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疑将2岁半女儿推下6楼后挥刀自残(组图)

菲菲(化名)的袜子掉落在“血坑”旁。


母亲疑将2岁半女儿推下6楼后挥刀自残(组图)

孩子的父亲以手捂脸痛哭流涕。本报记者 王苡萱 摄


  昨天上午,两岁半的菲菲从6楼窗户坠落。随后,其母用水果刀扎伤自己腹部。目击者称,菲菲母亲自称亲手将女儿推下楼,并声称“我不想活了”。

  昨天上午8时许,2岁半的菲菲(化名)从离地15米的6楼窗户坠落。随后,其母手持水果刀,将自己腹部扎伤。目击此事的邻居称,该女子自称亲手将菲菲推下楼,并声称“我不想活了”。

  女子的弟弟称,他姐姐有心理疾病。目前,菲菲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突发

  脑袋朝下坠落6楼

  昌平区回龙观龙跃园东五区2号楼背阴处,一个脑袋大小的雪坑里,鲜红的血已经结成冰块。两只墨绿色的小袜子,挂着冰碴儿,散落在雪坑旁。

  上午8点左右,2岁半的菲菲从离地约15米高的窗户处坠落,窗户位于2号楼3单元601室次卧。

  邻居李先生看到了菲菲坠落的一瞬。“砰砰两声闷响,我以为是哪家的娃娃(指布娃娃)掉下来了。”被吓了一跳的李先生走近一看,一个小孩子脑袋朝下栽在雪里,头部流出的血在寒冷的早晨冒着热气,孩子没有一丝哭喊。

  “我蒙了,扯着嗓子喊谁家的孩子掉下来了,但没有人回答。”李先生说。

  住在2单元4层的金女士听见喊声后打开窗户,她看见2层广告牌一根铁架子弯了,架子上有血迹,架子下约3米的垂直处孩子静静躺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几分钟后,两男一女从西跑来。

  >>现场

  母亲突然挥刀自残

  跑来的女子是孩子的母亲,她哭着说是她亲手将孩子推下来的,并称自己不想活了。此时,几个邻居大声斥责,“你不想活了,也不能扔孩子啊,孩子有什么错?” 看到这一场景的一位小区居民在回龙观社区网上发帖回忆说,当时“有人打了110,那个妈妈在旁边哭喊着走来走去,就是不靠近孩子。人们都在喊,孩子还活着,快救救她吧。她哭着说不要这个孩子了……”

  跑来的其中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是孩子的父亲。看到孩子后,他将一件黑棉服盖在孩子身上抱起来,几个邻居去路上拦车。此时,蹲在地上的母亲却用水果刀朝自己腹部扎了一刀,当她起身时,血从她的肚子处流了下来。“她受伤了,快送医院!” 李先生称,该女子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左手捂着肚子,血吧嗒吧嗒往下滴。

  孩子的父亲在拦了几辆车之后终于拦到了一辆“黑车”,而这辆“黑车”当时正拉一位着急上班的女士去单位。该女士告诉记者,她在车里看见孩子嫩白的小腿露在外面,两只小脚丫冻得通红。“我的心都揪在一起了,赶紧叫司机停了车。”

  >>抢救

  女童开颅生命垂危

  在车里,孩子的父亲一直抱着孩子在喊:“菲菲,坚持住,爸爸在,爸爸在!” 

  不到五分钟,“黑车”疾驰进北京北郊医院。

  北郊医院的值班医生说,菲菲2岁半,送来时已没有心跳和呼吸,经过紧急抢救后才有生命迹象,但情况仍然非常严重。随即,菲菲和其随后赶来的母亲一起紧急转院,进入999急救中心抢救治疗。

  中午12点,菲菲仍在999急救中心ICU手术室内进行开颅手术,其父徐祖海在急救中心的法律咨询室内,接受昌平警方调查。

  菲菲的母亲曹小征做完手术后,被推到重症监护室内继续治疗。手术医生告诉记者,曹小征用刀扎伤自己腹部,伤到了肝部,手术后已无生命危险。

  但摔伤的菲菲却并不乐观,在做完开颅手术后,一直未被推出手术室,随后还被用上了呼吸机。

  医生称,从菲菲头部取出了多片摔碎的颅骨骨片,“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讲述

  开窗前女童正熟睡

  接受完调查的徐祖海从法律咨询室内走出来听见了关于菲菲病情的话,蹲在手术室门前痛哭流涕。

  徐祖海说,上周六,他将妻子和女儿从天津接到北京,住在自己小舅子家中,两天来妻子一直哭泣。周日晚上,菲菲和妻子睡在里屋,而他则睡在客厅,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时,他才进入屋中。

  刚躺下后不久,妻子曹小征突然起来说“饿”,随后穿了他的外衣向外走,他起身看了一眼,妻子说了声“看什么看”便走了出去,后来徐看到妻子穿上了羽绒服。

  迷迷糊糊中,徐祖海感觉妻子打开窗户,抱起了正在熟睡中的菲菲,但徐并未意识到什么,随即睡去。

  “孩子掉下去了。”曹小征这样告诉徐祖海。徐祖海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北风从窗户里一下子灌进来。他从窗户上探头向外看,发现孩子果然摔在地上,周围全是血迹。

  徐祖海披了件衣服向楼下飞奔,跑下去时孩子已经昏迷,他立即报了警。

  ■调查

  孩子母亲

  有心理疾病

  据邻居回忆,从上周六开始,她就听到楼内有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但并没听到吵闹和说话的声音。事发前一晚,哭声再次传来。对此,徐祖海说,妻子曹小征一直有心理方面的障碍,之前吵架也一直是为了孩子,妻子一直不管孩子,他一管妻子还急,所以才会吵架。

  曹小征的弟弟说,姐夫一家一直住在石景山,去年秋天时,姐姐带着孩子回到天津老家,前几天姐姐说手和脚都有麻的感觉,此次来京是来看病。他说,姐姐确实有心理方面的疾病,他怀疑可能是一直在家看孩子憋出来的病,总是莫名其妙地怀疑被人跟踪和追杀,甚至有时还说有人被收买了,要杀掉她,连家里的水都不喝,怀疑有人下了毒。“但姐姐对孩子,可以说是相当溺爱,谁说一句或者瞪一眼都不可以。”

  对于孩子是否是曹小征推下楼,徐祖海说,他没有看清楚。小区居委会主任李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小区所有卧室窗户都安有纱窗,若想打开窗户,需要同时打开上部和中部两道开关,一个中等身材的成年人踮脚方能完成,所以李先生认为,菲菲不可能自己开窗误坠楼。

  目前,昌平公安分局龙园派出所仍在调查具体原因。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孙乾 肖岳

  实习记者 马晓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