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为八旬父亲造木箱让其蜗居称实属无奈(图)

袁伯的家就安在狭长杂乱的过道里。记者曹一凡 摄


  本报讯 (记者高靖) 前日,有热心读者向本报报料称玉龙新村一位租户为自己年逾八旬的亲生父亲造了个木箱,让其蜗居在里面,路人看过纷纷指责其不孝。面对记者,被骂不孝的袁野道出心中苦水,坦言此举实属无奈。

  前日下午2时许,记者找到报料人所指的玉龙新村A区7栋,在一排握手楼的间隙里,一个蓝色的箱子极为惹眼,知情人称这个不到1平方米的箱子就是一位老翁的“家”。

  住在箱中的老人头戴帽子,裸着上身,蜷缩在箱子里,箱底铺着一块绿色的塑料布,就成了老翁的床。箱子内没有透气的窗户,仅有两页可以推拉的门,为了防潮,箱子下面留了约30厘米的空隙。

  离箱子不远处,老人的儿子袁野(化名)一家四口人挤在8平方米的出租屋内。44岁的袁野是老人的亲生儿子,这个箱子是他花800元请人用铁皮做的。“箱子不漏雨,就是天潮的时候会挂水珠”,对于让亲生父亲住在这样简陋的箱子里,袁野颇感无奈。

  袁野说,老人双目失明,腿脚也不太方便。尽管还有其他子女,但没人愿意管他。“我母亲过世了,我就把他从老家接来,总得有人管他。”袁野说:“平时小便就给他袋子解决,大便都是我抱他去厕所。”

  袁野说:“我也想租间大点的房子,但三个孩子要念书,得省钱给他们交学费。”袁野靠修鞋为生,老婆给别人缝补衣服。但金融危机对他影响很大。以前还能代亲友卖鞋补贴家用,现在城中村里住户减少,鞋子也难卖了。

  在打造这个木箱之前,袁野也找管理处看过,因为他经常打扫公共卫生,大家对他占用了一点公共空间也没说什么。把老人安顿在一个箱子里,也曾受尽别人挖苦。“有人说我作孽,也有人说我孝顺,我也不想这样,但有啥办法呢?能让他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