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郭亮 陆乙鑫

  昨日凌晨,一股寒流袭击宁德市古田县,气温降到入冬以来最低,但有个17岁高一男生张城却从温暖的被窝里悄悄的爬了出来。

  6时50分,这个男生被发现用窗帘布套着脖子挂在学校的单杠上,身体已经僵直。

  从古田县第五中学高一(四)班的男生寝室,到学校操场上单杠的距离,只有不到二百米的距离,也成了张城这个17岁少年人生走过的最后一段路了,  也许谁都不无法获知他当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少年留下了两封遗书,给他的爸爸妈妈和远在福州的“老姐”,成了最后的告白,为了让大家在他死后能发现遗书,少年用右手在左手手背上写着:“爸妈,我的遗书在我口袋里。”

  冷静的自杀现场

  据位于古田县平湖镇古田第五中学的负责人介绍,1月10是星期天,在家过了两天周末的张城下午回到学校,晚上上了几节自习课后,和以往一样回到集体寝室,当晚9时40分,按照常规,值日的生活老师到各宿舍点名,没发现张城有什么异样。

  但第二天早上6时50分左右,值日教师准备催促学生起床时,却发现在学校操场的单杠上吊着个人,并认出来时高一四班的张城,而且吊着张城脖子的布条,还是他们宿舍的窗帘布。

  目前从很多证据链表明,张城是自杀,但为了慎重起见,古田当地警方还是一再要求进行尸检,但这个要求被家属拒绝。

  “这个孩子冷静的可怕。”据目击者称,张城自杀现场有一条板凳,后来查明是张城自己用的,单杠下还有一排书,那排书里有一个笔记本,里面夹着他写给“老姐”的遗书。

  “他口袋里还有一封遗书是写给他爸爸妈妈的,为了让大家能发现他的遗书,他还在左手手背上留了一行字,注明遗书在口袋里。”古田县政府参与事件调查的林先生说,遗书他看过,写的非常工整,有三页多,而且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潦草的迹象,“这个孩子面对死亡,太有条理了,从掌握的情况,我们可以推理,张城是晚上等大家睡着了,卸下宿舍的窗帘布,然后到教室拿了自己的坐的板凳,来到单杠下,然后又去抱了一些书下来,将给姐姐的遗书夹好,想想别人可能发现不了遗书,他又在自己手背上写最后几个字,这一点也不像十几岁孩子干出来的事。”

  “我的离去,是我的软弱,还有极度的心理疾病,我很满足地睡去”

  古田第五中学发现有学生非正常死亡后,立即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并向县教育局报告,随后古田县县长杨峰、政法委书记和教育工委书记赶到现场。

  “经法医初步尸检,尸体外表没有明显伤痕,并发现两封内容大致相同的遗书,经公安刑侦人员对现场勘察,并将遗书笔迹和其日常笔记本的笔迹进行对比,初步认定遗书是其本人所写,基本排除他杀可能,初步判断现场符合自杀的特征。”当地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进一步的调查工作正在开展,死者家属对死者自缢身亡的初步结论未提出异议。

  据看过张城遗书的古田第五中学的负责人复述遗书内容是这样的:“我的离去,并不是学习、家庭带来的,而是我的软弱,还有极度的心理疾病,也许是自卑、自闭,这个家已经被我搞得很疲惫,我爱这个家,我很满足地睡去、、、、、、”

  “这个学生有点内向,不怎么和班上的同学交往,他们班有个QQ群,但张城没有加入,警方也没发现张城有QQ号,据说这个孩子在家里,也不怎么和家人交流,家人叫他,也不怎么滋生,经常是一声不吭的看电视,谁都不理。”古田县政府参与调查这件事的林先生说。

  除了在遗书里说明自己自杀的原因,张城还交代的一件事是,表示要将所有的书本和学习用品留给他的“老姐”,一位已经没有念书在福州上班的20岁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