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工大副教授驾越野车68天环游西藏

邵忠国(左一)和他的越野车。


湖北工大副教授驾越野车68天环游西藏

邵忠国(左一)和外国旅游者合影。


  今年7月4日,湖北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邵忠国驾驶一辆旧越野车从武汉启程,开始了他近10年来的第4次西藏之旅,拍摄各类图片1万多幅。9月10日,历时68天,行程2万多公里,邵忠国终于将翻了两次的车开回了武汉。

  昨日,在湖工大行政大楼2楼一间办公室内,记者见到了刚从西藏回来不久的邵忠国老师,46岁的他脸上深深烙印着雪域高原的“磨砂皮肤”,眼睛像高原人一样率真、明亮却不乏深邃。虽然略显疲惫,但他仍细致地挑选着自己心仪的照片,为即将在校内开展的“西藏风情摄影作品”个展做准备。

  7年高原生活种下“西藏情结”

  邵忠国与西藏的不解之缘,始于1986年开始的7年雪域高原生活经历。

  那年,邵忠国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和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人一起被分配到西藏从事教育工作。

  刚开始,他被分配到西藏山南地区师范学校任教,后来调到地委、行署工作。山南地区乃东县泽当镇,他一住就是7年,生活上完全接纳当地的习惯。邵忠国说,如果不是为了内地的妻子和孩子,可能会一辈子留在西藏。

  1993年,邵忠国调至湖北工学院(湖北工业大学前身)工作,1994年开始任艺术设计学院专职摄影教师。回到内地后,邵忠国常常做着同样一个梦:雪山、白云、一群羊在前面,放羊的不停向他招手。他知道,梦中寄托着他心头一个夙愿——环游西藏。这个梦想成为他生活的一个强劲动力。

  骑摩托穿越无人区战胜恐惧

  回到内地工作后,邵忠国对西藏的牵挂与日俱增。从1999年至今,邵忠国先后4次从陆路进出西藏。同今年开越野车进藏不同,2001年7月15日开始的那次旅行,是他和他的学生杨飞各骑一辆摩托车展开的环藏旅行,86天行程14000公里,跟着雨季走,被暴风雪追着回……

  说到当年他们两人骑着摩托车从阿里到那曲穿越藏北无人区时,邵老师感慨地说:其实最大的障碍是心理恐惧;其次是沙尘暴。开始看到三四十米高的沙尘暴袭来时,他们还站在那里当风景看,结果被打得狼狈不堪不说,光清理嘴里的沙子就得半个小时。后来有经验了,每遇沙尘暴,邵忠国赶紧就近躲进路边的涵洞,或是往有建筑物的地方钻。有一次,半夜突遇沙层天气,他们到当地一户人家投宿,门窗被沙子打得沙沙响,就像有很多人在房外敲门敲窗一般。第二天,他一大早起来,发现房屋窗户上的玻璃都被沙粒打破了,门口堵满了沙子,需要几个人用力才能将门推开。

  出藏时,西藏已经飘起了大雪,为了不被暴风雪追上,他们曾连续骑行数日,最长的一次骑了30多个小时没有住店休息。

  野外拍摄两次翻车死里逃生

  在西藏野外采风远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么惬意轻松,旅途中邵忠国曾多次历经危险。

  8月11日,邵忠国驱车前往隆子县,沿途拍摄风景。为了拍下隆子县城的全景,他登上一个山崖,不料,因土质松软,他一只脚下的泥土突然松垮,邵忠国赶紧贴在山崖上并抓住身边的灌木丛,后来在一位当地藏族青年人的帮助下才脱离险境。事后,看着四五十米深的悬崖,令他足足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

  8月22日,在前往加查拍摄时,越野车下山途中突然刹车失灵,转眼间冲下公路,幸运的是下面有块长满灌木的空地,万幸的是邵忠国和坐在车上的当地一个朋友的一家三口都安然无恙,车子也没有大的损坏。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

  8月29日,邵忠国开车从波密去墨脱县(西藏最偏僻,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行至108K江边一个大下坡处时,刹车竟然又出了状况,邵忠国情急之中选择了撞山,撞上路边桥头处一堆木头后再次侧翻。这次他险些丧命,额头上一寸长的伤口为这次事故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邵忠国只记得自己头部被猛地撞击了一下,他挣扎着爬出车外,发现越野车前保险杆脱落,两个车门凹陷,头上右眉骨上方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是附近的珞巴族人的帮助,才使他走出困境。邵忠国说,此次翻车,让他抵达墨脱的计划没有实现,为了这个遗憾,原本打算暂时告一段落的西藏创作又得继续延续。

  为省钱风餐露宿睡在车里

  自驾出游花费不菲。2007年,邵忠国驾车为今年的旅行作了热身。从青海进藏,从川藏北线出藏,行程约9000公里。此次出发前,邵忠国倾其所有,将拍摄器材进行了一次全面升级,花了近12万元。拍摄器材数量繁多而且很重,包括2台摄像机、一台尼康D3专业相机、8个镜头、2台笔记本电脑、2个大容量移动硬盘,价值达40万左右;所驾越野车购于2004年,出发前对汽车进行全面检修,底盘改装并加固,4个轮胎全部换新。

  为了节省成本,邵忠国吃的食物基本都是提前储备的一些速食,如一些饼干、罐头;晚上睡觉基本上不住旅馆,和衣躺在汽车驾驶室里。

  68天的旅程,邵忠国花费了4万多元,其中大笔开销是油钱、路桥费和车辆维修费。

  9月10日,邵忠国环游西藏后经昆明回到武汉。此时的邵忠国头皮锃亮,皮肤粗黑、胡须老长,不少人都把他当成了老头子,他的一些同事和学生都认不出他来了。

  原来,邵忠国出发前专门剃了个光头。“剃光头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从事这项工作的标准装束。”邵忠国说。同时,2个多月来,他没有刮过一次胡子,“这也是习惯而已,胡子可以明志不是?!”

  68天,行程2万公里,拍摄了西藏风情照片1万多张。眼下,邵忠国还要对所拍照片整理分类,争取尽早在校园内举办一次“西藏风情摄影作品展览”。邵忠国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他要在55岁之前,走出国门,走遍全世界,将“徐霞客”进行到底。

  记者 李爱华 实习生 杨洋 朱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