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邓新建 本报通讯员 邓珺 黄桂树

  4名偷渡入境的越南女子先后被人从广西拐卖到中山市,被迫卖淫。在得知自己即将被转卖后,趁着看守松懈,4人撞破门锁,奔跑了5个小时之后,辗转找到派出所,才在警方的解救下逃出“魔窟”。

  记者日前在广东省中山市小榄公安局采访时了解到,公安厅督办的“6·08”中涉嫌强迫越南妇女卖淫的犯罪嫌疑人已被中山市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而4名越南妇女目前已被警方送回家乡。

  不懂汉语女子手势报警非法入境被拐强迫卖淫

  “当时4名女子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双眼含泪,不停的求救,并要我们给些吃的,其中3名女子身上还有多处淤青。”当天的值班民警谢海军告诉记者,4名女子没有一个人能出示证件和用汉字写出自己的姓名,直到其中一名年纪较大的女子用汉语辛苦地吐出了“越南”二字后,他才意识到这是一起涉外刑事案件。

  当天上午,警方立即请来越南语的翻译。随后了解到,这4名妇女分别叫杨氏谭、黄氏灵、黄氏环、凌氏向(均为音译),只有年纪最大的杨氏谭懂一点儿汉语,她们是从越南非法进入广西宁明县打工,后被骗至中山卖淫。

  来自越南北江省的杨氏谭现年32岁。她告诉记者,因家里太穷,去年11月,家里盖房子缺钱,她跟随同村的大姐来到我国广西宁明的一个叫阿哥发的家中帮忙割蔗,每个月能挣1000多元。2008年年底,阿哥发把杨氏谭卖给了外号叫“阿国”的人,“阿国”跟杨氏谭说:“广东的中山工钱高,不辛苦,一个月能挣两千多元。”于是杨氏谭便跟随“阿国”来到了中山。

  “阿国”将她带至小榄镇某市场附近的出租屋后,随即对其实施禁锢,并派专人看守,此时杨氏谭才明白“阿国”真正的目的是要她卖淫。在几番的恐吓以及利益的驱使之下,杨氏谭被迫屈服,2人最终达成了协议:由杨氏谭卖淫,“阿国”等人提供卖淫的场所并负责吃住,卖淫所得的收入“阿国”和杨氏谭各得50%。

  “每次交易后,我都会记录下交易情况与金额,防止‘阿国’赖账。”杨氏谭告诉记者。

  凌晨撬锁狂奔5小时获救天罗地网嫌疑人在劫难逃

  民警通过杨氏谭了解到,今年5月,“阿国”看到“生意”不错,又从宁明的一个老乡手中以每名3000元的价格买来了3名年龄在十八九岁左右的越南姑娘。3名少女一来到中山就被关进了出租屋内,由于其不愿意顺从,“阿国”等人就拉扯3名女孩的头发,并不停地抽打耳光,同时威胁:如果不听话就将她们卖给别人。威逼之下,3名女孩次日便开始卖淫。

  6月7日晚,“阿国”将几人反锁在出租屋中,走到离出租屋大概50米远处用方言讲电话,电话的内容被杨氏谭听到,大概是“阿国”要重新买3个更漂亮的越南女孩过来卖淫,而要把她们4人转卖给他人。得知即将被转卖后,4女子趁“阿国”回住处休息时,找来一把水果刀将门撬开,沿着河流狂奔5个小时,找到派出所求救。

  根据杨氏谭提供的线索,警方立即部署抓捕“阿国”。

  6月9日凌晨,警方在小榄镇汽车站附近的宾馆发现“阿国”等人的踪迹。凌晨3时许,“阿国”等5人被抓获,同时起获了包括杨氏谭记录卖淫情况的小本等一系列物证。

  “阿国”真名叫林精国,广西崇左市宁明县峙浪乡人。经审讯,林精国交代了他的“上线”———广西老乡云建敏。6月12日,云建敏被抓获归案。

  林精国等人落网后,另两名同案犯也渐渐浮出水面———也就是杨氏谭曾经提起过的“阿哥发”夫妇。

  警方查询“阿哥发”的手机,结果发现其手机卡为移动大众卡,无法获取用户信息,中山警方立即委托广西警方协助调查“阿哥发”固定电话用户资料,发现开户人为黄其发,户籍为广西崇左市宁明县。

  在进一步的侦查中,民警发现,黄其发为越南华侨,在越南生长,能听说中文,但不懂书写,经辨认,其正是林精国等人交代的“阿哥发”。

  警方随即开展网上追逃,中山警方联合广西警方对黄其发进行布控,但发现这对夫妇已离开广西前往越南,中山警方立即委托广西边防检查机关对两人进行监控。

  6月18日,黄其发通过广西友谊关边防检查站返回广西。但他做梦也没想到,此时自己已然置身于警方的天罗地网之中。

  黄其发落网后,中山警方立即赶赴广西凭祥,审讯黄其发并开展进一步抓捕黄其发妻子黎氏善(音译)的工作。为节省破案时间,在领黄其发回案发现场的路上,警方就让他假装告知其妻因非法入境,需她回中国担保。

  6月20日,爱店镇派出所民警在黄其发住宅将黎氏善抓获。至此,涉案人员全部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