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代幼女诉讼要千万富翁遗产(组图)

小玲提供的两人结婚照。


女子代幼女诉讼要千万富翁遗产(组图)

小玲抱着女儿和李明伟在一起。


  死者结发妻子不承认丈夫有私生女,孩子身份鉴定成难题

  双方态度

  我只要100万元,够甜甜今后的生活费和学习费用就好。

  --"二奶"小玲

  不能随便说谁是谁的女儿,法院判了真就是真。判了我们要负责任,(我们)也会负。

  --发妻胡敏霞

  ■新快报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黄兰

  “二奶”阿玲说,5年前,广州一位46岁的千万地产富翁病逝,在南海黄岐留下当时4岁的私生女和30岁没有名分的她。近日,她向白云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女儿继承富翁100万元的遗产。此案昨日在白云区法院开庭审理。富翁的母亲也同时起诉媳妇,要求分得遗产100万元。

  现年35岁的小玲(化名)14年前认识了广州富商李明伟(化名),两人发展成恋人后在南海黄岐同居。2000年3月15日,小玲生下女儿甜甜(化名)。幸福的生活刚开始不久,2003年,李明伟生病回广州治疗。次年,李明伟病情复发,再次回穗治疗。从此两人就失去了联系。直到2008年,小玲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爱人已在四年前去世。无奈,她只好独自一人打零工抚养女儿。

  今年2月,小玲代女儿向广州白云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李明伟的妻子胡敏霞(化名),请求法院确认甜甜对李明伟的遗产享有继承权,并要求分得遗产100万元。小玲称李明伟去世后,其遗产主要有: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多套住宅及商铺、广州市×林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份、10亩别墅用地、汽车等。

  小玲在诉状上称,她和李明伟虽然没有办理合法的结婚登记,但由于甜甜是她和李明伟所生。根据法律的规定,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权利,甜甜是李明伟遗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与被告、李明伟之母、李明伟的三个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继承权,因此,有权继承遗产的六分之一。

  此案昨日下午在白云区法院开庭审理。由于胡敏霞与李明伟育有三个孩子,而这三个孩子也是父亲的遗产继承人。法院为了保护三个子女的诉讼权利,决定将三名孩子追加成案件的当事人。据此法院决定改日开庭。

  与此同时,李明伟的母亲也站在了原告席上。她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儿子去世后,媳妇一人掌管了所有产业。如今媳妇每月给她七八百元的生活费,交完物业管理费和水电费后就所剩无几了。无奈之下她只得和儿媳对簿公堂,要求分得遗产100万元。法院将这两个遗产案件合并审理。

  案件争议

  孩子身份难以确认

  原告将申请鉴定出生证上的“父亲”笔迹

  孩子的身份是案件的最关键问题,因为胡敏霞不承认孩子与丈夫有血缘关系。

  小玲面临的最大难题是李明伟早在2004年已去世火化,除非他留下头发等,否则无法做亲子鉴定。但律师向法院提交了甜甜的出生证明。“出生证明上的字全是李明伟填写的,完全可以证明李明伟和甜甜的关系。”

  记者看到,孩子的出生证明上,在父亲一栏填写的名字有一个字与李明伟的本名略有不同。“这是他故意写错的,而且身份证号也不相符,但是我们马上要申请笔迹鉴定,应该能推定父女关系。虽然该证据证明力没有亲子鉴定强,但若对方不能提供强有力的证据反驳,则有很大赢面。”律师表示。

  为了证明孩子和李明伟的血缘关系,小玲还带来了厚厚一沓相片,约有上百张。里面既有甜甜幼年时一家三口的合照,也有甜甜长大后和李明伟的照片。

  而胡敏霞称,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不能随便说谁是谁的女儿,法院判了真就是真。判了我们要负责任,(我们)也会负。”

  小玲自述

  生下女儿才知他有老婆

  小玲称李明伟遗产有4000万元,她只要百万以供女儿生活学习

  餐厅里的浪漫追求、只有一方家属参加的奇怪婚礼、“丈夫”有妻子的真相、离奇的突然失踪……经历了十几年的曲折,小玲说她现在只想把孩子养大。

  迎宾小姐邂逅富商

  记者面前的小玲面容清秀,一头披肩长发,身材削瘦得过分,但照片上10年前的她身材相当丰腴。“还不是这些年打零工带孩子弄的。”她的声音里满是疲惫。14年前小玲是佛山一家酒店的迎宾小姐,在那里她认识了李明伟。李明伟向她展开了热情的追求。“当时他自称离婚,对我非常体贴。”

  1996年,李明伟以两人的名义在南海黄岐购置了一套70平方米、价值40余万元的爱巢,过起了幸福的“二人世界”。

  小玲的恋情很快就让家里人知道了,父母催她结婚。小玲试探地问了一下李明伟,他一口答应。不过他说家里人可能都参加不了这个婚礼。

  1997年11月,两人在小玲的老家安徽举行婚礼。

  此后小玲再催李明伟办结婚证,李明伟总说自己忙往返广东安徽之间办结婚证太麻烦。按照农村的风俗,摆了喜酒就等于结了婚,小玲后来也忘了催促此事。

  结婚后两人搬回黄岐生活,2000年3月15日,小玲生下了女儿甜甜,李明伟非常喜爱这个女儿。但幸福的生活没过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玲听到李明伟给妻子打电话。追问之下,李明伟最后承认自己并未离婚,而是分居多年。“我的婚姻是名存实亡,我爱的是你。”听到这话,小玲心软了。

  四年后方知他已死

  2003年秋,李明伟开始生病,并越来越严重。他不得不回广州治疗,他没有让小玲陪伴,也不告诉小玲到底是什么病。2004年8月,李明伟又重新回到了小玲身边,水泡全消,还像以前一样细心体贴。但不久,他病情恶化再度进院治疗,从此两人断了联系。小玲每天狂打他的手机,但都是关机。

  几个月后,小玲拨通李明伟的手机,接电话的是李明伟的妹妹。她称哥哥在医院隔离治疗。小玲发疯似地跑遍了广州的医院,却始终找不到李明伟。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明伟的妹妹称哥哥已去世。小玲去广州查李明伟的户口,却发现没有注销。她认为李明伟在躲着自己,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经历了四年的煎熬,去年3月,小玲终于辗转拿到了李明伟的火化证明,才知道在2004年10月,李明伟已因肾衰竭病逝,遗体已火化。据李明伟的妹妹说,哥哥病情无法确诊,有医生怀疑是红斑狼疮。

  靠打零工抚养女儿

  李明伟失踪后,小玲就干回了老本行,在一些餐馆打零工,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八九百元。确认死讯后,小玲的希望彻底破灭,孩子的抚养费问题摆在了面前。

  因没领结婚证,甜甜只能落户安徽。孩子今年已经9岁,正在南海某私立学校上学,每年需交纳8000多元的学费、几千元的住宿费。李明伟的妹妹先后支持了甜甜近两万元学费和生活费。小玲在黄岐的房子,因李明伟去世,没法办房产证,只能出租。她曾与李明伟的妻子胡敏霞见过一面,但关于抚养费的问题两人没有达成一致。

  今年2月,小玲委托律师查询得知李明伟至少拥有九套房产,光其中一套别墅就超过1000万元,连同其他房产、商铺及银行存款,遗产有4000万元。“我只要100万元,够甜甜今后的生活费和学习费用就好,我已经35岁了,也没心思再嫁。”小玲说现在只想把女儿抚养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