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记者 纪文伶) 上周六傍晚,在花卉园同心湖边,一位七旬老人与一名30多岁的男子聊得兴起,从甲型流感到打黑事件。7点过,年轻男子离开公园,老人神情落寞地坐在湖边。这名年轻男子原来是老人花40元/小时雇来的“陪聊”。

  今年74岁的陈爷爷是市糖酒公司人事处的退休职工,老伴已于两年前去世。有一儿一女,都在江浙一带工作,每年春节回家一次,儿女在加州花园附近给老人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套房,除了基本生活费,儿子和女儿每月还会按时各打1000元给老人当零花钱,“他们劝我不要节省,多买点好吃的好用的。”

  老人说,住进新房后,周围的邻居都不认识,每天早出晚归,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以前养了一只鹩哥,就跟它说话,后来病死了,再也不敢养小动物。”去年起,他爱上了和楼下的老人打麻将,但老人总是故意输的多,“老是赢钱谁还愿意跟你打呀!”8月,陈爷爷在报纸上看到陪聊的小广告,便打了电话过去,从此爱上请“陪聊”。他说,虽然是收钱的“朋友”,但聊得开心,对方什么都懂,两人聊得心情愉快,老人算了一笔账,一周3到4次,每次40~80元,一个月下来一千元上下。

  记者问老人,想儿女么。“想什么哟想,他们在外面忙着挣钱,想也没有用!”陈爷爷把头扭向一边,然后又缓缓转过来,叹了口气。“我找的这个陪聊年纪和我儿子差不多大。跟他说话,就像儿子陪在身旁。”老人说,平时最盼望的就是儿女们打电话来,听到孙女的声音,那是最开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