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徐孟南在中学门口打出自己的劝学标语。图片来自新京报▲2009年,徐孟南在中学门口打出自己的劝学标语。图片来自新京报

  原标题:追求“高考0分”乃年少轻狂,“白卷英雄”不过是乌托邦幻想 |新京报快评

  28岁的徐孟南,今年3月下旬要参加人生第二次高考。10年前,18岁的他冲着考0分的目标,在高考卷纸上写满了对高考的不满和建议,最终一共考了100多分。

  落榜后,这位以韩寒为偶像的高中生,办网站,打工,干最简单、价格最低廉的体力活。奈何工作不稳定,生活潦倒,婚姻失败。现在边打工边备考,他要用亲身经历警告大家:“高考0分不值得提倡”。

  像是命运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十年后,韩寒转型赛车手,迈入10亿票房导演俱乐部时,他曾经的“死忠粉”,那个被韩寒《通稿2003》启蒙的高中生,却在底层苦苦挣扎。倒是对高考的态度,他们殊途同归了。

  只是韩寒讲出“学校和高考,是基本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你要是普通家庭,更应该感谢与遵循”时,徐孟南已经无法重走一遍人生。

  韩寒并没有说错,在放弃高考这件事上,也谈不上对错。这是种个人选择,所谓选择,对应的是代价,或者说个人及其家庭,有没有为叛逆兜底的能力。

▲徐孟南的高中毕业证▲徐孟南的高中毕业证

  把韩寒当偶像的徐孟南,以高考0分为目标的时候,没有明白,“放弃”高考是一件门槛极高的事情。

  他写小说,立志考0分,伪装自杀,希望教育理念被宣传,小说像《三重门》一样出版并引起轰动。

  但他毕竟不是韩寒,甚至都没有一个中产家庭,为他的叛逆兜底。所以除了话题意义外,他还是得回归到衣食住行,解决经济来源这个基本的生存命题。

  我们听过太多不与高考合作的故事,这些故事听起来,有浓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式的故事,哪怕结局惨烈,但媒体爱讲,大众也爱听。

  徐孟南就是这样做的,却只是活成了一个话题,一个标签。未必是故事不够惨烈,叛逆不够决绝,而是他误以为所有的不与高考合作者,都可以像韩寒那样,在高考和传统教育之外,开辟另一条求生通道。

▲徐孟南做的书《高考0分声》第一页▲徐孟南做的书《高考0分声》第一页

  斯科特所谓“弱者的武器”一定会奏效吗?真的未必。否则韩寒不至于加上“你要是普通家庭,更应该感谢与遵循”这后半句,徐孟南也没必要在十年后,继续努力与高考和解。

  在那篇流传甚广的《衡水中学的反叛者》里,高考状元林禾青讲到,如果要抗争这个环境,就要抗争这个环境中最强大的东西,那就是学习。“但是我忽视了一点,学习对我本身来讲是重要的”。

  这的确是一种矛盾,徐孟南反感的东西,恰恰是它依附于其中的,他想像韩寒那样写小说,但是却无视传统教育知识积累的功能,将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了。

  徐孟南和韩寒与高考和解,是一种世俗上的回归。你可以说这种向现实投降的回归,消灭了所谓理想主义,但在高考仍旧是多数人实现上升最公平有效的渠道时,没有人有资格取笑他们。

  倒是有些看客,在用树典型的方式,将徐孟南们推向前台消费咀嚼,替自己请命,之后又在他们失败的人生面前撂下“活该”二字,真的很没品。

  文 | 熊志

  编辑:孟然 王晓琳 杨林鑫 范娜娜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