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教士绘油田分布图百年后当地发现特大气田

密林深处的天池天主教堂


传教士绘油田分布图百年后当地发现特大气田

胡明雄意外获得的菜刀


传教士绘油田分布图百年后当地发现特大气田

胡明雄绘制的油田分布图


传教士绘油田分布图百年后当地发现特大气田

天主教堂附近的黄葛树


  高山之巅,密林深处,一座天主教堂在兴旺、毁灭、修复中走过沧桑百年。然而,由教堂引发的传说更让当地人揪心了大半个世纪——当年法国神父以传教的名义在当地发现了“比大庆油田还大”的“黄桷油田”……

  百年已逝,人尽皆知的“黄桷油田”究竟在哪里呢?

  ■ 清光绪年间,法国神父来到内地小城传教。气势恢宏的教堂为何要建在悬崖之巅?

  ■ 神父除了传教,平时就背仪器到处转,查看土质、水文。洋人来此主要是为找油田?

  ■ 战乱频发,神父们以法文、意大利文、中文绘制成三套图纸。但因战火纷飞,图纸便下落不明,“黄桷油田”成世纪之谜。

  教堂有个美丽传说

  忠县城西20公里的扬眉山,海拔1092米,山高林密。山顶有一水池,传说是七仙女下凡沐浴的地方,故又名曰天池山。山上有一座欧式西洋建筑,这就是天池天主教堂。

  据《忠县志》记载: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法籍天主教徒于池前建一“震野修院”又名“天池修院”。可容男女修士百余人,并设教会小学堂于此。

  “当年火得很。”天池林场场长昌世于介绍,教堂分三部分:上天池占地2500多平方米,建有哥特式尖顶大教堂,专用于宗教活动;中天池是神职学校——震野中修院,占地1万多平方米,有足球场、网球场、篮球场、游泳池;下天池是欧式山庄的教职员宿舍,占地3000平方米。昌世于说,这些建筑都在“文革”时期被毁,现在的教堂是1986年修复的。

  为什么法国神父不远万里来到内地小城传教?为什么这样一座气势恢宏的教堂要建在悬崖之巅?……

  一串串疑问引发了一个世纪传说——这么大的“阵仗”并非传教那么简单,神父借传教勘测石油,并发现了“黄桷油田”!后因战乱频发,神父们以法文、意大利文、中文绘制成三套图纸,一份纸质图纸,一份金属图纸,另一份将油田分布图刻在了一把菜刀上,藏在一棵黄葛树下。为防止外国人插手油田,中方传教士在两位神父回国前悄悄取回了他们的图纸。从此,战火纷飞,国人流离失所,图纸便下落不明,“黄桷油田”成了世纪之谜。

  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然而,这个传说也并非空穴来风。

  8月31日,记者在忠县新生镇天池村7组找到了84岁的周继虞。周继虞是一位天主教徒,早年在教堂专门伺候神父们的饮食起居。

  老人回忆,当年的神父每隔两年来一拨,除了在教堂传教外,平时就背着个铁桶桶在附近到处转,据说是什么仪器;神父们走走停停,见土看几尺厚,遇水问几米深,还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周继虞说,后来教堂一位姓杨的神父告诉他,其实这些洋人主要是来找油田的,传教是其次。

  提起“黄桷油田”,周继虞表示听说过,只因当时自己只是个跑腿的,又不懂外语,更多的细节就不知道了。不过他听说,油田的图纸是用一口铁锅盖住埋在了一棵黄葛树下。

  是不是吊中坝那棵黄葛树呢?周继虞说,吊中坝那棵千年黄葛树,根须东南西北蹿出500米远,也是当年上教堂的必经之路。老人告诉记者,他家就住在黄葛树边上,时常看见神父们在黄葛树边转悠。可惜的是,1958年黄葛树被砍,连树桩也被焚烧了。

  周继虞的说法得到了进一步的演变。1986年,新生镇合水村8组分水岭上一棵黄葛树被大风刮倒,县林业局将大树分给当地村民胡明雄和冉素炳。胡明雄在锯树枝时却意外发现了树中藏有一把菜刀。菜刀上面有“黄桷油田”的示意图!新生镇政府干部秦大祥证实,胡明雄对菜刀进行了17年的“研究”,并给政府写过五次信,认定“黄桷油田”就在合水村冉家坝。2003年,60岁的胡明雄患癌症,还没等到“黄桷油田”真相大白于世,便憾然离去。

  在胡明雄的家里,儿媳张雪芳拿出了那把珍藏的菜刀:刀长18厘米、宽10厘米,黑色的刀面上布满了褐红色的锈斑,刀的两面有凹凸不平的痕迹和裂缝。根据菜刀,胡明雄绘制了足足有一尺高的图纸,当地岩层结构、地质状况、长江水位、油田分布等,他都用示意图和文字作了详细的解说。胡明雄认为,“黄桷油田”分主井和副井,主井在长江北岸合水村分水岭和望水乡吊中坝一带;副井在长江南岸方斗山一带。

  忠梁万发现特大气田

  当人们为“黄桷油田”揪心了大半个世纪后,忠(县)梁(平)万(州)地区却发现了全国特大气田!

  7月17日,本报报道了华东石油局与西南石油局6000多人的勘探队伍在忠(县)、梁(平)、万(州)一带890平方公里范围内勘探预计储量数千亿立方米的全国特大油气田,同时钻探24000口井,确定具体采集区域的消息。

  几个月来,在忠县城乡几乎到处可见身着作业服装的勘探人员,山坡上、田野里随处都能看见勘探的设备在忙碌地运转;人们的谈资又多了关于“黄桷油田”的话题,更有好事者凑近勘探人员打听进展情况。当地媒体数次联系作业队伍,队伍都以保密为由谢绝采访。

  忠县汝溪镇也是这次勘探的重点区域,该镇刘镇长透露,据勘探队伍的负责人私下透露,这个特大气田不亚于川东北宣汉普光气田。据悉,普光气田是迄今为止我国规模最大、丰度最高的特大型气田,到2008年探明储量达到近6000亿立方米,今后年产能可达120亿立方米净化气。

  “早点把‘黄桷油田’找出来噻。”特大气田的发现犹如为忠县人注射了一剂兴奋剂,关于“黄桷油田”的传说又成了热门话题。

  所谓油田可能是气田

  百年天主教堂与传说中的“黄桷油田”究竟有无关系呢?现在发现的特大气田与所谓的“黄桷油田”有无关联?原忠县天主教爱国会主任、88岁的杨和声9岁上天池教堂,从小学一直念到高中;1985年再次回到教堂做了管理人员。老人告诉记者,当地人秦正鼎,百年前贩运山上木材到湖北宜昌,结识了法国传教士,是优美的自然环境吸引了外国人到天池建教堂传教。

  谈起“黄桷油田”,杨和声表示也曾听说过,并且不时还有人来到教堂向他打探消息,甚至想从教堂内找到蛛丝马迹。老人说,大半个世纪了,油田没出现,不过天池附近气井倒不少,教堂边上就有一个,曾经还有石油勘探人员进驻过教堂呢。

  杨和声不禁发出疑问:所谓的“黄桷油田”是不是现在发现的特大气田呢?他的疑问得到了秦正鼎后人、原天池村主任秦宗光的响应,他觉得以前勘测技术手段落后,也许当年发现的油田就是而今的气田。

  “听过传说,估计不确切。”忠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话说忠州》一书作者王开健介绍,忠县目前已探明天然气储量500亿立方米,年产气5亿立方米。他说,按照“出油不出气,出气不出油”的说法,忠县是不可能发现石油的。不过,杨和声和秦宗光的看法,他觉得也不失为一种新的思路。

  忠县采输气作业区主任、工程师马先生证实,从1970年开发持续到现在,忠县天然气储量确实丰富,但都没发现油田存在,就是之前在当地原咸隆乡开采到最古老的寒武系岩层,都没发现所谓的“黄桷油田”。

  传得沸沸扬扬的“黄桷油田”也许会更名为“黄桷气田”,为这个流传了一个世纪的传说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小贴士

  天池天主教堂位于忠县天池山国家森林公园,离县城20余公里。拜天池教堂,听世纪传说,沿途你可以到新立镇中国柑橘城看花、赏果、品汁;去花桥镇参观东岩寨。走下天池山,还可以去干井河中坝遗址探寻“中国活的二十四史”;赴涂井乡友谊村看层林尽染的“三峡橘海”,最后登攀“江上明珠”石宝寨,看大江东去。

  结束忠县之旅,请不要忘记为家人和朋友带上千年腐乳、中国名牌产品——忠州豆腐乳,那可是开脾健胃、增进食欲的好东西。

  ■ 本报记者 彭瑜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