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祸害乡邻,气死父亲,打骂、刀砍母亲妻儿,打伤多位村民。家人怕他,村民怕他,连村里的牲口都怕他。

  她为人忠厚,当过小学教师,面对孽子毒打儿媳,被逼之下,一怒用农具将孽子打死,哭了几个小时后投案自首。

  他们,潘湾村300余名村民,昨日联名签字上书,请求“赦免”母亲,并称“她为村里除了一害”。 □今报记者 王耀成 通讯员 李方 葛生/文图

  ●六旬老母打死孽子自首

  王桂荣,驻马店市汝南县金铺镇潘湾村一名憨厚的农妇,63岁。她和丈夫育有4个女儿,一个儿子。

  独生子殷胜利,今年38岁,排行老二,从小娇生惯养。

  10月2日凌晨,殷胜利从外面回到家中,找碴儿对妻子盛景进行毒打。盛景连滚带爬,到婆婆王桂荣房间躲避。王桂荣上前劝阻儿子,儿子不但不听,还拿起一个木凳砸母亲。

  王桂荣顺手拿起一个钉耙防卫,在防卫过程中,王桂荣用钉耙打中儿子头部。在“不打死他,他醒来就会打死自己、儿媳和孙子”的心理驱使下,王桂荣用钉耙接连击打儿子头部,直到儿子躺在地上。

  之后,王桂荣扔下凶器,躺在院内玉米棒上哭了几个小时,儿媳盛景也陪她一起痛哭。村民发现后,劝王桂荣不要报警,将儿子的尸体火化掉算了。

  王桂荣摇头,坚决叫人喊来村支书,然后和村支书一起到镇派出所投案自首。

  ●曾持菜刀冲进小学杀儿子

  警方调查走访时,村民们都说殷胜利死有余辜,王桂荣将其打死,是为村民除了一害。“村民们对殷胜利的死拍手称快,说他的死对家人、村民和他自己都是一种解脱。”昨日,陪同记者到潘湾村采访时,金铺镇派出所指导员张林松说。“在潘湾村,不少村民都和殷胜利沾亲,但越亲的人越是他的受害者。他的父亲是被他气死的,他用刀砍过他的妻儿,用棍棒打过他的母亲。”村支书殷东亮说。

  2003年夏天,殷胜利偷村民家的电机,村民找上门,其父亲殷保玉把他打了一顿。殷胜利便扬言让他的父亲断子绝孙。待他父亲出门后,殷胜利便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冲进村小学,欲杀死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当时,他提着菜刀,快冲进他儿子的教室了,我正好在学校办事,看见后便和几名教师一起冲上去,强行夺下了菜刀,才未酿成大祸。”殷东亮说。

  ●把粪便倒进村民水井里

  2005年,因收割小麦,殷胜利与妻子盛景发生争吵后,拿菜刀追着砍盛景,把盛景的左胳膊砍伤。“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天,哥哥还到病床前骂他,骂了一天一夜,活活把俺爹给气死了。”殷胜利的妹妹殷向阳说。“村民们看他太不像话,上前劝阻,他就伺机报复。”同族兄弟殷红岩,提起殷胜利向他家猪圈投毒的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村民王世民说,1996年9月,殷胜利在他开的砖窑场打砖坯,一次他和殷胜利发生口角,殷胜利用刀子把盖砖坯的250米塑料布全部划烂。殷胜利的伯父殷清明说了他几句,他就在事后把伯父家的30多棵苹果树全部砍断。

  村民殷保安说,2004年8月,殷胜利与他发生争吵时,手持菜刀砍他。他逃跑后,殷胜利跑到他家,在他家骡子屁股上猛砍一刀,差点将骡子砍死。

  村民殷国民说,2004年,殷胜利与家人生气后,当场打死自家的一只羊。他上前好心劝说几句,不承想,殷胜利却恼羞成怒,从厕所掏出粪便倒在他家做饭的锅里和水井里。殷国民找殷胜利理论,殷胜利拿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把他的手指打断一根。

  ●妻子常拿锄头守护儿子

  父亲去世后,无人管教,殷胜利更加疯狂,动不动就打骂妻子和母亲。

  盛景说,她、儿子和婆婆都落下了心理阴影,只要殷胜利一发怒,他们就赶紧反锁住门,“我和婆婆都怕他哪天把我儿子打死了,只要他一生气,我都会拿锄头等护住儿子”。

  去年大年初一,家里养的猪生病了,殷胜利与母亲和妻子发生争吵后,把12头未满月的猪崽全部活活摔死,又用铁棍活活打死了两头二百多斤重的生猪。

  此事发生后,盛景一气之下带着未成年的儿子外出打工。今年秋收玉米时,放心不下婆婆,盛景又回到家中。她满心希望丈夫会变好点,可是,她一回来,丈夫又变本加厉地打骂她。“今年秋天,我们姐妹几人来帮他收玉米,他还破口大骂。我妈与他争执两句,他就几天不让我妈吃饭,我把做好的面条端给妈吃,被他撒得满地都是。”殷胜利的姐姐殷俊花说。

  ●300村民联名为老母求情

  昨日,潘湾村村民给记者出示了一份《联名请愿书》,300余名村民在这份请愿书上签名并摁了指印。

  “这些都是村民自发签的,我们就是想向有关部门证明殷胜利死有余辜,王桂荣盛怒下将其打死,并投案自首,罪出有因,请求对她进行从宽处理,赦免她的罪行。”村支书殷东亮说。

  “王桂荣经常被儿子打,忍受着灭子之痛,打死儿子,换来其他亲人和周围村民的安定生活,请相信,司法机关会考虑这些因素,给她一个公正的处理的。”汝南县公安局预审股的一名办案民警说。

  河南世纪行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松说,王桂荣可认定为防卫过当,因为当时儿子正在打她,她要保护自己和儿媳。另外,她当时主动自首,以及受害村民指证并联名求情,这些法院在量刑时都会从轻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