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杀人逃亡8月后返回现场祭奠死者(图)

常明德被抓获


  “甲地杀人、乙地抛尸、丙地焚车、丁地取款”,凶手异常狡猾,并潜逃了近一年。但是,在逃亡的时间里,凶手的内心却备受煎熬,在鬼节那一天,偷偷来到杀人的现场,烧香焚纸,祈祷被害人在天之灵能够得到安息。

  女司机被杀

  今年1月16日11时许,江苏海安县雅周镇鸭湾村曲雅河仁巷桥下发现一具女尸,且桥上有血迹。这是一起典型的杀人抛尸案。南通市、海安县两级公安机关勘查后发现,死者为一中年妇女,头面部有钝器打击伤。

  案发地在海安、如皋、泰兴、姜堰四县市交界处,年关岁底,影响相当大。“死者是何人,为何又被抛尸?”警方专案组首先要解开这个谜团。

  “泰兴市刘陈镇从事黑车营运的女司机吕华于1月15日晚失踪,下落不明,其特征与死者特征相符。”1月17日上午,泰兴市局指挥中心的电话反映。专案组核查确认曲雅河中发现的无名女尸即为失踪的吕华,同时发现其驾驶的黑色吉利轿车也一并失踪。

  17日凌晨,如皋市局勘查了一个汽车被烧的现场。经比对,该车即为受害人吕华被劫的汽车。汽车是在如城西侧一未开通的公路顶端发现的,当时车头向东,标标准准地停靠在路的右侧,车子被烧得面目全非,仅剩一个车架,孤零零地停靠在路边。周围群众反映,1月17日凌晨5时左右,他们听到爆炸声,从窗户往外看,发现远处的路边有一团火光。

  一个皮肤细腻的男子

  “杀人、抛尸、焚车”,在电视上看到的情节,现在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侦查员面前。

  “受害人的银行卡在泰州市海陵区有取款迹象。”1月19日,外出查证的民警反馈给专案组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

  视频资料上,嫌疑人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除眼睛和取款的右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专案组对视频反复回放,发现犯罪嫌疑人皮肤比较细腻,不像长期从事体力劳动,令专案组民警兴奋的是嫌疑人取款的右手手腕部,有一块暗红色不规则形状的花纹,可能是伤痕或文身。

  “1月15日深夜,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呼救声。”1月20日,在泰兴根思镇走访的民警获得消息。专案组根据信息搜索发现马路边有一些暗红色的泥土。经提取化验,泥土中的血液血型和受害人血型吻合。案发时间已过去了5天,其间还下了几场大雨,其他一无所获。

  线索很快反馈到泰州市公安局,在姜堰、泰兴警方的协作下,专案组同时在泰兴、姜堰开展大规模排查。

  “嫌疑人会驾驶,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可能有前科,对海安、如皋、泰兴路段比较熟悉,身高1.7米左右,嫌疑人右手手腕部可能有伤痕。”正月初三,在专案组案情分析会上,嫌疑人的初步特征刻画,出现在专案组民警的脑海中。

  锁定犯罪嫌疑人

  专案组通过近9个月的艰苦工作,耗资近100万元,排出可疑人员4000余名,并带破姜堰、靖江等地抢劫案件4起,其他案件数十起。为征集破案线索,警方发出悬赏通告,承诺对提供有效线索协助破案者,给予5万元奖励,但嫌犯一直没能浮出水面。

  初期监控显示嫌疑人右手手腕部有文身或疤痕,认定嫌疑人身高1.7米左右。8月份,专案组重新梳理案情,监控专家提出该“伤疤”可能为贴画。专案组重新实验,最终确认犯罪分子应为泰州籍人,身高在1.77米以上,体态中等偏瘦,有作案前科,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会驾驶汽车、可能有吸毒史。据此,重点对前期摸排出的嫌疑对象,且身高条件相符人员逐一核查。

  通过工作,11月初,专案组认定泰州市高港区口岸街道40岁的常明德有重大作案嫌疑。11月7日,专案组将其作为杀人逃犯上网追逃。当天夜里,在泰兴警方协助下常明德即在泰兴市汽车东站附近的世纪旅馆内被抓获。

  车资纠纷引发杀人案

  今年1月15日晚上,常明德在泰兴北宁通高速根思出口等车回口岸老家。等了足有40分钟,也没有拦到合适的车,就在他准备返回旅馆时,吕华驾车送客从根思镇返回泰兴城,常明德搭上了她的车。

  到宣堡镇下车车费25元,常明德递给吕华一张100元纸币。吕华认为是假币,要求调换,常明德就是不换,吕华抓住他不让离开。常明德恼羞成怒,抓起地面的砖头砸向吕华头部。吕华呼救,常明德再次在她头部狠砸了数下,直到其求饶不要钱,请他赶紧送她去医院。

  “她这样子恐怕不行,万一送到医院已经死了,自己就跑不掉。”当车开到根思加油站时,听到吕华呼吸困难,常明德心里开始矛盾。于是,常明德将吕华推下车。哪知,吕华刚下车就大声呼救并跌跌撞撞跑了两步。常明德吓得赶紧按住她,并把她塞到副驾驶位置。常明德决定将她扔得远远的。

  常明德准备将车开到他熟悉的口岸附近的江边,把车和人扔到江边。到达口岸镇时,他远远看到治安查报站灯火通明,就没敢从那里经过。来来回回又返回根思,这时已是16日凌晨1点左右。“快救救我,我身上的钱全部给你。”被颠醒的吕华央求道。听到这话,常明德立即把车停下来,发现钱包里有两张银行卡,2000多元现金等,于是威胁吕华说出了银行卡密码。

  常明德取得吕华的现金和密码后,继续开车一路往东,由于害怕路上遇到交警,不敢走大路。直到海安境内看到雅周收费站,没敢继续往前开,决定把人扔到路西边的桥下。他下车看到吕华还活着,随手从后备箱拿千斤顶对着她的头砸了下去,并摘下她戴的金戒指。

  在现场祭奠死者

  把尸体扔到河里面后,常明德决定将车也扔掉,于是一直往南漫无目的地开往了如皋方向。

  一路上他避开所有的治安查报站,逃到如皋市长青镇境内。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他害怕车上的血迹被人发现,便把车洗了一遍。随后,常明德把车子藏到河边的一片桑田中。步行出去吃了点东西,同时打了一塑料桶汽油决定将车烧掉。他返回停车处,在车上休息了一会儿,想睡也睡不着,这时已经是下午。他再次步行出去溜了一圈,回到车上睡到凌晨被冻醒。常明德把车开回公路,往如皋方向开去。到如皋城西走上条死路,于是他将车停在路南侧,把汽油浇在车座位上,拿打火机点燃,连车门也没有关,就赶紧沿路返回,在路口打车到如皋长途车站,随后辗转经靖江、泰兴逃到泰州。

  18日,他躲在泰州一家小旅馆睡到下午大概4点,出去买来羽绒服、裤子回到旅馆,晚上8点多,伪装好的常明德在建行和工行的自动取款机上反复试了两遍,由于密码错误,没能取到钱。

  “杀了人不能回泰兴,就在泰州躲躲风头。”他在泰州住了三四天,大年三十夜回泰兴住在世纪旅馆。连正月初一、初二都住在旅馆。

  作案后的常明德一直心神不安,焚车他特意买了草纸夹在车门上。农历七月三十(当地民间鬼节),他还到了雅周仁巷桥边、吕华老家附近烧纸祷告。

  常明德曾经在泰州某制药厂任驾驶员、供销员。2003年,在扬州因盗窃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后来,他一直藏身在外实施诈骗,漂泊不定。由于常年在外招摇撞骗,妻子跟他离婚,上小学的女儿跟随母亲。常明德每个星期都要回家看看女儿,但他只敢在学校远处偷偷看上女儿一眼。

  “作案后很孤独,也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我想通过自己认罪伏法给死者家属心灵上有个安慰。”这是常明德归案后最深的体会。

  通讯员 张长春 吴志斌 快报记者 朱俊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