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备忘

  被告人张松强,男,1970年9月24日出生于江西省萍乡市,汉族,中专文化,原海口市公安局海府路派出所联防队员、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队员。

  被告人王东,男,1981年10月10日出生于四川巴中市,汉族,初中文化,原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队员。

  被告人肖军行,男,1980年9月7日出生于广东省大埔县,汉族,初中文化,原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队员。

  被告人苏东风,男,1981年2月9日出生于广东省大埔县,汉族,初中文化,原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队员。

  利用义务反扒志愿者的身份,抓获违法人员之后进行敲诈勒索,12日,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对此案进行当庭宣判,4名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原队员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至8个月不等。

  据悉,4被告人中有3人曾被评为海口市见义勇为积极分子。

  设圈套抓假证贩子

  收下1500元后放人

  龙华区法院一审查明:2007年9月25日,被告人张松强指使被告人王东、肖军行、苏东风到海口市南大桥下抓伪造证件人员,然后勒索钱财分赃。

  之后,苏东风佯装办理假证件的客人,与制作假证件的李某(另案处理)联系,双方约定在龙昆南路龙泉渔村门前交易。

  当天10时许,李某拿着做好的假证件到龙泉渔村门前与苏东风交易时,被肖军行、王东、苏东风抓住后,3人打电话告知张松强。张松强到现场,与王东、肖军行、苏东风一起将李某带到金宇路一酒店门前,威胁李某不拿钱私了就将其送到派出所处理。

  李某害怕被送派出所,于是当场给张松强人民币1100元,4人拿到钱后放走了李某。事后,张松强分得赃款500元,王东分得赃款300元,肖军行、苏东风各分得赃款150元。

  2009年2月14日,张松强再次指使肖军行、王东、苏东风到南大桥下抓伪造证件人员勒索钱财。张松强安排陈应军(另案处理)以办假证件为由,联系伪造证件的廖某(另案处理),约定在龙昆南路蓝宝石KTV门口交易。

  当晚21时许,当廖某拿着伪造好的证件到蓝宝石KTV门口交易时,被守候的王东、肖军行、苏东风等3人抓获。他们将廖某带到白坡里警务室交给张松强处理。

  张松强在收取了廖某老乡王某400元钱后,将廖某放走。

  抓住小偷勒索手机

  再次勒索被逮现行

  2009年2月11日下午,王东在解放西路百货大楼旁抓住涉嫌盗窃的许某,利用自己曾是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的身份,王东从许某处勒索了一部手机,销赃后得款人民币120元。

  同年2月21日,王东在海秀东路金山大厦门前,再次抓住许某并向其勒索,因为许某没有财物提供,王东欲强行将其带至派出所处理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法院一审判决

  构成敲诈勒索罪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松强、王东、肖军行、苏东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抓捕违法犯罪人员为由,对违法犯罪人员进行敲诈勒索,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张松强、肖军行、苏东风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性,龙华区法院最终依法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张松强、王东有期徒刑10个月,判处肖军行、苏东风有期徒刑8个月。

  最初想贪点小便宜

  没想堕落成囚犯

  一审宣判后,4被告人均未表示是否上诉。拿到判决书,张松强留下了悔恨的眼泪,“我对不起我的孩子”。

  南国都市报记者了解到,此案查办审理过程中,4名被告人均有悔罪表现。

  “对不起家庭、对不起队伍,4个人对此深感后悔。”该案的主办人员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其中两名被告人的孩子刚出生不久,成天沉浸在对孩子的思念之中。

  据4名被告人交代,他们最初的想法是想“贪点小便宜”,但是每次得手都比较容易,他们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被利益冲昏了头脑。

  据了解,4人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行为给整个队伍带来严重的影响。据了解,包括4人在内的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曾经被提名为2008年海南道德模范候选人,其中3人还曾被评为海口市见义勇为积极分子,他们如今的下场令人惋惜。

  义务反扒队员沦为罪犯

  缺乏监督是其中原因

  针对此案,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有关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认为,对这些队员缺乏监督是导致此案发生的一个原因。

  “很多事情都是在扭送过程中发生的,这一过程可以等警方来处理。”办案人员认为,如果抓到嫌疑人后在原地等警方来押人,由公安民警在现场处理,就不会产生这种事情了。

  办案人员说,对义务反扒志愿者队员应该实行长期有效的监督,尽管他们进入队伍前有一些审核,但并不能真正地了解他们的内心,不能掌握他们在参与这项工作后的心理变化,因此应当形成监督机制。

  据了解,海口市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2007年4月10日正式挂牌,这是海口在全国率先“收编”民间反扒组织。记者就此案采访了一些市民,他们表示,义务反扒志愿者曾经为海口的街头反扒做出了贡献,少数人的错误并不能否认这一群体的工作。

  对于那些义务反扒的人们,市民们表示将用尊敬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但是对这支队伍一定要加强管理,让他们真正发挥作用。记者 郑铁 实习生 金菊 通讯员 张为群 黄燕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