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买到辆事故法拉利 两年没拿到赔偿,车主反被车商索赔948万 

  2年多前,法院判决买到事故法拉利跑车的顾客,获赔720万元。当时,这事在车圈炸开了锅。车主拿到了钱了吗?不少关心此事的人再没看到社会上有相关消息流传。其实,车主迄今没拿到钱,反被推上被告席……

龚先生360万买来二手法拉利,竟是事故车。龚先生360万买来二手法拉利,竟是事故车。

  3月22日,车主龚某的代理律师余洋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龚某发现自己花360万元买的法拉利跑车是辆事故车后,维权之路走得心累更心碎。他的叙述令人嘘唏。

龚先生迄今没拿到钱,反被推上被告席……龚先生迄今没拿到钱,反被推上被告席……

  龚某是江北区人,车商是位于渝北区的重庆骏东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东”),车是2013年8月买的,属二手车交易。

  双方都没料到,2年后,彼此对簿公堂,1080万元的索赔金额开了国内二手车交易纠纷的先河。

  四个回合

  2015年8月,渝北区人民法院判决,“骏东”返还购车款360万元及支付360万元赔偿款给龚某,共计720万元。“骏东”不服,提出上诉。龚某没拿到钱。

  2016年12月,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骏东”上诉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龚某仍没拿到钱。

  2016年12月27日,龚先生按照法院判决前去重庆骏东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还车,对方不愿意接车,还车的过程公证员进行了公正。

  2017年4月,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骏东”提出的再审进行裁定,驳回申请。按常理,龚某应该可以拿到钱了,720万元却与他三次擦肩而过。

  今年1月29日,江北区人民法院对“骏东”反诉龚某支付车辆使用及贬值费948万元等诉求进行判决,驳回“骏东”全部诉讼请求。

  截至昨日,龚某仍处于第四次无缘拿到钱的状况。

龚先生当初购买法拉利时与销售商签订的二手车合同和车辆交接书龚先生当初购买法拉利时与销售商签订的二手车合同和车辆交接书

  他的维权路曲折似乎仍在延伸。余洋律师很肯定地说,目前,据他了解,“骏东”对江北区人民院的判决不服,已提起上诉,估计法院传票会在本月底送达。他猜测,终审判决维持原判的可能性很大,届时,“俊东”向市高院提出再审申请的可能性也很大。

  他认为,从现在起,龚某必须继续拥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才能扛住自从初审获赔720万元后,极可能面临第五次拿不到钱的心塞。

各级法院对此事民事裁定书各级法院对此事民事裁定书

  “3+2”五人制

  在律师行业中,从业人员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渝北区人民法院庭审合同纠纷案件的综合实力,在重庆基层法院中属第一梯队。“骏东”在该区,初审自然由渝北区人民法院进行。

  “通常,合议庭都是三人制,即审判长、审判员和人民陪审员。这次,鉴于请求索赔金额达1080万元等原因,人民陪审员增加到了3人,”余洋律师回忆初审场景时感慨,“合议庭引入“3+2”五人制举措,属这个案件在判决同类案件的首次,也是重庆市首次。”

  判决书的信息表明,双方的争议很大,焦点主要是三个方面:二手车合同卖方的确定问题;卖车时是否有欺诈;“骏东”是否应支付惩罚性赔偿金。最终,法院判决,撤销买卖合同;判决生效次日起十日内,“骏东”返还龚某购车款360万元,龚某在这个期限内返还车给“骏东”;同样是这个期限内,“骏东”支付龚军赔偿款360万元。

龚先生手中掌握的法拉利车维修配件情况龚先生手中掌握的法拉利车维修配件情况

  “骏东”在上诉期内向提出了上诉。就这样,龚某没有拿到获赔的720万元。

  需要补充的是,判决上说,“本院认为,被告(骏东)系独立法人,其应当知道涉案车辆系事故车且应进行告知的情况下,未告知原告龚某,应推定其主观上具有故意隐瞒涉案车辆系事故车的事实……依法应认定被告在与原告签订《二手机动车买卖合同》时存在欺诈”。

  另外,“被告(骏东)负有将知晓或应当知晓的车辆发生的事故及其程度明确告知原告(龚某)的法定义务和合同义务”。

  索赔948万于法无据

  在四个回合的官司中,“骏东”历次处于下风的背后,到底有什么话想说?比如,它反诉龚某索赔948万元的账是如何算出来的等疑惑,是龚某等涉及或关注案件的人想知道。

  由此,本月20日,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来到“骏东”,准备向相关知情人求证。店内,记者向工作人员讲明了身份及采访意图。对方称,从手机新闻上知道了法拉利官司的事,也听说了公司目前反诉索赔948万元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这个工作人员讲,相关负责人不在,且没有该负责人电话号码,但他会尽快转述记者的采访意图。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留下联系方式,拜托他尽快请相关负责人跟记者联系,以便让更多人了解判决背后的相关事宜。

  话分两头说,从江北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可看到这样的信息,“骏东”提出的诉讼请求是这样,车辆使用费748.8万元,计费时段是公司在2013年8月13日把法拉利交付龚军当天起,至今年(2017年)1月22日截止,计费方式是以“同款法拉利在租车市场的价格标准计算”。另外,“2017年1月23日起至实际归还车辆之日的车辆使用费标准为每天6000元”。

  贬值损失为200万元,计费时间是“2013年8月23日至2015年5月7日”,以及“2015年5月8日至今的车辆贬值损失费(具体金额以司法鉴定为准)”。

  这意味着,“骏东”明确提出、判决被驳回的诉讼请求索赔金额为948.8万元。

  然而,法院认为“车辆使用费及贬值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

  经典案例

  基于“俊东”与龚某的官司持续时间长、庭审焦点争议大、最初涉案时提出索赔金额开国内二手车交易先河等状况,2017年,重庆市律协评它为重庆十大民商事诉讼经典案例。

2018年1月,此买卖合同纠纷案件被评为2017年度重庆市十大民商事诉讼经典案例2018年1月,此买卖合同纠纷案件被评为2017年度重庆市十大民商事诉讼经典案例

  余洋律师介绍,该案能够成为经典案例的另一个原因是,迄今,二手车交易越来越受到社会各届关注,比如,最近推出的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就是一个刺激二手交易利好。案中,龚某的正是一辆二手车,他跟“骏东”因合同纠纷引发延续迄今的曲折,对买卖二手车双方都有很好的启迪或震慑效应。

承办此买卖合同纠纷案的律师余洋承办此买卖合同纠纷案的律师余洋

  余洋律师补充,如果通俗地打个比方,把龚某经历渝北区人民法院、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司法流程,称为双方“第一轮拉锯战”的话,那么,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决全部驳回“骏东”诉讼请求的信息表明,“骏东”仍可依法提起上诉及接下来的再审申请,这个流程将是双方“第二轮拉锯战”的升级。

  截至目前,双方在四个回合中共耗时两年零九个月,“骏东”已承担案件受理费、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费,共计25.8万元;龚某承担案件受理费4.6万元。

  有法律界人士给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举了个例:假设,“第二轮拉锯战”中,上诉结果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再审的裁定是驳回再审申请。待该轮结束后,“骏东”仍有走司法途径表达诉求的欲望的话,届时,不排除“骏东”以其他案由,再次把龚某告上法庭……那么,第三轮拉锯战、第四轮拉锯战……何时是尽头?

  这位人士强调,就算发生这种状况,也属法律赋予"骏东"的权利。

责任编辑: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