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梗概

  昨日上午9时整,阜阳市颍泉区原政协主席兼任颍泉区商贸城指挥部主任赵德才,因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他人承接工程、提拔调动,从而收取财物及购物卡等“感谢费”总计58.8万元一案,在合肥市包河区法院进行公开审理。

  ●庭审现场

  如果你要为领导和朋友好,就不要给他送钱;你要恨他,就给他钱

  昨日的庭审中,就赵德才是否属于自首、是否属于重大立功,以及在立案调查前,赵德才退还的17万元属不属于受贿等问题,控辩双方展开了辩论。

  被告人赵德才在辩护时曾数次哽咽,其多名亲属也来到法庭旁听此案。赵德才对自己犯罪行为也是悔恨不已,表示自己违法犯罪的思想根源在于平时放松了学习,法律知识和党的纪律懂得很少;近十年来从思想上对自己放松了,尤其是市场经济消极方面的影响,认为为人办事人家感谢自己很正常,把人情化的东西商业化、货币化了。

  “我恨我自己,恨自己没有用法律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恨自己没有把家属的肺腑之言放在心里。”在庭审中赵德才陈述时不住地哽咽。“我愧对父母和家人,如果事情可以重来,我无论如何不会再违纪了。”“如果你要为了领导和朋友好,就不要给他送钱,你要是恨他,就给他钱。”“我现在很后悔,希望有和我一样存在侥幸心理的父母官们,不要再做这样违法的事情了。”

  庭审结束后,当赵德才被带出法庭时,他忍不住朝旁听席上看了一眼,旁听席上很多人不停地默默向他挥着手。此案昨日未当庭宣判。         

  ●仕途之路

  翻开履历,赵德才可谓仕途顺利。现年57岁的赵德才,1969年2月参军入伍;1970年11月入党; 1990年至1993年任颍上县副县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1993年8月至1996年2月任阜阳地委党史办副主任;1996年2月至1997年1月任颍泉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1997年任颍泉区委副书记,2001年3月任颍泉区政协主席,8月兼任颍泉区商贸城指挥部主任。

  ●悔不当初

  “当初如能一尘不染就不会有今天”

  11页悔过书自述怨、悔、恨

  在看守所内,赵德才向检察机关写下了长达11页的悔过书,声称“当初如能一尘不染就不会有今天”。

  11页悔过书分析犯罪原因  

  “怨自己平时放松了学习,对法律和党规学习很不够,法律知识和党的纪律规定懂得很少。近10年来,我从思想上对自己放松了,把人情化的东西商业化、货币化了;忘记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把党当成谋取个人利益的手段;受社会不正之风的影响,自己经受不住这种诱惑,也成为腐化堕落分子的一员,思想上存在侥幸心理 。”

  “当初一尘不染就不会有今天”

  “恨自己,如果当初能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坚决不要别人的钱,就不会有今天;恨自己,利益熏心,必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恨自己,没有听爱人的话,家属做了26年纪检工作,365天,每天教育我不要违纪、不要收他人的钱,但我没有把家属的肺腑之言放在心上。马近悬崖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

  “生活已小康为何还收钱”

  “悔不该收别人的钱,自己和家属都是县处级领导干部,女儿和女婿工作单位也不错。工资在阜阳市已经算是小康了,但我为什么还要冒风险接受别人的钱,这于法于理都讲不通。愧对党和人民,我是农民的儿子,每一步都是党的培养教育结果。我何德何能,受党和人民那么大的恩惠。”

  “现如今我身陷囹圄,接受法律的惩罚,深感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愧对父母,我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父亲80岁,母亲78岁。两位老人一生操劳,好不容易把我们兄弟姐妹8人拉扯大,本该到我报答父母恩情的时候,我却不能在父母面前嘘寒问暖尽孝心,还让他们担惊受怕。我痛心疾首,羞愧无比。”(安徽市场报 宋才华 雷强 艾佑曦 程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