在裤子上的时候,我和老公都会打她。

  问:具体是怎么打的?

  张:我们就在家里拿准备好的电线、拆过的衣架、拖鞋打她的头部、上身和下身。

  问:每次都是你和你丈夫打吗?

  张:大部分都是我打,丈夫白天在外上班,所以打的次数比我少。

  问:你和你丈夫平时对小青是否关心?

  张:这点我承认对她不够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