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被就业”的晋城乡亲,一对“被包养”的南京网友,一个“被抛弃”的绝望主妇。“简直像电视连续剧。”山西晋城市公安局北石店分局刑警大队长王曙光告诉记者,2009年5月5日,十几个手持招工录取通知书的村民兴高采烈地来到晋煤集团报到,却被告知,招工一事纯属骗局。惊慌失措中,他们再被告知,给他们介绍工作的“田妹妹”请了长假,去了南京。

  “收了人家几十万,你猜都去哪了?”王曙光把问题抛给记者。“全给那个男的花了,那个骗子。”7月31日,被警方从南京押回晋城的“田妹妹”向记者愤怒地控诉。而办案民警悄悄告诉记者,“花她钱的南京男子,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一群“被就业”的受骗村民

  “她用短信挨个通知,五一小长假后,就可以正式报到。”家住高平市寺庄镇的王秀花(化名)一说起受骗的经历,就忍不住抹眼泪。

  今年四十出头的王秀花是一名公交车售票员,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丈夫又身患癌症,一家人生活非常艰难。“田妹妹”的出现,一度令她感激涕零。

  田妹妹,大名田秀芳,30岁,晋煤集团长平公司职工,上下班途中,经常碰到王秀花,一来二去,两人混熟了。“她说手里有招工指标,晋煤的,一个三万元。”王秀花说,一听到“招工”二字,她马上想到了自家的两个孩子。

  “这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事啊!”王秀花兴奋不已,立即四处筹钱。与此同时,她也不忘打听田秀芳的资历,甚至亲自到田的单位,以上门探望“田妹妹”为名,一探虚实,结果令她欣慰,田秀芳确实在晋煤集团上班,在工友们口中,这位“田妹妹”出手阔绰,手眼通天,“是个人物”。

  几天后,王秀花把苦苦借来的6万元“指标费”郑重交给了田秀芳,只见“田妹妹”不紧不慢将钱收好,写好收条,怕她不放心,又特意提笔加了一条,“如办不成,全额退款。”

  王秀花的“福气”在亲朋好友间引起不小的轰动,大伙纷纷求到门上,也想给孩子找工作。王秀花受托再请求田秀芳,这位“田妹妹”每每欣然应允,收下了王秀花多名亲友的23万余元“招工款”。

  多名受害人向记者感慨,他们听过无数有关招工的骗局,但田秀芳让他们“没法不信”:田秀芳收钱后不仅一一打了收条,还主动联系他们,将这些收条统一换成晋煤集团的“财务收据”,上面盖着鲜红的印章,赫然签有公司领导的名字(均系伪造),这能有假吗?

  今年3月,在众人企盼中,田秀芳来到王秀花家里,她提着一个密封了的档案袋,上面贴着一张封条,写着“晋煤长平公司录取通知书”,霎时,众人一片欢呼。

  但随后的报到日期让大伙不安了许久。田短信告知,4月29日,过时不候。众人兴高采烈前去,却无人接待。焦急间,田秀芳的短信紧随而来,“因五一放假,4日早上到矿务局报到。”可5月4日凌晨,短信又来了:“你好,晋煤集团一公司及劳资处特此通知,5日早上8:00到劳资处签合同,望相互转告。”

  5月5日一大早,根本等不到8时,这些家长赶到劳资处,却听到一个让他们五雷轰顶的消息:“哪有什么招工?你们受骗了。”

  一对“被包养”的南京俊男

  “这还了得!”晋城市公安局北石店分局局长文海潮至今记得受害人拖家带口前来报案的情景,他们大都来自附近农村,被骗几万元,委实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令警方震惊的是,除了王秀花及十几名亲友,田秀芳还如法炮制,骗取晋城、高平另外十几名村民“招工费”24万多元,总计47万余元。

  田秀芳去了哪里?惊慌失措的村民冲到田家,铁将军把门;再到其姐家,姐姐一家正为田秀芳“捅下的娄子”慌作一团;再到田秀芳单位,人们第一次知道,被奉为“女贵人”的田秀芳,仅仅是晋煤集团长平公司内部招待所的一名楼层服务员,一个月前,田秀芳请了长假,下落不明。

  经过大量走访,刑警大队长王曙光获知一条重要线索,田秀芳酷爱上网,与一个叫王小小(化名)的南京网友如胶似漆,田对其百般依恋,为博其一笑,不惜耗费巨资,小到手表大到汽车,一一奉送。同事们尤其记得,一次王小小来电话,要手提电脑。田秀芳柔声哄劝,但王小小不依,在电话里提高了声音。田秀芳马上服软,当下请假,冒着烈日买回一台新式电脑,给南京的情郎寄了过去。“她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自己省吃俭用,全养了南京的小白脸。”田的一名同事感慨,上网已经成了田秀芳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但至今为止,她家里连一台旧电脑也没有。一下班,这个痴情女子总是心急火燎地赶到网吧,向南京的情郎倾诉衷肠,全然不顾老公和儿子正等她回家。

  5月27日,北石店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郭建新带领几名专案组成员赶赴南京,在南京市公安局网警支队的协助下,在南京一家宾馆将田秀芳抓获。

  经过初审,民警吃了一惊,与田秀芳同居一室的男子,并非王小小,而是另一个南京网友。也是通过网络,田秀芳与这名叫张齐(化名)的业务员打得火热,以夫妻相称。在田秀芳眼里,张齐虽没有王小小风流倜傥,但忠厚老实,对她一片真心。为了呵护这份新恋情,田秀芳再次施展金钱战略,短短一个月时间,在这位“老公”身上花去8万元。

  田秀芳被抓获时,张齐正好有事外出,当他从外边回到宾馆,远远看见田秀芳被押上警车,拔腿就跑,从此音信全无。

  张齐跑了,那王小小呢?

  通过南京当地派出所,专案组了解到,王小小是南京一家化工厂的工人,“是个混社会的人”,派出所几次传唤,王小小拒不露面,专案组成员后来在一家新华书店门口将王小小控制,这个小个子男子,当时正双手插兜,陪着老婆在书店买书。

  “我和她哪有什么感情?”说起田秀芳,王小小冷冷一笑,“她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你不爱人家,为什么要花人家的钱?”民警问,王顿时哑口无言。

  王小小与田秀芳的相识也是网聊的产物,王的油嘴滑舌、英俊帅气令田秀芳顿生爱慕,为了表达自己“海枯石烂不变心”的爱,田秀芳几次赶往南京,与情郎会面。为了增加自己的“被爱指数”,田秀芳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女大款,非五星级酒店不住,带给王的礼物,也极尽华贵,戒指要白金的,光手提电脑,就是三台,为了讨好王,甚至屈尊送给王小小夫妇一对高级情侣表,王仍然时冷时热。

  办案民警还在王小小家里发现了一款黄金壳的手机,产地英国,整个南京市只有一家专卖店。田秀芳买好后不动声色地送到王小小手中。王抽空溜进专卖店悄悄一问,“最低六万”!当时,他的心有所触动,但转瞬即逝,这么多年,他对这个山西女人的温存程度,完全取决于她所送礼物的价值,只要稍有怠慢,他马上冷冷走人。

  2009年4月,田秀芳又有疯狂之举,她带着20多万现金来到南京,为王小小挑选了一辆现代汽车,上了户,然后打电话邀请王到宾馆。王小小赶来,田秀芳故作神秘地送上了一把车钥匙,王小小的脸顿时“多云转晴”……

  一个“被抛弃”的绝望主妇

  “她哪来这么多钱啊?”田秀芳被押解回晋城后,一直守在北石店公安分局等候消息的田秀芳姐姐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给父母买衣服从未超过一百元的妹妹,为何会对远在南京的陌生男人一掷千金!

  田秀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7月31日,记者在晋城市看守所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美女”,金黄色的头发、时髦的黑框眼镜,一口港台腔,说到两名南京网友,她捂着脸痛哭,嘴里不停地骂,“全是骗子!”

  平静片刻,田秀芳开始梳理自己的情感历程。

  “我就是一个绝望主妇。”她说。

  田秀芳与丈夫感情一般,与王小小、张齐“私定终身”后,为了用钱买爱,她将目光盯到了市场巨大的“招工”上,“骗一万是一万”,只要手头宽裕,她马上奔赴南京。

  案发前一个月,她携带此生从未见过的数十万巨款飞赴南京,就在她为情郎挥金如土的时候,数十名受害人正心惊肉跳地等待录用的消息。催问得紧了,她一边与情郎缠绵,一边编撰各种噩耗,“我姨姨刚刚去世,我先去送葬”“儿子出车祸了,这几天顾不上”,不明就里的村民不忍心硬逼,这样,她又成功拖延,哪怕一天。

  田秀芳被抓后,满以为王小小、张齐一定会奋不顾身前来营救,孰料,张齐至今杳无音信,而王小小只说了一句话,“我这辈子全让这个烂人毁了!”(据《山西晚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