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报记者 吴行妙

  时报讯 月收入上千元,还有免费的早餐,“工作”还轻松,只要摆出一副“悲伤”的神情就行。在温州活跃着这么一群人,他们冒充丧属亲友混入追悼人群冒领红包。

  9月20日,接受记者采访的温州殡仪馆办公室副主任管伊尔说:最近3个月,仅被他们工作人员当场逮到的“假亲友”就有30多人。据他保守估计,这个“假亲友”的群体不少于100人。

  温州习俗:白事也有红包拿

  在温州市区一带有一个习俗,就是在死者遗体告别仪式上,死者家属要给前来参加追悼的亲友分发雨伞、洗发露等小礼品。由于买礼品麻烦,同时也无法预知前来参加悼念人员的具体人数。于是,在最近两年来,便演化为用红包来代替礼品,红包的金额一般在20-100元之间。

  在温州的习俗里,遗体告别仪式一般都安排在清晨的4点到8点之间。在遗体告别仪式上,丧属就在殡仪馆的告别厅门口摆上一张桌子,供前来悼念的亲戚和朋友签到,并提供面包、豆浆等早餐和分发红包。

  在举办告别仪式时,办丧事的亲属都比较忙,前来悼念的人又多,结果就给这些“假亲友”提供了可乘之机。   

  最多一天逮到13名“假亲友”

  林音(化名)原本是殡仪馆附近一个居民家的保姆。今年上半年,林音的一个亲戚带她来这里“赚外快”,说“这里的钱好赚”。尝到甜头后,林音干脆辞了职,以此为“职业”。

  前不久,温州殡仪馆组织了一次突击大检查,林音等13名“假亲友”被当场逮到。据温州殡仪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到目前为止,被殡仪馆工作人员带到办公室警告和批评的“假亲友”有40多人,其中最近3个月就有30多人。

  在这40多人中,男女数量差不多各半,年龄最大的77岁,最小的20多岁,除了一部分专业“假亲友”,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殡仪馆附近工厂上班或者当地居民家中的保姆,乘着清晨空闲时间出来赚“外快”。

  看报纸确认“日子”   

  虽然单个红包不多,但一个月累积下来,收入并不错。不仅有免费早餐,而且“工作”也轻松,只要不被认出就行,即使被家属认出,也只是让他们离开。

  一名被逮的“假亲友”说:遇上“好日子”,一个早上每个人可以拿到5个以上的红包,每个月的收入有1500元左右。   

  温州殡仪馆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一个月上千元应该有”。

  该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遇到“好日子”,殡仪馆一个早上有15-20场告别仪式,在“日子还不错”的,一个早上也有近10场。目前,温州殡仪馆有6个告别厅,在每个月中,属于“好日子”和“日子还不错”的天数大约有15天。这些“假亲友”游走6个告别厅,轮流拿红包,有的甚至在同一个厅前拿两三次。

  对于“假亲友”如何知道哪一天是“好日子”,这名“假亲友”说:“如果哪天报纸上登的讣告多,说明就有‘好日子’了,他们就提前做准备,早上提早过来”。

  如何治理成难题  

  “对于这些‘假亲友’,大部分的家属都表示恼火和厌恶,认为他们以这种卑劣的方式赚‘死人钱’太不道德了”,管伊尔说,“但也有个别家属认为,这些人一大早到殡仪馆给他们的亲属送别,给20元钱、送个早饭也是应该的,况且,送别的人越多,丧属也显得越有面子”。

  对于如何打击这些“假亲友”,殡仪馆头痛不已,每逢告别仪式多的“好日子”,殡仪馆工作人员就要忙于识别红包冒领者。由于单个红包数额小,又要忙于丧事,丧属也不愿意指证,所以逮住了也往往是口头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