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电梯井坠亡续:家属接受商厦65万元赔偿(图)

浩任独自一人在电梯内


男孩电梯井坠亡续:家属接受商厦65万元赔偿(图)

录像显示电梯门多次开关


男孩电梯井坠亡续:家属接受商厦65万元赔偿(图)

又一次准备出去


男孩电梯井坠亡续:家属接受商厦65万元赔偿(图)

事发电梯已停用


  前天中午,一名5岁半男童从站西路精都大厦5楼电梯井坠亡,当“提前”开门的电梯成为千夫所指之时,事件却再起波澜——昨日,出事大厦公布视频,显示在电梯运行期间,该男童曾一再往返于电梯与楼道之间,甚至还自己掰开梯门,直至最终一去不返。

  究竟是电梯“吞”人还是男童贪玩惹祸?仍有待相关部门确认。然而,事故原因尚未认定,男童父母已与商厦达成协议:接受65万元赔偿。

  □ 记者何道岚、姚卓文

  男孩电梯井里躺一夜

  清晨才被“悄悄”拉走

  昨日上午,在站西路精都大厦里,出事的客货梯依然贴着封条,等待检查。另外的两台电梯已经恢复正常,但轿厢内分别张贴着两张告示,提醒“老人及未成年人请勿单独乘搭电梯”。看管员说,这是早晨才新贴上的。

  开放的两台电梯是“广东广船国际电梯有限公司”出产,2010年6月才到复检期限,而由于出事的电梯一直封闭,未能确认是否统一品牌,复检期限是何时。

  前天事故发生后,5岁半男孩廖浩任的尸体连夜躺在电梯井下,虽经证实死亡,但父母及家人难以承受离别之痛,始终不肯离开,守护在旁,于大厦门前席地而眠。直至清晨6时许,工作人员才“悄悄”的将尸体拉出运走,家属仍旧不愿离开,一度阻碍了大厦的正常开业。

  家属接受赔偿65万元

  不再追究商场法律责任

  经过两天协商,昨日18时许,廖诗胜与精都大厦最终就小浩任坠亡的赔偿问题达成一致,并签署确认:家属放弃了原本100万元赔偿的要求,接受精都大厦一次性赔付65万元的提议,作为孩子不幸死亡的补偿。家属将不再另行追究商场的法律责任。 

  小浩任乖巧又优秀

  最爱帮大人做家务

  记者了解到,小浩任在老家上学前班,寄宿在伯母家。一个多月前,他由伯父带着从江西来到广州,与父母亲团聚。那一天,“听说伯父要带他过来见父母亲,他那活蹦乱跳的样子”,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一别就是永别。

  伯母告诉记者,在老家的许多个夜里,小浩任都在想念父母亲,“他经常会问‘是不是很快就放假,到时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丧子后已一天一夜没吃没睡的王正莲不自觉的重复着:儿子很乖巧,一百以内的加减法都会算。伯母说,小浩任在家里会抢着剥大蒜、帮做饭,经常宣布自己“长大了”。在石井出租屋的楼道里,房东甫一碰面,便是一声叹息:“那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的,很可爱,样子像他妈妈。”

  在石井的家中,两张分别写着“速算小能手”和“优秀小朋友”的奖状是小浩任这个学期的收获;一对金鱼是妈妈刚送他的“暑假礼物”;几套簇新的童装是爸爸的关怀。小浩任最喜欢超人“奥特曼”,在小小的画册里,满是铅笔绘出的超人像。家中也为孩子装满“奥特曼”的光碟,但他总是装作老气地说:“我做完作业再看。”

  浩任妈妈已结扎

  爷爷奶奶仍蒙在鼓里

  至今,老家的爷爷奶奶和外婆仍然不知道爱孙的噩耗,廖诗胜说,老人家会承受不住。  

  小浩任是独子,王正莲生育后便结扎,儿子的离去,意味着夫妻俩的生活顿时陷入黑暗。

  律师:

  不论哪种死因

  管理维护方都难辞其咎

  本报讯 小浩任之死如今存在两种可能性,这会不会影响到责任的认定?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采访了两位律师,其观点一致:无论是哪一种死因,管理方与维护方都要承担主要责任。

  “如果可以认定是电梯机械故障所引起的事故,家属就可以将电梯的管理方与维护方一同告上法庭索赔。”广东圣和胜律师事务所的丁剑清律师表示。他说,这与大人的疏于看顾没有关系,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大人也很容易一脚踏空。

  广东安华理达律师事务所的刘延宇律师表示,即使认定是小浩任自己拉开梯门,导致坠落身亡,但电梯门居然可以被一个5岁半孩子轻易拉开,很明显存在问题,有关方面必须负责。

  此案中,首先应该确认生产商的产品有没有出厂时的“先天”缺陷;接下来,管理者与维护方必定难辞其咎;至于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可能只需接受道义上的谴责,“因疏于看顾而减少管理方的赔偿是不合理的”。

  质监局成立调查小组

  又讯(记者何颖思)昨日,市质监局就男孩坠落电梯事件作出回应,表示当天已经成立了事故调查小组,调查结果最快可在一周内出台,届时会向社会公布。

  相关链接

  维护市场一团乱

  报价可以差十倍

  李志弘说,目前电梯的维护十分不规范,很多管理方都抱着“不出事不维护”的心态。

  “跟电梯安装的严格要求相比,取得维护资质的门槛要低得多。”李志弘表示,取得电梯的维护资格不需要电梯生产企业的授权,在目前市场的激烈竞争下,为了迎合电梯使用者,一些不规范的企业总是报出一些极其低廉的维护价格。与一般的规范企业维护一台电梯需要约2000元的费用相比,一些维护单位的报价只有十分之一,低至200元。“不要说每月两次的例行检查无法做到,就连一年一次国家强制要求的复检也未必能严格做好。”李志弘不无担忧地说。

  大厦公布录像:

  男孩掰门,三进三出电梯

  针对媒体提出的“电梯提早开门,导致男孩摔死”的说法,昨日,精都大厦公布了一段监控录像。在录像中,廖浩任曾经三进三出电梯轿厢,并随意按楼层按钮玩乐,还用手掰开梯门。

  视频分解 

  11:07 小浩任从一楼走进电梯时,轿厢内还有一个大人;20多秒后,大人走出电梯,轿厢内只剩下小浩任一人,此后,他曾多次按按钮,使电梯门数次开关,出入一次;10来秒后,小浩任第一次掰门。

  11:08 小浩任走出电梯,随后返回;数十秒后,再次掰开电梯门。

  11:09 走出掰开的电梯门,之后没有再出现在轿厢的镜头内。

  三大疑点

  5岁半男孩能掰开钢门电梯?

  答:正常情况下,不可能

  中国电梯行业技能高级鉴定师李志弘表示,事故很可能是电梯四大重要安全部件之一——庭门的门锁锁钩失效引起,否则,不要说5岁半小孩,就连两个成人一起使劲,电梯的内外门在轿厢未到位时都不会打开。

  电梯缝隙能让人掉落?

  答:有此可能    

  李志弘解释,如果小孩进入了电梯的轿厢,然后用手扒开了电梯的内门,孩子是有可能从轿厢掉下的,因为国家规定,轿厢与外门存在一定缝隙,大约在15厘米左右,完全容得下一个小孩。

  男孩最后不见,是离开还是摔落?

  答:仍待求证

  镜头始终没交代男孩最后一次迈出电梯,是重新返回掉落电梯井,还是只是离开了轿厢。小浩任摔落的时间是否与“11时09分”相吻合,仍有待求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