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学生拿成绩单当天矿坑中溺亡(图)

挖矿后遗留的大坑


  燕赵都市报冀东版记者 任哲 尚开红 实习生 李梦文/图

  年仅14岁的少年小明(化名),与伙伴外出玩耍时不慎在村边铁矿废弃矿坑中溺水身亡。悲剧发生后,家属找到唐山滦县九百户镇政府希望查到废弃矿坑的原承包人进而与之交涉,却被有关领导告知该矿属非法开采,仅能查到承包人姓名,无法跟承包人取得联系。据村民介绍,矿坑处在开采前原为农田。在九百户镇当地,农田中发现铁矿后被非法承包并开采的情况并不少见。承包者开采完矿石后一走了之,留下的安全隐患则乏人问津。

  新闻事件:拿到成绩单当天溺水身亡

  昨日记者赶至事发地滦县九百户镇高家峪村时,虽然距少年溺水已经过去了20余天,但孩子的母亲依然因为伤心而无法下床。

  “我儿子刚刚14岁,就这么突然走了,我们实在接受不了。”溺水身亡少年的父亲董军伤心地告诉记者,不幸溺水身亡的小明今年刚刚14岁,在九百户镇一所中学上初一。7月13日出事当天上午,孩子刚从学校拿到了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在班上考了前十来名,全家人都挺高兴。

  董军介绍说,7月13日午饭过后,小明的5名同学来到家里将其叫出门一起玩耍。大约半小时过后,与小明一起外出的一名同学突然惊慌失措地跑来告诉他,小明在村东一个废弃的铁矿坑内溺水了。

  “当时我就慌了,连忙跑到矿坑那去救孩子。”董军眼眶湿润地说,由于矿坑内的水深近6米,不会游泳的他下水两次都没能找到孩子。后来在村民帮助下,凌晨将孩子的尸体从水坑里打捞了上来。

  在滦县公安部门出具的《法医损伤检验鉴定书》和《证明》中,记者看到,经过相关法医鉴定小明为溺水窒息死亡。

  家属质疑:非法开采遗留安全隐患

  “孩子出事后,我一直想找到铁矿的归属人,一是想给孩子讨个说法,二来希望有关部门督促开矿的人消除安全隐患,别让悲剧再次发生。”站在小明出事的矿坑旁,董军伤心地说。

  董军说,经四处打听,他得知事发铁矿所在地原来是邻村农田。2006年前后卖给别人开铁矿,期间又倒了一次手。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矿坑深达数十米,顶部四周种着庄稼,坑底形成了一个面积有篮球场大小的水潭。水潭靠近岸边的地方水很浅,能清楚看到水下泥沙。董军说,沿着刚能没过膝盖的浅水往前走十几米,就是几个深达五六米的大坑。那是当年开采铁矿时挖掘机留下的。这样的水潭很容易让人当成很浅的小水洼,趟水时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潭中央的大坑。“到现在这个矿坑废弃一年多了,不但没有人回填或者把通往废弃矿坑底部的路给堵上,连个最简单的警示牌都没有。”

  矿坑三面为数十米高的峭壁,仅有一面留了出口。附近村民介绍说,开矿的人在撤离前只需要用挖掘机挖一些土石把出口堵上,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有人误入水潭。但令人遗憾的是,开矿者和当地政府都没有这样做。

  九百户镇政府:非法开采不归镇里管

  昨日下午,记者到滦县九百户镇政府采访。镇政府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要想确定发生溺水事件的矿坑是不是非法开采形成的,得去滦县国土资源局了解,非法开采不归镇里管。这个矿是好几年之前开采的,具体情况只有主管安全生产的镇领导清楚。而镇里领导已全部外出检查安全生产去了,手机在山里没信号,联系不上,也无法确定哪天能回来。溺水少年的家长董军说,孩子溺水身亡之后,他曾到九百户镇政府要求查询铁矿的归属人。镇里主管安全生产的一张姓负责人告诉他,这个铁矿属非法开采,镇里唯一能提供的信息是,这个开矿的人是古冶赵各庄的。溺水事件已经过去20多天,当地政府没有对吞噬少年生命的矿坑采取任何安全补救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