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女跳江同行者救人失踪记者采访遭阻挠

记者采访时被警察扣住手腕


醉酒女跳江同行者救人失踪记者采访遭阻挠

警方派蛙人潜入江中寻找


  事发沿江路侨光西路路口

  ■许方健 黎湛均 吴笋林 魏康

  昨日1时30分许,沿江路侨光西路路口珠江边,一名年约30岁女子爬过护栏跳入珠江。事发前一直紧随其后的一名中年男子见状后,跳入珠江营救该女子。但不幸的是,救人未果的男子沉入江中失踪,而跳江女子则被附近一大排档厨师救起。经过水警及蛙人近4个小时搜救,昨日5时许,仍未发现失踪男子身影。

  疑饮酒过量女子跳江

  据目击者吴先生表示,昨日1时30分许,一名年约30岁、短发女子,从侨光西路路口一大排档附近往珠江边一路小跑,一名年约40岁、高约1.7米的白衣中年男子紧随其后,步伐不稳,“两人都满身酒味,可能是酒喝多了”。

  吴先生说,白衣男子边走边向该女子喊:“不要跳,不要跳”,但该女子还是跳入江中。女子跳江后,白衣男子在江边一边呼救一边打电话报警。报警后,白衣男子脱鞋跳进江中,曾经在江中试图营救该女子。两人在江中相距约两米,往解放桥方向漂了约30米,白衣男子追上女子。

  跳江女子被厨师救起

  据目击者林先生介绍,两人跳江后约3分钟,距事发现场约50米的一大排档一名厨师迅速跑到江边,跳进江中救人,大排档另一员工将一段木梯放进江中,“那个女的被厨师救到岸边,爬梯子上来后,不停哆嗦”。吴先生说,此时第一个跳进江中救人的男子已不见身影。

  昨日2时许,几名水警在事发现场附近江面搜救。3时30分许,两名女孩抵达事发现场。得知白衣男子沉入江中不见踪影后,两名女孩蹲在路边痛哭。据一名女孩称,她们是沉入江中男子的女儿。两人在仔细辨认跳江女子照片后,表示并不认识跳江女子。事后记者了解到,失踪男子柯某(音),今年45岁,潮汕人,在广州经营海鲜生意。

  昨晨3时30分许,猎鹰02号搭载蛙人赶到现场搜救,但多次潜水后,均未发现失事男子踪迹。凌晨5时许,蛙人放弃搜救,离开现场。

  记者采访中多次受阻

  警察声称拘留本报记者

  昨日1时30分,一男子跳入珠江,营救一名跳江女子时沉入江中。3时30分许,记者与失踪者男子的两个女儿及其他亲朋守在岸边,众人均期盼警方能找到失踪的男子。当时,岸边并未拉有警戒线,搜救正常进行中,而就在此时,一名警察却无理阻挠记者正常采访。

  3时40分,一名蛙人搭乘猎鹰02号搜救艇准备下水搜救,守在江岸边的本报摄影记者按动相机拍摄了一张现场搜救照片。

  正当摄影记者拍完准备离开时,一辆警车停到路旁,一名警号为020661戴着眼镜的警察与两名治安员走下车。该警察走到摄影记者面前,要求其将所拍照片删除遭拒后,即伸手将摄影记者的相机抓住,试图删除照片。再次被拒后,该警察以妨碍公务为由,将摄影记者的胳膊抓住,直接将其拽向停在路边的警车。在拽拉过程中,该警察称要拘留本报摄影记者。这一幕,被在场的其他媒体记者用相机拍下。

  本报摄影记者挣脱后表示,现场并未拉有警戒线以警示市民勿进入现场,除此之外也无任何其他标识标明现场已被封锁,警察无权对其实施拘留。

  另一媒体记者在拍摄该警察拽拖本报记者时,被警察扣住手腕,并推搡了两下。该记者挣脱后,不断躲闪,当事警察仍跟追了约5米,要求其不许拍照,并声称:“拍照侵犯了我的肖像权”。随后,一名戴眼镜的治安员要求本报文字记者出示证件,本报文字记者从包内掏出采访证时,被戴眼镜治安员一把抢走。

  相关回应

  越秀警方向记者道歉

  昨日,越秀区公安分局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道歉。该负责人表示,经过初步核查,涉事警员在有关处理中,存在不当之处;但对于涉事警员在执行公务时,是否存在态度粗暴,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核查。如若调查表明该警员确实

  存在工作失误,越秀区公安分局将按照相关规定,对涉事警员进行处理。该负责人说,越秀区公安分局及人民街派出所领导对该事高度重视,目前正在协调相关部门对该事进行处理。据了解,相关派出所及涉事警员愿当面道歉。

  专家说法

  治安员抢证件涉违法

  对于此事,广东省人大代表、知名法律人士朱列玉认为,公安机关只有记者在采访中出现违法行为时,才能将记者带走调查或者拘留。现场采访的记者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主要看是否存在妨碍警方执法、破坏案件现场等行为。此事中,在记者出示了相关证件,其采访报道权应当得到保护。对于该民警称记者拍照取证侵犯其肖像权的说法,朱列玉表示,记者有在公开场合采访拍摄的权利。侵犯肖像权,指的是将拍摄后的人像照片用于产品商标等商业目的。此事中记者的拍照取证完全不构成侵犯肖像权。朱列玉同时表示,治安员并不具备行政执法权力,此事中治安员抢走记者工作证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违法。

  救人英雄

  “我摸到了他却救不了”

  今年21岁的潮汕人小吴,是附近一大排档厨师。昨日凌晨事发时,听到呼救声后,他从饭店内冲出,跑到江边时,“很多人在看,但都不敢下去救”。小吴说,自己水性不好,站在岸边犹豫观望了约1分钟,“没人敢下去救人,但那两个人一看就不会游水,我就跳下去了”。

  小吴说,跳进江中后,他发现水很凉,且潮水方向不定,“游起来很吃力”。游出十余米后,小吴看见跳江的女子逐渐体力不支,不停在江面上下浮沉,而第一个跳江救人的白衣男子已开始下沉,“他们俩离得很近,我拼命游过去,把他们两人胳膊抓住,可是水流太急,我感觉自己力气不够,也要沉下去了”。小吴说,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开白衣男子。

  “我抱住她,把她救到岸边,我的工友就递过来梯子”,小吴说,放开白衣男子后,“他一句话也没说,我摸到了他,却救不了他,真的好遗憾”。对于自己的见义勇为,小吴再三强调说:“是应该的,我水性要是好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