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王雪迎

  在新疆喀什,维吾尔族市民热依汗古丽收养汉族盲婴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成为当地民族团结的一个缩影。古丽已将弃婴视为自己的儿子,7年来,她始终不离不弃,为治疗“儿子”的眼疾奔前忙后,感动了很多人。

  公园里收养弃婴

  2002年5月23日,山东聊城市的公园内,一群大人将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团团围住,冲着他指指点点。

  “老婆子,公园里有个弃婴,我问了一圈儿人,没人知道他的父母,他好像快不行了,你说怎么办啊?”

  “那可是一个生命,快抱回来啊!”

  一通电话让这个奄奄一息的婴儿有了暂时的落脚地。

  通电话的这对维吾尔族夫妻是新疆喀什人,来山东聊城做生意已经4年了。夜幕下的老车站夜市,阿里烤肉摊在众多摊位中颇为显眼:香烟袅袅的烤肉架上,阿里娴熟地将孜然和辣椒面撒在被木炭烘烤得焦嫩金黄的羊肉串上,浑厚的叫卖声穿透街巷,很多路人驻足于此。

  当阿里把婴儿带到妻子面前,身材矮胖、热情开朗的热依汗古丽眼神顿时温柔起来,小婴儿被暗红花图案的破被子包裹着,古丽一眼看到婴儿白皙的大脑门,“他肯定聪明极了”,打开被子,绑着红线的幼嫩脚丫却脏得能揭下“一层皮”。

  怀着对婴儿的怜爱,古丽小心翼翼地为他清洗,喂牛奶,哄他入睡。小婴儿长得白白嫩嫩,古丽越看越喜欢。

  即使是盲婴,也不放弃

  邻居们听说古丽家抱了个弃婴,纷纷跑来观看,却发现了异样:“眼珠怎么老往上翻?”最重要的是,不管大人在孩子面前怎么逗他,小家伙好像始终都感觉不到。

  邻居们开始劝古丽:“他是个瞎子,怪不得被抛弃了。”“古丽,把他送福利院吧,他以后会成为你们的负担。”

  古丽不相信,她试着在婴儿眼前摇摆手掌,还是没有反应。但她仍然不愿意相信邻居的判断:“他的眼睛又大又亮,怎么会是瞎子?”

  为了专心地在出租房照顾这个不足百天的孩子,古丽把烤肉摊的生意全撇给了丈夫。没有母乳喂养,为保证孩子的营养,她跑到商场买了最贵的奶粉和米粉。而这些好东西,她的那对已经10岁的双胞胎女儿却从来没尝过。

  40天后,意外发生了。

  “我的孩子失踪了,谁把老天送给我的心肝宝贝带走了?”一大早,大颗的泪珠在古丽的眼里没断过。她顾不得梳妆打扮,穿着睡衣一次次敲开邻居的家门,“不知道”的回答让她伤心欲绝。

  善良的古丽甚至为此开始“撒泼”,她径直跑到聊城市政府大楼,边抽泣边向过往行人大喊:“我是一个维吾尔族妇女,准备收养一个汉族弃婴,却被别人偷走了,你们要帮我找回来!”

  傍晚,关系要好的女邻居只好把已经送到福利院的婴儿又接了回来,古丽这才孩子似的破涕为笑。她知道邻居心疼她,怕以后负担太重,才瞒着她,但她已经离不开“儿子”了。

  她要为孩子正名。按照维吾尔族的礼节,阿里宰了只肥羊,请来阿訇、街坊邻居,为婴儿的诞生举行隆重的摇篮喜礼,取名艾赛都拉江,意为“天堂的狮子”。

  孩子慢慢长大了,古丽发现他一走路就会跌倒,眼睛看不见东西。“他的眼睛又大又亮,不可能啊!”古丽的倔脾气又上来了。

  山东、上海、北京、河南,只要是有点儿名气的眼科医院,古丽都抱他去看过。一次次,医院的诊断几乎一样,“先天性视神经堵塞,治愈希望不大”。就这样,还没真正治病,就已经花了5万多元。

  “我要为儿子治病,不可能治不好”

  凭借过人的经营头脑,阿里的夜市摊点日渐扩大,日子越过越好。但没想到,一场灾难却突然降临。

  2006年11月的一天,凌晨3时,夜市打烊后,当员工把烤肉炉子搬回店里锁上店门时,并不知道炉内的火炭并未完全熄灭。火苗就势沿着放置在一边的木条燃烧起来,1个多小时后,阿里的烤肉店就被烧得一片黢黑。

  付清员工工资和店面租金后,阿里一家坐火车回到喀什市帕依那甫社区父母居住的老房子时,身上仅剩500元。

  为维持生计,阿里和古丽开始打零工,两人定下规矩:决不能同时工作,家里必须留一人照顾艾赛都拉江。

  儿子的眼睛一直是古丽的心病。

  今年10月16日,她带着7岁的儿子来到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听到医生“治不好”的结论,古丽哭了。

  拿着喀什市民政局的介绍信,古丽来到乌鲁木齐市盲校,收养艾赛都拉江7年的经历让盲校校长刘家君感动得落下泪来。刘家君决定让孩子免费就读。

  “艾赛都拉江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能明显感受到他被浓浓的爱包围着。”盲校团委书记汤文君说,因为家庭背景不同,一些盲童患有自闭症,不愿与陌生人交流。但艾赛都拉江能歌善舞,听觉灵敏,性格开朗,所有人都喜欢他。

  看着艾赛都拉江在盲校学习得很用功,古丽才放下心来,继续打工赚钱。“我要为儿子治病,他的眼睛又大又亮,还有光感,不可能治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