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学历单身女成都市怪象要求高看着自己变剩女
晚报制图 邬思蓓

 

  晚报记者 石茗 报道

  “年关了,要回家了。看着别人双双对对,自己依然孑然一身,虽然对于新年也有期盼、思念这些美好的情感,但更多的还是担心、尴尬和忧心。 ”这是“剩女TOP”的一篇博文内容。面对父母的期盼,亲友的关心,剩女们倍感压力。据有关调查,北京“剩女”数量已经突破50万,其中高学历女性占到89.94%;而上海目前“剩女”也已突破15万。 “剩女不剩男”,已经成为一种都市怪现象。

  都市“剩女”大多被描述成这样一个群体:高收入、高学历、高龄。她们曾是众人眼里的骄子,如今却因为未婚的身份,让她们陷入另类的尴尬。辞旧迎新的喜悦,也因为各种别样情绪的渗入,变得复杂而感慨。上海春悦心理咨询中心专家牛建林称:如何摆正心态,避免走入“宁可嫁不掉,也绝不迁就男人”的误区,已成为当下女性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

  看着自己从少女变“剩女”

  1980年出生的佳佳已经足29岁,还是单身的她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年,喜忧参半。佳佳的父母都是高官,平时对她的管教非常严格,但却因忙于公务,与佳佳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读高中时,佳佳与同班同学谈过一场恋爱。男孩子读书并不出色,高考后,佳佳被复旦录取,但男孩子只考上当地的一个大专。悬殊的学历和家境,让这对少年男女的恋情,随着高中毕业,划上了句号。佳佳说,她很留恋那段美好的 “早恋”,直到现在都常常想起那个男孩。

  大学四年,受那段感情的影响,佳佳很少与男生接触,更谈不上恋爱了。毕业后,在父亲的帮助下,她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丰厚的薪资,规律的生活,让佳佳感到踏实安心。于是,在父母的催促下,她开始了相亲历程,但每段感情保持的时间都不长。其中最长的一段保持了一年左右,都准备谈婚论嫁了,最终因为买房问题产生分歧,导致两人分手。佳佳说:每一次的恋爱,她都会很用心,但总是感觉不对。最近,她刚又结束了一段感情,对象是同事,相处还不到半年。

  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已有八年时间了。八年里,她始终都无法让自己走上婚姻的红地毯。这让她对现实中的感情已不敢抱太多的希望和幻想,同时,对婚姻的热情和向往也在慢慢消减。看着父母焦虑的眼神,听着他们没完没了的唠叨,佳佳感到前所未有的烦躁。面对又一个新年的来临,佳佳没有了曾经的快乐,因为她的年龄和婚姻,将再次成为长辈和亲友们热议的话题。佳佳感慨地对记者说:“以前,我从来都没有为自己的年龄发过愁。但在这三十大关来临之际,我的内心还真的滋生出一种叫‘茫然’和‘焦虑’的情绪。面对父母不停的催促,面对亲友的关心,我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淡定和坦然。新年是快乐的,从小每次过年,妈妈都会对我说:‘我们佳佳又长一岁了,是个懂事的大姑娘了。 ’现在的我,俨然已是别人眼里的老姑娘了! ”

  她从妙龄“白骨精”到优质“剩女”

  “剩女”盛行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牛建林称,来该中心接受心理咨询的“剩女”也不少,其中上海女性占的比重最大。严宏,一位典型的上海“白骨精”,也是个三十有余的 “剩女”。当初从上海一时尚专业院校毕业的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剩女”。大学毕业后,严宏靠对时尚的喜好和了解,成功地成为某知名品牌公司的员工。由此,她的生活发生了质的转变。丰厚的薪资,时尚的衣着,行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回头率之高,曾一度是她在亲朋好友间炫耀的资本。她凭借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和人脉关系,不出两年,就跻身该公司的中层行列。那个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过年。每逢佳节,老同学都会欢聚一堂。看着别人艳羡的目光,听着他们赞叹,严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严宏的告诉记者:“当初我像发了疯似地渴望赚大钱。我有一种强烈的使命,而这种使命感又激发我更加拼命赚钱的激情。我感觉自己在不停地追赶不断延伸的目标和与日俱增的欲望。 ”事业小有成效的她,也曾考虑过自己的婚姻问题,但接触了太多一掷千金豪客的严宏,对于身边那些事业和钱财都还在“起步价”的男孩,怎么都无法“屈就”。

  当严宏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结婚时,放眼望去,那些曾经“起步价”的男孩基本都已经成家,剩下没成家的连“起步价”也没有。在朋友的推荐下,她参加过相亲活动,但都只是一面之缘。如今,严宏已经足三十一岁了,她怕过年,怕父母失望的眼神和叹息,怕在同学聚会时,看着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喜悦,而自己依然孑然一身的孤单。

  调整心态,学会面对现实

  针对上述案例,牛建林分析说:看得出,佳佳是个非常念旧女孩,高中的那段感情给她留下无法忘怀的记忆。一般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很难再次全身心地投入下一次的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佳佳也会感到焦虑,但那种焦虑是来自外界的逼迫,包括父母和亲友的过度关心。但她内心对于感情和婚姻,会有种下意识的抵触,所以,如果佳佳还不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从那段曾经的感情经历中走出来,那么,她要顺利走入婚姻的希望依然渺茫。挫折越多,佳佳对感情的失望也会越大。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选择机会也越来越少。这种不良循环,很容易造成当事人的自暴自弃。所以,在新年来临之际,在感受到压力的同时,佳佳要注意及时调整心态,学会放下,给自己一个新的未来。

  至于严宏,牛建林认为,自强是当代女性的一个显著特征,她们能干而努力,她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财富,在改变生活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荣耀。但是,女人自强,并不一定就要放弃感情,婚姻是一个人生命的完整形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女性的一个强而有力的精神依靠。女性本来就是感性的,没有了感情上的付出和收获,生命的意义也随之改变。牛建林还指出: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在择偶上太趋于理想化,对婚姻期望很高,是造成了她们一直单身局面的主要原因。要改变这一现状,关键还是要调整好心态,学会放下,懂得珍惜眼前人。

  “剩女”也有自己的幸福

  无论是在影视圈还是平常生活中,“剩女”永远是个热门话题,而来自网友们的议论和坦白,更为这个话题增添了别样的看点。网友“至高无上”坦言:在我看来,爱情、良人,都是顺其自然的,有一天我们遇上了,相爱了,也就顺理成章地结婚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得人不相信爱情,越来越多的人缺乏真诚,当越来越多的欲望衍生时,我们开始忘了自己要什么,自己喜欢什么。“剩女”、“宅女”字眼的出现,也是现代社会婚姻和后现代爱情的细节之一。我衡量着你的职称,你考量着我的年薪。为了结婚而结婚,期盼着细水长流,概率会不会太小?诚然,人吃五谷杂粮,俗世之人总会有俗念产生,但之所以成为“剩女”,对爱情总是有所憧憬的,对婚姻总带着莫名的尊重。我也许不富有,我也许不漂亮,我也许没有才,但作为一个人,我对自己的生活有要求,我希望它充满真诚和善良。回到家可以倒头就睡,盐没了可以下馆子,打点滴可以有人陪,饭后洗碗可以轮流制……一点一点的幸福,简单明了。为了这样的幸福,做几年“剩女”又何妨?

  网友“庄百万”则表示:俗话说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结婚方面,中国人爱讲究个“男高女低”——从长相、收入,到社会地位、家庭背景,诸多方面都成了考量的要素。事实上,在男多女少的性别失调和男强女弱的婚姻定式等因素的影响下,高不成、低不就成了“剩女”的普遍问题。于是,大龄未婚女青年所占的比例逐年上升,“剩女”的队伍日渐庞大。到了适婚的年龄,都市“剩女”们难免要承受谈婚论嫁的舆论压力。而一到年关,这更成了亲友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奉劝那些“剩女”,与其在乎是否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不如端正态度,在新年“整”点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