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岁男孩在步行街喷泉池中被淹死(组图)

燃燃生前照


七岁男孩在步行街喷泉池中被淹死(组图)

漫画:事发经过 任洁 制图


七岁男孩在步行街喷泉池中被淹死(组图)

事发现场(红线处为男孩扑倒方向)记者 杨帆 摄


七岁男孩在步行街喷泉池中被淹死(组图)

不少行人在沙坪坝步行街水池边行走 记者 罗川 摄


  平均水深不足20厘米、最深不到60厘米的小水池里也会淹死人?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前日下午5时30分许,一名刚满7岁的男孩燃燃(化名),跌倒在九龙美食一条街的喷水观赏池里,被发现时已经没了知觉,经救援人员全力抢救仍未能挽回他幼小的生命。

  目击者:

  同伴:男孩头入水 脚搭在岸边

  九龙坡区九龙美食一条街,两排门面的中央是略有坡度的步行街,街中央有一段喷水观赏池。

  前日下午5时30分左右,家住九龙镇九龙三村二小区7栋1单元4-1的少年龚某路过九龙美食一条街,当他走到喷水池尾部时,看到一个小男孩趴在喷水池里,一只脚挂在岸边的半截木桩上,头面部朝下,耳朵以下部分埋在水里,水面还有冒泡的痕迹。龚赶忙大声呼救,并和另一名路人将小男孩从水池里拉上岸。

  龚说,当时距离男孩最近的食客只有10余米,估计因为视线遭遮挡等原因,没有及时发现男孩掉进水池。他赶到时,只有一个小女孩在现场,小女孩慌张对他说“我们在一起耍,不是我推的,是他自己摔倒的”,小女孩说完就跑开了。

  龚说,小男孩约高1.1米,拉上岸后已经没有反应,呼吸也没了。“我们先让小男孩倒立,倒了一些水出来,随后进行人工呼吸。两分钟后,附近卫生站的医生就跑来抢救。”

  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卫生站邓医生在病历表中记录了抢救的过程:5时40分左右,接到呼救,随即赶到现场,发现患儿溺水(时间不详)致呼吸心跳停止,瞳孔放大立即清除口腔异物,予以人工徒手心肺复苏术抢救。进行15分钟后未见生命体征及意识恢复,由附近居民抱入九龙社区卫生服务站继续抢救……6时05分,120急救车赶到,继续施救。6时20分监测生命体征,患儿肢体冰凉,呼吸心跳停止,瞳孔继续放大。6时29分,仍无呼吸心跳,血压为0,心电图成一条直线,随后宣布临床死亡。

  同伴:两人背对背 舀水玩浇花

  昨日,记者找到了事发前曾与死者一同玩耍的小女孩,她叫秋秋(化名),7岁多,和燃燃住同一栋楼。秋秋妈妈说,秋秋还不知道玩伴遭遇不幸,今天还闹着要找燃燃玩。她只说燃燃是跌倒受了伤,需要看医生,这几天都不能和她玩了。

  秋秋回忆,当时她和燃燃正在玩“浇花游戏”,他们一人拿着一只捡来的破灯笼,从喷水池里舀水,浇池边的花草。喷水池边停有汽车,她和燃燃背对背各自浇花,直到后来看到一大哥哥路过时大喊,她才看到大哥哥和另外一个人在拉水池里的燃燃。

  秋秋说,之前,她是听到“砰”的一声响,但专心玩游戏,没注意到是不是燃燃掉进水池。“后来我看到燃燃衣服都湿了,就回去告诉奶奶(指燃燃奶奶)。”据了解,事发当天,燃燃的爸爸妈妈都在上班。

  记者探访:水池最深处 不足60厘米

  昨上午,记者来到事发现场。事发的喷水池,宽1米多,长100余米。没有护栏,仅池中有数块“有电危险 严禁戏水”的警示牌。池中央的喷泉管道清晰可见,管壁已布满污渍,有3处污渍被擦掉。龚某说,其中一处与燃燃左侧面部的弧形淤青基本吻合,另两处分别是燃燃肩和手搁放的位置。

  经测量,喷水池平均深度不到20厘米,燃燃落水处是最深的位置,但深度不足60厘米。目击者还说,燃燃落水后,头面部紧贴喷泉管道,而喷泉管道距离水面不到10厘米。

  记者注意到,水池边有一圈绿化带,里面种了花草。绿化带外围立有一排矮木桩,仅10余厘米高。大部分木桩受花草遮挡,不容易被发现。

  燃燃的爸爸何先生说,喷水池属于公共设施,却没有设置防护措施,业主单位和管理者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他们正在收集证据准备打官司。

  管理者:池边无护栏 设计本如此

  昨上午,记者找到喷水池的管理单位“九龙物业”。于姓经理称,九龙美食一条街于2003年开街,至这次意外发生,没有发生类似事件。于表示,他向死者家属表示同情,当晚还陪同家属将尸体送到殡仪馆。

  就“喷水池没有设置防护设施”的质疑和“木桩常绊脚”的隐患,于经理说,木桩是作为栅栏用,以保护花草,“至于是不是该装防护栏,不加安全不安全,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当事家属说了算,那是设计的事情。据我了解,这个喷水池设计就是这样。”

  对于家属的索赔要求,于称:“目前整个事情已有当地派出所和安监部门介入调查,我们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如果调查证实我们有责任,我们该负什么责就负什么责。” 记者 夏祥洲

  男孩生日刚过三天,母亲两度晕厥,孩子父亲说——

  “送他的新书包,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男孩的爸爸何先生说,儿子8月10日刚满7岁。何先生说,儿子从小乖巧,也很懂事,平时若表现好,会得到1元钱作奖励,他爱去买装有小卡片的零食吃。

  燃燃奶奶回忆,前日下午5时许,燃燃说要出去玩,随后带着爸爸妈妈前一天奖励他的1元钱,又向她要了5角钱,答应6时准时回家吃饭。6时左右,她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燃燃回来了,准备表扬他,谁知开门却看到的是秋秋。“秋秋只说燃燃掉水里,上衣全湿了,有大人把他拉起来”,燃燃奶奶说,她还担心孙子着凉,带上干净衣服出去找燃燃。没想到在社区卫生服务站见到的是孙子的遗体。

  燃燃爸爸何先生说,燃燃去年9月才上小学一年级,期末综合评定也是优秀。事发当天,一个叔叔送了个书包给燃燃,何先生正准备当晚拿回家让燃燃高兴高兴,燃燃却再也无法叫醒了。

  事发当晚,燃燃的妈妈古女士得知儿子出事,立即赶回。当医生宣布燃燃临床死亡时,古女士当即晕厥,经医生紧急抢救,才慢慢清醒。

  昨上午,亲人们不经意说起“燃燃尸体已被送到殡仪馆”,不远处的古女士听闻此话,失声痛哭,哭了几声后又一下子瘫倒在地,再次晕厥。家人们立即将她送到附近的卫生站输液。截至昨晚8时,古女士情绪仍不稳定,不时全身发抖。记者 夏祥洲

  调查

  广场喷水池 有人戏水是常事

  昨下午,记者在沙区三峡广场看到,广场大小喷水池边都立着“严禁攀爬”、“小心落水”、“禁止游泳”的警示牌,没有护栏的地方则拉起黄色警戒线。“船工号子”、“水幕电影”等几处水池旁,有大人与小孩一起泼水嬉戏,还有人在水里洗脚、洗衣。“水只有半米深,不危险。但晚上通了电就不敢洗了。”一位市民说。

  在观音桥步行街上,一排百余米长的小喷水池里蓄了约20厘米深的水,有几个小孩跑到水池边上玩耍,被疏通水池的工人劝走。

  据几大商圈广场的工作人员说,景观喷水池的水通常有30~60厘米深,隐患极小。但喷泉靠水压将水喷出来,喷泉直径越粗、水柱越高,水压就越大。水柱一旦击中眼睛、下体等身体柔弱部位,后果将很严重。如果水下线缆漏电,也将造成事故。

  有市民建议,公共场所喷水池的管理应更完善,如在喷水池上方安摄像头,确定没人闯入才开启喷泉。还有市民建议效仿上海等地的景观喷泉,整个系统都在地下,平时地面没有积水。记者 谈露洁

  急救

  落水后昏迷 会加速窒息死亡

  “一个人,从溺水到窒息死亡,快的只需短短1分钟。”市急救中心医生说,溺水后,大量水或水中异物同时灌入呼吸道及吞入胃中,引起急性肺水肿,导致肺功能障碍,让人窒息甚至呼吸、心跳骤停。窒息后,最易受损害的是脑细胞。缺氧的时间和程度,直接影响着心肺复苏的成功率和脑复苏的效果。脑缺氧10秒即可出现意识丧失;缺氧4~6分钟,脑神经元发生不可逆的病理改变;6~9分钟死亡率达65%,12分钟则成活率几乎为零。

  医生还分析说,人如果在有意识状态下的落水,可依靠憋气等方式,延缓窒息过程,为获救争取宝贵时间。而燃燃的情况,极有可能是先撞到头部导致昏迷,在无意识状态下,加速了窒息过程,最终导致溺水身亡。

  溺水急救步骤:将溺水者抬出水面后,立即清除口鼻内的水、泥及污物,用手帕裹着手指将伤员舌头拉出口外。解开衣扣、领口,保持呼吸道通畅。然后抱起伤员的腰腹部,使其背朝上、头下垂进行倒水;或急救者采取半跪位,将伤员的腹部放在急救者腿上,使其头部下垂,并用手平压背部进行倒水。如果溺水者心跳呼吸停止,应立即口对口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压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