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副厅长甘做平凡修车匠自卫反击战中曾立功

■杨贵讲起当年西沙自卫反击战的过程仍相当激动。


退休副厅长甘做平凡修车匠自卫反击战中曾立功

■杨贵(左)培育了一批巡航护渔主力。


  他曾在西沙自卫反击战中勇救近20位战士而荣立一等功,他的身份却鲜为人知

  ■新快报记者 刘军 通讯员 杨少松 周冬华 文/图

  广州曾经有一名平凡的“修车佬”,但他却有一段段非常不平凡的经历。上世纪70年代当渔船船长他在西沙自卫反击战中,英勇抢救近20位伤员而荣立一等功,也因此当了六年的水产厅副厅长。这位老英雄杨贵即将迎来80岁大寿,记者日前有幸与其促膝长谈,了解了他过去立功、受重用到为大家修单车的传奇历史。

  爆炸中救出近20位战士

  杨贵1929年出生于电白,从十几岁起就在海边劳作,20岁出头就在南海水产公司当船长。记者日前在杨贵的家见到了他,只见老英雄身材魁梧,身高足有1.8米,眉毛浓黑。

  杨贵从上世纪60年代起到西沙群岛生产。刚到西沙群岛的他发现,西沙群岛上早已有中国人建立的码头、港口、各种建筑和仓库,而且海产品资源非常丰富,一个晚上单是大海龟就能捉到一二十只。

  然而当时他们却发现,有些岛已被南越的部队占领了,经过一个多月的对峙,对方开船过来直接拿武器赶他们走。“我们就很生气了,说要走也是你走啊,这是我们中国的地方。”杨贵说,后来南越军队按捺不住就派小艇抢岛,并且首先开枪,西沙自卫反击战就此爆发。中国海军以极弱对极强的态势赢得了战争,但也有一艘军舰被击中弹药库,强行冲上岛后爆炸声一直不断,但杨贵率领渔民兄弟在不断爆炸的军舰中救出了将近20位战士。

  渔船对军舰不怕吗?杨贵说:“当时他们都抢岛了,那是侵犯我们的领土啊,就是蚂蚁啃骨头我们也要啃下来。”

  当时还有个小插曲,因西沙自卫反击战荣立了一等功之后,杨贵又是参加庆功会又是应邀到全国各地旅游。然而大年三十发生激烈海战的消息早已传到了家人的耳里,因一直没有看到杨贵回来,家人以为他已牺牲,大过年的曾一度因此整天以泪洗面。

  一手培养南沙护渔主力

  杨贵的人生道路因西沙自卫反击战而变得非常传奇。1975年的一天,他正在洲头咀码头卸鱼,结果就接到了通知,要求他立刻到省水产厅报到,他已经被任命为该厅的副厅长兼革委会副主任。

  在传统的观念里,升官就意味着发财,可杨贵到了水产厅却发现不但发不了财,还要饿肚子。杨贵说,他在公司当船长每个月可以得到42斤粮,可当了副厅长之后,他每个月只有26斤粮,都不够吃。“后来他们才批准给我提到了30斤粮。”

  在水产厅任副厅长六年后,杨贵又被调到广州市水产局下属的一个公司去管生产,后来被调到南海渔业指挥部(今天的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成为第一任渔政检查大队的队长。在此期间,杨贵培育出一批渔民子弟,后来这批优秀的渔民子弟成为南沙群岛巡航护渔的主要力量。

  修了几年单车无人知他是谁

  杨贵现在只记得自己“是1984年以后退的休”。

  他说,退休之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骑单车逛沙河、逛整个广州。“天天跑步骑单车。一是为了打发时间,二是为了锻炼身体。”杨贵说,3年后,广州的每一个旮旯都被他逛过了。不安分的杨贵后来还在码头附近摆摊给街坊修单车。

  杨贵说起修单车也很有成就感:“我那时候修单车威信很高,一天可以赚好几十块。”杨贵说,他修过的单车每次都要经过自己200斤的体重试过之后才收钱,而且价格比人家贵的话可以退钱。当时码头附近很多部队的领导都把单车给他修,街坊也很信得过他。“街坊都不知道我以前是个干部,我也不敢说,不然我肯定忙不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