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省劳模每天打工还老伴生前债务(组图)

每天上班时,防止患智障的女儿走失,他只好将其锁在家中。


七旬省劳模每天打工还老伴生前债务(组图)

向元品获得的光荣称号


  他是一位省劳模,年已七旬。为还老伴生前治病欠下的债务,他隐瞒困难,一边照顾家中三个病人,一边拾起当年的技术,当起打工仔,挣血汗钱慢慢还债。

  “秀宇,中午记得吃饭哈。”13日早晨7时,向元品收拾好碗筷,把热气腾腾的饭菜放进保温桶,重复了每天出门前都要说的这句话,把31岁的幺女儿反锁家中,佝偻着身子钻进寒冷的晨雾中上班去了。

  恁大年纪了,他为什么还要去工作?为什么“狠心”地把女儿反锁在家?

  七旬劳模 每天打工还债

  向元品70岁,家住南岸区弹子石东坪一村130号2楼,在渝中区一家私企上班。和其他工人一样,他每天在切割机前一站就是几小时。

  “岁月不饶人啊!”向元品为让老板留下自己,应聘时故意把年龄说小了5岁,并隐瞒了自己患有冠心病和高血压的病史。工作中,为不让老板看出自己年老体弱,他特别卖力,有时几十斤重的金属切割件,他咬着牙搬上搬下。坚持到下班,他往往双腿发软。

  前不久,老板看他实在体力不支,减轻了他的工作量,让他负责把关全厂的切割技术质检,每月工资1000元。

  他为什么要这样卖命地挣钱?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退休前,向元品是原重庆第一纺织机械厂退休钳工技师,曾于1981年和1984年两次获得重庆市金属切削比赛第一名。1984年,他被评为四川省劳动模范。

  作为退休技工,向元品每月退休工资1200多元,他为何每天还要起早摸黑外出打工,为1000元工资奔忙?

  “为还欠债。”向元品说,老伴去世前治病花了10多万元,除医保报销外,还欠债3万多元。3年前,他便凭自己过硬的金属切割技术,开始打工还债。

  身处困境 家有三个病人

  向元品的家,是破旧的职工宿舍,褪色的家具大都缺胳膊少腿,几个掉了门的木柜里,全是药瓶药罐。阳台上,放着几把蔫耷耷的小白菜,一角放着一堆烂了大半的红薯。记者进门,向元品搬出家里唯一一把破旧的藤椅让座。这时,他31岁的幺女儿向秀宇从黑洞洞的卧室走出来,冲记者嘿嘿傻笑。

  “乖乖,进去,爸爸和客人有事情要说。”向元品像哄小孩一样,迅速把女儿牵到卧室。出来时,他脸露尴尬:“请原谅,她是我的傻子幺女儿。”

  向元品有三个女儿,除二女儿是健全人,现在北京一中学教书外,40岁的大女儿向娟和31岁的幺女儿向秀宇,均患有先天性智障,无生活自理能力,一直靠他和老伴照顾。几年前,老伴患上肺癌,两个女儿不仅靠他一人照顾,还多了照顾老伴的任务。去年4月,老伴去世后,82岁的岳母瘫痪在床,他又照顾起与自己同住的岳母。

  向元品每月有1200多元退休工资,岳母有1400多元退休工资,大女儿和幺女儿分别有280元、315元低保,生活是没问题。但一家人都吃药,“每个月这些钱不手紧一点,安排不下来。”他随手从一口破柜子里翻出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各个不同品种的药品,有岳母的,有两个女儿的,还有他自己的。

  向元品的岳母患有心脏病、冠心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生命全靠药保着,每个月药钱要用掉她工资大半;他自己,也有心脏病和冠心病,每天必须按时服药;两个女儿的病情,也全靠药物稳定,一旦断药,就会犯精神病。

  上个月,随着弹子石地区危旧房拆迁,岳母被安置到腾龙花园,向元品两头奔忙。见他实在忙不过来,舅子出钱请了一个保姆,照顾母亲和大外甥女。即使这样,向元品仍每天凌晨起床

  买菜,先把菜送到岳母家,再回家煮好幺女儿的早饭和午饭才出门上班。

  隐瞒困难 总说生活很好

  “他一直向我们隐瞒困难。”弹子石街道东山坪社区居委会主任邹崇跃说,向元品从不向社区和街道提任何困难,有时,社区和街道入户了解他的家境,他总说生活很好。

  几年前,向元品的幺女儿向秀宇走失十多天后,邹崇跃和同事到解放碑办事,发现向秀宇在解放碑流浪,她立即通知向元品把女儿接回家。那次,她才知道向元品家的困难。之后,是前任社区工作人员主动找上门,为向元品的两个女儿办了低保。“当时,他还不愿两个女儿向国家白吃白拿,是社区工作人员给他看了低保的政策资料,知道自己的条件适合低保政策,他才勉强同意。”东山坪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姚蓉说,“像向元品这样觉悟高的人,的确不多。”

  从那以后,社区、街道把向元品一家列为特困户,经常进行慰问、救助。去年5月,全市大走访活动中,弹子石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张述华,还把向元品一家作为联系帮扶对象。

  几天前,张述华再次来到向元品家,看到他每天两头奔忙的确撑不住,又一次提出把向秀宇送到精神病医院。这次,向元品欣然同意了。“幺女儿上厕所都要人照顾,作为父亲,我照顾确实很不方便。”

  “再坚持两年,把欠债还完我就不打工了。”说到将来,向元品说,打工每月挣的1000元,他直接存到银行不用,一年还1.2万元,两年多就还完了。“困难是暂时的,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想这点困难自己能够克服。”

  记者 向军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