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学名岳母,俗称媳妇她妈,历来都是一种极其凶猛的生物……”近来,一则则关于丈母娘的“传说”在各大论坛上广为流传,最热门的莫过于《看上海姆妈嫁女儿开条件》一帖,其中讲述了一位丈母娘200万天价逼走未来女婿的事例,引起网友热议。无独有偶,记者在网下发现,真有丈母娘为一套房子棒打鸳鸯的事情发生。 记者 范彦萍

  网上声讨 丈母娘200万天价逼走未来女婿

  “丈母娘:小Y啊,我们就这一个女儿,那么宝贝,给了你真舍不得啊。

  女婿:哪有哪有,能娶她是我的福气啊。

  丈母娘:客套话就别说了,房子准备好了吗?

  女婿:我有一套两房,没贷款,100多平方,准备装修了,离9号线很近。

  丈母娘:才两房啊,将来生了小孩怎么办,我们老人要住过来帮你带小孩都不够住啊。房子小总归不舒服的。我也是怕我女儿受苦啊。

  丈母娘:那么聘礼你能出多少?

  女婿:估计10万吧。

  丈母娘:才那么点啊!我们这个女儿很宝贝的啊!我们女儿嫁给你不是白嫁的,也不能跟你一起吃苦。也不难为你,她表姐找的老公买了套复式,才200多万,你也买套好了,房产证要写上囡囡的名字我们才放心。聘礼弄个20万差不多了……囡囡的爸爸你也知道的,有肾病,每年的医药费你也要管管……”

  以上是热帖《看上海姆妈嫁女儿开条件》里的经典对白,在一番讨价还价后,帖子中的女婿扔下一句狠话,“然后大步向前,头也不回地走了”。让这位女婿想不通的是,“天下到底有多少丈母娘梦想靠女婿去翻身?!”

  对于这则帖子,不少网友都感同身受,纷纷予以声讨,并各自拿出自己的丈母娘说事,“原来还有比我碰见的母女更极品的”“这位妈妈这样是真的爱女儿吗?”“现在这样的丈母娘太多了,我就碰上一个,谈了一年多朋友,全部我埋单,女朋友手里只有一张公交卡,丈母娘的意思就是女孩子谈朋友是不能用钱的,连旅游带看电影、买礼物什么的,总共用了几万块,这两天不知道丈母娘哪根神经搭错了,让我们分手”。

  当然也有网友发帖说自己的丈母娘通情达理,询问上门应该如何孝敬老人家的。

  网下案例 逼女婿重买婚房,丈母娘棒打鸳鸯

  林小姐和陶先生是2007年在沪上一家婚介所认识的,林小姐是1978年出生,陶先生比她长了5岁,两人的学历、工作、家境相当,在婚介所约见后,陶先生对林小姐一见倾心,在浪漫攻势下,终于博得美人欢心。在交往了近2年后,感情迅速升温的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其实为了结婚,早些年陶先生独自贷款在闵行购置了一套二房二厅的婚房,没过几年就还清了贷款,按理说,尽管这些年的房价节节攀升,但这似乎跟他毫无关系。他有些庆幸自己的未雨绸缪。

  不料,自从上门后,陶先生就备受打击。未来丈母娘的意思很明显,由于自己家是住在市区的,不舍得让女儿搬得太远,要求女婿结婚必须在市区重新物色新的婚房,而原来那套在闵行的房子可以出手后用来抵消新房的购房房款。这样的提议打乱了陶先生的全盘计划。就在他和女友忙着在大宁板块看房、砍价,忙得不亦乐乎的同时,未来的丈母娘又发出了最新指示:新买的房子一定要加上她女儿的名字,否则就免谈。

  陶先生这下彻底蒙掉了:加上女友的名字意味着以后万一婚姻有个闪失,女友就可以不花钱,拿走房子的一半产权。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很快被陶先生的父母知道了。“这不是卖女儿吗?明明有婚房干吗还要再买?买房是假,要加名字是真吧。”

  两家未来的亲家为此闹得不可开交。尽管陶先生与女友的感情相当好,但由于这段感情还没踏入婚姻就不见容于双方长辈,最后不得不以分手告终。那段时间陶先生很痛苦,过了没多久,听说女友又在“前丈母娘”的催促下,与一个条件比他更好的有钱人“闪婚”了。事情过去了大半年,陶先生至今没有缓过神来,也没想过再找女友。他跟当初介绍林小姐给他的红娘诉苦说,这段感情对他的伤害实在太深了。

  说法 丈母娘和女婿都应该“爱屋及乌”

  丈母娘和女婿的口水仗喋喋不休,那么双方到底应该如何处理才能调停这个永恒的矛盾?记者昨天采访了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他表示,不管是丈母娘还是女婿都应该看在女儿的分上,爱屋及乌,把对方看成自家人。

  顾晓鸣分析说,丈母娘嫁女儿后的失落心理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女儿离开原来的家后,她会产生强烈的失落感,有一种剥夺感,这需要启动代偿机制,如果女婿确实很在乎丈母娘,那丈母娘就会感觉多了一个儿子,但现在很多男孩子比较大大咧咧,独生子女的他们不大琢磨长辈的心态,连自己妈妈的心理也未必猜得透,更何况是丈母娘的,直接导致了矛盾的发生。

  至于很多女婿口诛笔伐的丈母娘爱房子、爱钱,顾晓鸣认为,很多丈母娘有一个误区,认为女儿结婚后,一个家庭分裂成了两个,会对女儿的家庭斤斤计较,本能地会不信任这个分裂出去的家庭,这种潜意识会加剧摩擦,倘若丈母娘能反过来想,自己的这个大家庭能包容女儿的那个小家庭,是一种包容的关系,就不会对立地思考问题了。“丈母娘们应该适应女儿已婚的状态,尊重小夫妻的家庭生活,给双方一个余地。”上海《青年报》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