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名同居男女裸身在家中1死1伤(组图)

连某还不能开口说话,命案真相尚是个谜。


2名同居男女裸身在家中1死1伤(组图)

事发现场


  10日深夜,泉港前黄镇坑内村,一男一女一丝不挂倒在血泊中。男子已死,身上多处有伤;女子双腕有切痕,还不能开口说话。

  他杀还是自杀?情杀还是仇杀?这起命案悬疑重重。知情人称,男子是外地人,女子丧夫多年,两人于半年前相识并未婚同居。

  救护人员:两人一丝不挂躺血泊中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事发现场——伤者连某(今年53岁)的家里。连某家大门紧锁,从铁门向内张望,地板上到处是血迹,通向另一间房的门槛上也沾满了血污。

  参与急救的泉港仁爱医院工作人员说,昨日凌晨1时19分接到急救电话,赶到现场发现男子和女子倒在血泊中,两人一丝不挂,各在一室。男人倒在外间,女人躺在内间。男人已经死亡,女人脸色苍白,还有余气。女人大腿内侧有一条大约2厘米长的伤口,双腕有较深的切痕,其中左手的伤口将近3厘米长,肌腱已经断离。

  另一目击者说,男子胸部有十多处伤口,大概是被匕首或什么尖锐的东西所伤,男子牙齿脱落了几颗,下巴血肉模糊,脸上有一处伤口,似为锐器所伤。

  据参与调查此案的民警透露,他们1时左右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时男子已经死亡,后来民警在现场发现了一把带血的刀子。该男子为重庆人,今年43岁。

  伤者子女:那个男人骗了母亲

  昨日下午,记者在医院里见到了连某,连某手脚被铐,躺在病床上输液。医生说,连某生命体征稳定,还不能说话。连某旁边守着一位女民警,她称,警方等着连某苏醒后调查案发原因。

  医院外守着两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他们是连某的儿子和女儿。连某的大儿子说,10日晚10时30分许,他接到母亲电话,说家里出事了。当时他在石狮一家公司上班,他急忙赶回家,回家后他急忙报警。

  连某的大儿子说,继父数年前去世,家里经济贫困。他说,2006年,他一个妹妹打工时无故失踪,母亲一直想法寻找。因此,他母亲一直希望找一个人一起度日和寻找女儿。他说,去年他母亲打工时与一位重庆男子认识,并将他带到家里。

  “没想到他骗了我母亲。”连某的大儿子和小女儿说,重庆男子骗母亲说,已经与老家妻子儿女脱离关系,老家的房子被精神病人烧掉,要一心一意与母亲过日子。据他们描述,该男子并没有与妻子和儿女断绝关系,还继续向老家寄钱。他们说,该男子经常喝酒,酒后常常与母亲争吵。

  当地村民称——

  连某非常强悍

  处过多个男友

  据当地村民介绍,连某曾两次结婚。连某是临近的凤阳村人,早年在村里招赘了一外地人,生下2男1女,后来改嫁到坑内村,又生下一女。2005年,连某的第二任丈夫病逝。

  说到连某,不少人说连某“非常强悍”。据知情人透露,连某在凤阳时,她丈夫受不了,偷偷跑了。嫁到坑内村,丈夫死后两三年,连某还跟一外地人阿三在一起,后来阿三不要她,她便跑去闹。后来在南埔派出所和前黄派出所的协调下,阿三赔了连某3000元左右才算了事。

  坑内村一位村干部说,丈夫死后,连某曾与多位男子交往。“隔一段时间人不一样,不知道她和谁在一起。”该干部说,去年下半年死者来到坑内村,后来两人一起出去打工一段时间。最近两人回来收庄稼,没想到就出了事。他说,两人没有进行过结婚登记。

  连某附近少有人住,事发当晚发生什么情况,大家不很清楚。由于连某近年经常外出打工,他们对连某与死者的了解也很少。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