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青年当街遭骑车人暴打致死(组图)

车娅婷,今年27岁,是新兴镇油坊村的村官。


女青年当街遭骑车人暴打致死(组图)

家属聚集在医院等待治疗结果


  10日下午2时许,一环路西三段抚琴西路路口,一名年轻女孩被一名骑电动车的男子殴打后当场昏迷。中医附院的救护车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急救,女孩被送进医院时医生宣布脑死亡。昨(11)日下午2点50分许,尽管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但年仅27岁的女大学生村官车娅婷还是走了。她的亲人、同学、同事和朋友,在ICU病房前的楼道内,抹着眼泪眼睁睁看着这个年轻生命在眼前消失。人们在惋惜这个听话、懂事、善良的女大学生村官的同时,期盼着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

  一个柔弱的年轻女大学生村官,到底招惹了谁?打人者到底是何许人,对一个弱小女孩竟能下如此毒手?记者昨天从事发现场、医院等多方面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亲朋看望

  她是人见人爱的好女孩

  女孩叫车娅婷,今年27岁,是新兴镇油坊村的村官。身高1.7米的婷婷,本来计划去年跟男朋友结婚,而且已经扯了结婚证,但因为工作太忙推迟到今年9月。眼见婚期一天天临近,亲朋好友也已得到喜讯,却没想到祸从天降。

  中医附院第三住院大楼ICU门外,蹲着站着数十人,会议室里还有几十位婷婷的亲朋。大家面容憔悴,沉默着用手抹着眼睛。左兰英是婷婷妈妈苏桂蓉的老同学,两家人也是几十年的世交,左阿姨是看着婷婷长大的,“1.7米的个头,样子乖巧,嘴巴又甜,人见人爱。”左兰英说,婷婷从小到大,不仅家教好,学习也好。婷婷从川大毕业后,完全可以通过父母的老关系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这个要强、独立的女孩,毅然选择了报考村官,而且以第四名的好成绩被录用。婷婷的突然出事,左兰英说着眼睛就红了,“我们受不了这个打击。”婷婷已经被医生宣布脑死亡,大家都在焦心等待,都不希望最坏的情况出现。

  会议室的角落,一名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孩静静地坐着,她是婷婷老公的表妹小陈。小陈说,哥哥和嫂子相识有四五年了,感情非常好,“逛街都是手牵手的。”两个人已经买好了房子,正在商量装修事宜,而今年9月就是两个人的结婚典礼。从第一次见到嫂子,小陈就非常喜欢。每逢嫂子休息,就会约上她一起去逛街、看电影。最近的一次是看《变形金刚2》,“嫂子说,下次还一起来看电影。”嫂子突然出事,让小陈很意外,她不知道一起看电影的心愿还能不能实现。婷婷还是一家人的开心果、“心理咨询师”。小陈在学校读书时,每逢有什么不痛快,她就会跟嫂子讲,“她总是对我说‘我会像家人一样支持你’。我感觉我很被在乎。”

  婷婷的同学小姚,捂着嘴发不出声音。小姚初中时就跟婷婷和另外5位同学结拜为姐妹,彼此感情非常好。这些同学说,婷婷平时性格温顺,几乎从不跟别人拌嘴,遇事也很能忍让,大家都不相信婷婷会骂人,更不相信会骂出什么恶毒的话语。

  家人哀痛

  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你怎么狠心丢下妈不管了”

  下午2点48分左右,ICU的门打开了,一位戴眼镜的医生走出来,一位身材壮实的年轻男子被众人拥到最前面。双方在一起交谈着什么,男子的头埋着,再抬起来时眼睛红肿。旁边一位叔叔介绍,这位男子就是婷婷的丈夫。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跟岳父、父亲、母亲和其他亲戚商量着什么。婷婷的干爹红着眼小声说着“没呼吸心跳了,没救了。”

  这是医生在通知家属,婷婷已经完全不行了,家属可以二人一组轮流进去看婷婷最后一眼。当ICU的门再次打开时,壮实男子第一个进去,出来后泪水挂在两腮。婷婷的妈妈苏桂蓉由左兰英陪着进去,一出来就泪流满面。左兰英说,苏桂蓉一走进去,就低下头亲吻女儿已经肿大的头部和脸部,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脸颊,用颤音轻轻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苏桂蓉嚎啕大哭,“你怎么不答应妈一声,你怎么不睁开眼看看妈,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妈不管了?”苏桂蓉嘴里喃喃地念着,就算女儿成了植物人,她也愿意照顾女儿一辈子,但怎么说没就没了?苏桂蓉近乎崩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考虑到她的身体,亲属将她扶着走出大楼。

  “一闭眼全是媳妇出门时的微笑”

  下午2点55分左右,婷婷的婆婆向阿姨走进ICU看儿媳妇最后一眼。一分钟后,向阿姨走出ICU,捂着脸瘫坐在楼梯口。平时,婷婷出去逛街会叫上婆婆,婆婆没时间跟她逛街,她会买一些衣服、饰品给婆婆。向阿姨的心里话,也愿意跟婷婷讲,“感觉她像自己的女儿,比自己的儿子还要亲。”向阿姨跟婷婷相识相处已经3年,从没为家里任何一件事吵过架,没红过一次脸。

  婷婷老公的奶奶身体不太好,婷婷总是为奶奶买些补品,有时还要专门抽时间陪奶奶聊天。出事的8月10日,婷婷正好休息,在抚琴小区老公的家里陪婆婆。中午吃饭的时候,婷婷就告诉婆婆,吃完饭她要去做头发,“女孩子都爱美,何况我的媳妇这么漂亮,当然要打扮得更漂亮了。”下午2点左右,向阿姨送媳妇到门口,婷婷乖巧地朝向阿姨挥挥手,微笑着说“拜拜”,然后关门下楼。向阿姨没想到,这竟是媳妇给自己的最后一个笑脸!“我一闭上眼,脑里全是婷婷出门时的微笑。”

  “尽快抓到凶手,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下午3点半左右,一辆放着木板的推车,被工人推进了ICU。几分钟后,婷婷的遗体被推出来。“婷婷——”哭声回荡在ICU整个楼层,楼道两侧站满了亲属,连记者都忍不住落泪。

  婷婷的父亲老车,一直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只是不断地摸着香烟点燃。老车气愤着,如果女儿被打时有人及时站出来,或许女儿不会走。如果这个人下手轻一点,女儿或许只是伤一点而已,“我只希望尽快抓到凶手,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医生诊断>>>

  伤在颈部对方出手非常重

  抢救婷婷的医生周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周江介绍,10日下午医院接到信号后立即赶到现场,当时婷婷的呼吸心跳非常弱,医生当即进行了抢救,并赶紧拉回医院继续抢救。一回到医院,医生检查发现婷婷已经脑死亡,而且不能自主呼吸,立即为她上呼吸机。

  昨天清晨7点和下午1点半,婷婷各出现一次心跳骤停,医生立即采取心肺复苏等抢救措施。不过,最后一次,婷婷的心率下降,血压不稳,医生尽力胸外按压、快速扩容,2点时婷婷的情况有所好转,但仅过几分钟情况又不行了。婷婷的心脏没能再恢复活力,“我们一直抢救了1小时15分钟,希望她能创造奇迹。”但是,奇迹没有发生。周江说,婷婷主要伤在颈部,而且对方出手应该是非常重,导致婷婷的中枢性呼吸衰竭。

  QQ空间>>>

  去年情人节登记结婚

  记者在车娅婷的QQ空间了解到,2月14日情人节是车娅婷正式结婚的日子。在日志中透露,车娅婷在2008年的2月14日领到那张红色的大本子时,心中紧张而幸福。而在一年后的2月14日,车娅婷在半夜用手机写下了如下文字:听说头一年被称为“纸婚”,虽然我不清楚它的真正含义,但我知道,这只是我们婚姻的开始,我们还要一起过“银婚””金婚”……老公,我想对你说,我们的婚姻需要我俩用心经营,我有信心每年的今天我们都会相伴度过。最后,老公,我想对你说“我爱你”,也谢谢你一直对我的爱!

  不幸的是,这个美丽的女孩只度过了她的纸婚,再也等不到她和爱人的银婚、金婚了。

  现场回访>>>

  现场血腥 女店主吓得不敢呆

  事发时,该路段行人稀少;目击者称,小擦挂引发暴力殴打

  昨(11)日下午,记者来到车娅婷的被殴现场,沿途走访了附近的商铺,这里的街面人行道上行人稀少。

  记者回访 店员三缄其口

  同样是下午1:30分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一环路西三段,这正是前一天车娅婷被殴的地点。站在抚琴路口的青田家俬看过去,人行道上的行人稀少,辅道上只有一两辆三轮车在行驶,车娅婷遇害正是在这一白天人迹最少的时刻。

  来到一环路西三段111号,这里是一家361度运动服饰店,案发现场就在这家店外。进门前,记者在店门口的柱子上看到一些疑似撞击的痕迹。走进店里,当记者询问女店员们是否目击了当时的事件,她们纷纷表示昨天是另一班店员当班。一名女店员悄悄告诉记者,前日下午2点多钟,当时店里没有顾客光顾,她余光瞟到有什么东西在店外的玻璃上移动,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正用手打一个女子的头部,女子的头部顺势撞到店面玻璃上。不过,女店员没有听到被打女子发出的声音。

  现场血腥 店主心有余悸

  记者在117号一家叫“千语丝”的服饰店里了解到些许情况。女店主李澜对记者说,当时她在店里休息,听到动静出来时车娅婷已经倒在地上,周围聚集起人围观了。李澜看到车娅婷的眼角和嘴巴有鲜血流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而身上没有一点血色。看到这样的情景,李澜觉得很害怕,马上打电话让老公来陪她。“太恐怖了,都不敢在这儿呆了。”

  现场目击 小擦挂引来大祸

  就在此时,两位电视台记者走访群众。也许是看到了摄像机,周围的人多了起来,几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谈论起车娅婷的事。茶叶店的一名中年妇女说,她听别人说凶徒逃走时的三轮车上写着“自用”的字样,很可能是附近拉三轮的。

  一名现场目击者蒋先生对打人经过进行了描述,打人男子大约30岁,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那个男的好像是绿灯时起步很猛,电动三轮车就把那个女的撞了下。女的回头与他理论,后来,该男子可能以为女孩子在骂自己,就穿过红绿灯追上那女孩子,质问‘美女你说的什么?’”他说,从简短的现场经过看,两人应该不相识。

  据悉,昨日下午,现场目击者告诉记者,曾有过路人用手机将事发情景拍了下来,并交给了警方。

  本版采写 早报记者 李正勇 乔子轩宋建琴 实习记者雍兴中

  75岁大爷 路见不平出手

  “那小子出手太狠了,小姑娘哪里招架得住嘛!”昨(11)日下午,记者走进成都永陵干休所,见到女大学生村官被打事件中唯一制止打人凶手的当事人史大爷,他居然是一名75岁高龄的退休老人。回想起一天前发生的这起凶残的打人事件,史大爷用沙哑的声音说,一个1.75米左右的粗壮男子,出手打击柔弱女子的头部实在太残忍。更难以容忍的是,自己作为一名老人前去劝阻,竟然被对方一拳击倒在地。

  姑娘遗言 再打我就报警了

  昨天下午,记者从车娅婷亲属口中得知史大爷是此次暴力事件中唯一制止凶手的当事人后,根据亲属们给出的线索,来到位于成都永陵路的某干休所。

  门卫在获悉记者来意后,立即查询院内常住人口的情况,终于找到唯一一名姓史的老人。但门卫不能确定,“他都快80岁了。”门卫热情地与史大爷进行联系,10分钟后,史大爷在办公室里坐下,他手上提着一个褐色的茶壶,上身穿蓝色T恤。尽管年事已高,但瘦高的老人显得精神矍铄。从他的颈部和手臂上的伤痕上,还能感觉到老人昨天表现出的勇敢。“我今天还可以小声说话,昨天根本就不能说话。”得知这个普通的小姑娘原来是一名大学生村官,虽经医院抢救,但还是带着伤痛和恐惧不幸走了。老人显得非常惋惜: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她最后的遗言居然是“再打我就报警了。”

  路见不平 出手相助弱女

  老人是北方人,每天下午1点左右就要步行去市场买东西。10日下午1时30分,当他穿过一环路永陵路口,沿街向北走时,刚过路口走了50米,就看到一个男青年和一个女青年站在街头争论,也不清楚他们什么关系。男子身穿浅色T恤,短发,身高1.75米左右,年约30岁,身上肌肉结实。老人用手捏了捏记者的手臂,比画着该男子的凶悍。“那男的突然对着女孩头部就是两巴掌。”老人说,由于正当午后,街头行人很少,附近店铺内也很少有人进出。

  史大爷距离两人越来越近,紧接着就听到女青年说:“你再打,我就要报警了!”老人这才发现,那男的挥起左右手,拳头雨点般落在女孩头部,“他还骂那女孩瓜X”。老人说,也许报警这句话更加激怒了男子,只见他更加疯狂地将拳头砸向女青年,“女青年只有招架之力,拼命用手抱着自己的头”。“小伙子,不能这么打人,有事好好说。”史大爷立即上前拉扯该男子的手制止暴力。

  出手制止 黑拳挥向老人

  不料对方根本没有理会。“他几拳就把小姑娘给打倒在地,但拳头并没有停止下来。”史大爷说,当他再次伸手制止对方的暴行时,该男子转身对着史大爷就是一记重拳,最终打在老人喉部,“我当场就被撂倒在地上。”史大爷被打得坐在地上,一口气憋着说不出话来。这时过路的两老太太也劝说不该打人。此时,该男子掏出车钥匙,骑上路边的一辆电动三轮车就逃。“我赶紧起来,一手抓住电动三轮车的把手,一手抓住车子的后座。”史大爷不让打人凶手离开,但是电动三轮车还是发动起来,“我被拖出去一二十米远。”

  “他骑三轮车逆行往西门车站方向逃走了”。史大爷遗憾地说:“如果是辆两轮摩托,我老头子能把他撂倒。”眼看着凶手跑掉,361度服饰专卖店一名年轻女服务员扶起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车娅婷。“中午路上行人很少,事发时间就一两分钟,因此现场很难找到其他人帮助。”

  史大爷希望有关部门一定抓住这个凶手,依法严惩才能还社会一个安宁。

  早报记者李正勇实习记者雍兴中

  她最大的愿望是当警察

  昨(11)日,车娅婷经抢救无效结束了年仅27岁的生命。车娅婷是双流县新兴镇油坊村委会第一名大学生,因年龄小,大家称她为车车。车车是村委员的电脑老师,同时是周一至周五值班人员。由于表现突出,被借到镇党办,最近即将成为一名预备党员。提到车车,党办副主任张学兵泪如泉涌,用“认真、谦虚、好学”概述了车车,车车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可现在办公桌内只剩下两本公务员书本。

  当村官教同事电脑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双流县新兴镇油坊村委会,村支部书记熊绍兵正在接待群众。“我们已经接到她去世的消息,真是太可惜。”熊绍兵黯然神伤地说,2007年,车娅婷在双流县新兴镇“一村一名大学生”考试招聘中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之后被分到位于场镇内的油坊村。“她是我们村上第一名大学生,时任村主任助理。”由于她年龄小,人又好,大家都叫她“车车”。

  “车车的到来给村委会注入一股新鲜血液。”熊绍兵说,村委会成员有6人,年龄偏大,一般都是电脑盲,有的连打字都不会。自从车车来后,经常教大家使用电脑,村委会的成员几乎全部是她的学生,现在他们都可以简单使用电脑办公了。

  即将成为预备党员

  在油坊村委会工作不久,由于工作认真、外表甜美,被借到镇党办负责接待等方面的工作。“即便如此,车车仍在为村上工作,写材料什么的。”说着,熊绍兵带着记者走进车车的住所——村委会二楼档案、文件等存放室,存放室深处有一道门,这里面就是车车的“小窝”。熊绍兵推开门,泪水难抑。该房间大小约10平方米,里面也简单:一张床铺,一台电脑以及脸盆、毛巾等,仅此而已。熊绍兵说,她勤恳工作,他们决定将她发展成一名党员。“目前已经进入了政审程序,只等开党员大会了。”

  提起车车就掉眼泪

  记者看到,新兴镇党政办右侧墙壁上贴着车娅婷的工作照,穿着正装,外表朴素而甜美。

  双流县新兴镇党政办位于二楼,她在时,与张学兵相对而坐。昨日,张学兵看到对面空空的座位,泪如泉涌。“她每天是第一个到,却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这么好的同志,一下就没了。”他说,她下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他让车车提前回家做准备,可她仍然坚持坚持工作。

  提起车娅婷,52岁的同事程建华哽咽了。“我接到这个消息都不敢相信,”程建华说,她才工作3年,平时为人非常和气、热情,工作上十分虚心,每次稿子写好了都要让他看看。“我都让娃娃向她学习。”“昨天上午还和她发了短信,说好了今天晚上我们要聚餐的,没想到……”同事崔容波话说到一半,转头去拭眼角的泪水。

  最大理想当一名警察

  拉开抽屉,最上面是一本公务员测试题,下面是一本2007年版专门针对公安系统的行政能力倾向测试,书本内勾勾点点全是学习心得。张学兵说,小车最大愿望就是当一名警察,最近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四川招警考试,正在复习准备阶段,可现在这些书都用不到了。

  早报记者乔子轩实习生康琴摄影赵霞

  400条留言齐呼:这不是真的

  昨晚9时30分,记者进入车娅婷QQ空间,此时留言已有431条,很多网友不相信这是真的。“蕶薍”说,烟烟姐,相信你会对我们微笑的。祝福你。你永远是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烟猪儿”说:我一定是在做梦吧明天上线给我联系好吗?我相信都是假的,我们大家都需要你。“Catherine”说:烟烟,加油!我们都在关心你,等你醒过来,你说了要和我去打球的,你说过要跟我们一起CF,你说了要陪我去喝酒,你还说你……我也后悔那天没有坚持叫你出来,请你吃饭,所以我欠你一顿饭,你一定要好起来,让我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