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头县交通局“藏钱总工”被提起公诉

  本报记者 陈东升 本报通讯员 黄东坚

  王文的举动令人匪夷所思!

  对受贿而来的不义之财,王文基本上没有消费,而是在家里挖了两个洞,将其藏在洞中。案发后,检察院办案人员进行搜查时,王文的妻子才知道家中竟存放有一百多万元的巨款。

  王文是浙江省洞头县交通局原总工程师,2003年至2008年的5年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先后多次非法收受包工头沈洲所送财物共计136.5万元,成为洞头县有史以来受贿数额最多的一名贪官。

  浙江省洞头县人民检察院近日以受贿罪对王文依法提起公诉。记者从检察官那里获知了王文的堕落轨迹。

  都是兄弟情惹的祸

  1961年,王文出生在洞头县一个贫困的渔民家庭,为改变命运,他历经4次高考,才考上浙江省交通学校,1985年9月分配到洞头县交通局工作。

  性格内敛的王文勤勤恳恳地工作,对那些给他小恩小惠的建筑商,也能断然拒绝,因此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屡获升迁。但在2003年,面对多年好友沈洲的一再劝说,王文的思想防线轰然崩溃,他第一次接受了10万元的贿赂。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直至东窗事发。

  “都是兄弟情惹的祸。我和沈洲平时一直有人情来往,他女儿结婚时我送了2000元的彩礼。虽然他送了这么多钱给我,但我们真的不是单纯行贿受贿的关系。如果不是把他当兄弟,我既不会帮忙,也不会拿他的钱。”面对检察官的讯问,王文一脸无辜,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王文说,他身为县交通局的总工程师和有关具体项目的负责人,对招投标项目的方案具有权威性和拟定权,对项目工程具有监管权,对工程款的结算和支付具有签字权等。多年来,一些工程承包商为了能中标,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拉拢、接近、奉迎自己,但由于自己一直从事技术工作,性格较为内向,为人也颇为低调,一直不为所动。

  包工头沈洲平时话不多、为人也不张扬,性格与王文相似,俩人从上世纪90年代初认识后,经过十多年的长期接触,逐渐成为称兄道弟的哥儿们,平时经常同吃同玩。随着洞头县近年来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不断加大,王文便利用手中的权力,在招投标、工程质量监管、工程款项的结算等环节为沈洲的公司提供帮助,使其在竞争中屡屡中标。作为回报,他也多次心安理得地从沈洲处收受贿赂136.5万元。

  家中挖俩洞藏赃款

  钱越来越多,除了消费掉20多万元,剩余的这么多现金放哪里才安全?该怎么处理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呢?王文开始为这事犯愁。

  一个偶然的出差机会,王文在宾馆里拾到一张名为林燕的身份证,便随手扔进包里。回洞头县后,他开始打起了这张身份证的主意,利用林燕的身份证,他办理了农行、建行等多家银行的账户。为使这些银行卡、存折以及几十万现金不被发现,王文发挥年轻时学会的木工、泥水工技术,在自家卧室挖了一个洞,放进存折后,再用三合板封上,涂上油漆。后来,他在厨房也挖了一个洞,偷偷地在里面放了存折与现金。直至案发,检察院办案人员根据王文的交代,在他家中搜出这些东西时,王文的妻子才知道自己家中竟然有两处存放着100多万元巨款的暗洞。本报温州8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