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欲开胸验肺证明患职业病续:省总工会介入

王成章对维权之路感到迷茫


男子欲开胸验肺证明患职业病续:省总工会介入

王成章讲述下矿工作的情形


  记者周海波 摄影 刘亮 内江报道

  □职业病患者的维权之路(二)

  仁寿男子王成章患上职业病,称将采取“开胸验肺”的方式将维权之路走下去。昨日,此事经本报独家披露后,职业病患者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王成章的想法也令各界人士感到震惊。

  威远县金鑫能源有限公司为什么拒绝赔偿?王成章在威远县疾控中心做体检被确诊为“健康”,为什么到四川省疾控中心又被确诊患有职业病?当地卫生局、安监局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对此事又是什么态度?

  本报记者前往内江市、威远县,对此事展开调查。与此同时,王成章在反映问题的路上,不论是卫生局还是安监局,对处理问题都没有一个具体方法。但王成章有一个信念始终未变——维权再难,也要坚持走下去!

  □记者调查

  威远:体检表已送市疾控中心

  在王成章的记忆里,他与矿上职工一起在威远现代医院做完体检后,体检表都被送到威远县疾控中心了。后来,在疾控中心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王成章找到了自己的体检报告。报告上盖有“威远县疾控中心”的体检印章,其中注明体检结果是双肺呈网状改变,结果是“无异常”。王成章看到体检报告后,不相信这是事实。因为自己的身体明显出了问题。

  针对这个问题,11月11日下午2点38分,威远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薛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王成章经过体检后,医院发现他的双肺呈网状改变,有点问题。8月25日,他的体检表出来了;8月29日,王成章的体检表被送到内江市疾控中心。

  9月15日,王成章被确定为“无异常”。

  内江:未查找到“王成章”

  薛景个人认为,内江市疾控中心对职业病的诊断是有资质的,他们对职业病的诊断是很严格的。每个疾控中心对职业病掌握的标准不一,有可能是内江市疾控中心管得更严格些,王成章病情不严重,不属于职业病,最后被筛掉了。

  在内江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未查找到“王成章”的名字。这一点只能说明,王成章的体检表没从威远县疾控中心送到内江市疾控中心,否则就是内江市疾控中心在对有问题患者的体检表进行复查时,未作登记。而薛景肯定地表示,王成章的片子是自己亲自送上去的。

  卫生局:将进一步调查处理

  针对此事,内江市卫生局副局长刘波表示,四川省疾控中心对王成章所做的职业病诊断肯定是有效的,这个毫无疑问。

  “王成章的事情,将进一步调查处理。”刘波说。

  □各方说法

  煤矿:检查结果不一拒赔

  彭正权是威远金鑫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他说,今年6月,公司组织矿上所有职工做了一次体检,经威远县疾控中心检查,王成章的身体状况“无异常”,但四川省疾控中心却诊断为职业病。由于两个地方检查的结果不相符合,作为公司方来说,这个事情无法处理。所以,在检查结果未统一之前,拒绝赔偿。

  彭正权表示,矿上也曾出现过职工患了职业病,企业都做了妥善处理。”针对公司方的态度,记者再次采访内江市卫生局副局长刘波时,他说:“患者可到卫生局申请做鉴定。”

  安监:督促企业妥善处理

  王成章每到一个单位,都会将病例递上去。威远县安监局局长王爱民热情地接待了王成章。听完王成章的遭遇后,王爱民当即表态,省疾控中心出具的诊断书肯定是有效的,按照常理,县、市级疾控中心所做的体检报告要服从省疾控中心的诊断结果。县安监局将督促企业依法处理。同时,安监部门将尽快与煤矿方、疾控中心取得联系,解决问题。

  王爱民还建议,王成章可与煤矿方协商处理此事,协商不下也可依法提起诉讼。

  劳动部门:无合同难以鉴定

  职业病严重损害劳动者的身心健康。国家为此规定,患职业病的劳动者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并可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

  王成章说:“我虽然与煤矿方签订了合同,但合同在公司里,我手头没有,这意味着合同形如没签。”

  王成章找到威远县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让他去找镇上,并说劳动者不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导致无法鉴定为职业病,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因为所谓职业病是指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而用人单位往往不愿提供相关材料,如果劳动者自身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劳动关系,职业病鉴定就会很困难。

  □最新进展

  看到本报报道省总工会介入调查

  昨日上午9点,省总工会副主席胥纯看到本报关于“职业病患者的维权之路”系列报道后,立即召集工会法律部、保护部的负责人,研究工会如何介入和实施工人维权问题。同时,明确要求省总工会和内江、眉山市总工会及时介入。

  从昨天起,内江市总工会已组成工作组开展工作,由内江市总工会一位副主席牵头,法律部、保护部的负责人参加。

  今天,眉山市总工会将会同仁寿县总工会前往仁寿汪洋镇,看望王成章,并进行慰问。

  本报记者在内江市采访结束离开后几天里,王成章的电话比往日响的频率高得多,包括煤矿负责人、当地镇政府以及威远县安监局的电话。王成章说,煤矿的人说,解决问题就解决问题,没必要找媒体曝光,也没必要到成都去,找省级单位反映情况。希望他到内江疾控中心重新做鉴定,待结果出来后,尽快协商解决问题。

  “我绝对不会再去做鉴定,难道四川省疾控中心的诊断会有问题吗?”这是王成章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