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肖岳) 昨天上午,家住东坝乡西北门的史先生回家时,发现妻子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气息。史先生报警后,民警立即介入调查,事发前一天下午,该女士刚刚从附近的一家黑诊所打了点滴,当人们找到这家诊所时,诊所的老板一家,早已是人去屋空,目前朝阳卫生局已经介入调查。

  史先生说,前天晚上因为上夜班,昨天一早才回到家中,打开房门后,发现妻子仍躺在床上,叫了几声没有应答,才发现妻子已经不行了。闻听此消息的院内邻居纷纷赶来,有人报了警并叫了救护车,经医生诊断,该女子已经死亡多时。

  院中的一位邻居告诉记者,此前一天下午,史先生的爱人因为头痛、发烧,叫来村中诊所的医生张大全(音),随后张大全为其打上点滴,事发当天的早晨,有人见张大全背着药箱来到史先生家门口,当邻居告诉张大全,史先生的爱人死亡后,其撒腿就跑,这引起了大家的怀疑,随后史先生带着众人赶到诊所,以及张大全租住的房子时,发现早已是人去屋空。

  史先生说,他和妻子都是河北张家口人,张大全也是。史先生今年30多岁,与28岁的妻子刚刚结婚还没满80天,妻子的突然离去让他悲伤欲绝,本来开朗的他,不愿再多言,只是坐在台阶上,不断地抽着烟,两眼也肿了起来,邻居们告诉记者,他已经一天没有进食。

  村中的老百姓说,张大全在西北门干了有多年了,虽然大家知道其没有资质,但因为方便而且治病便宜,所以去看病的人很多,昨天记者在其诊所看到,这个诊所只是一个几平方米大小的房子,房间内凌乱地摆着一些药品,其租住地方的邻居说,早晨时,张大全慌张地跑回来,收拾了些行李,带着妻子和孩子就走了,直到晚上也没见人回来。

  目前,死者已经被拉走进行尸检,朝阳警方和卫生局方面称,目前还不能认定死亡是否与用药有关,只有在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进一步调查。但诊所未取得任何行医资质是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