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茂名市茂南区阴雨绵绵,金塘镇牙象村南头的矿坑里,仍停放着数十辆整装待发的卡车———如果阳光明媚,它们会如过江之鲫,在被削平的林地上纵横驰骋。

  牙象村通往金塘镇的一段水泥路不堪重负,早已变为烂泥路。

  几十年的松树被连根拔起,牙象村俨然已被秃山环绕。从2008年8月始,为了开采林地上的高岭土,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在无砍伐证的情况下,非法占领集体山林并砍伐林木3600余亩。

  6个水塘消失,农田疯长野草

  两年来,牙象水库水位不断下降,集雨面积锐减大半。离水库几百米远,便是被村民戏称为“世纪浆池”的洗矿池。原本,这里是私鱼土岭和学校门前岭,6个水利塘坐落其中。2008年,郁葱的山林被连根挖出,“村庄最高山岗”被机械削为平地,1200亩土地上,12个巨型洗矿池整齐划一地分为两排。从此,牙象水库变成了死水,没有水利塘的源头活水,村民们目睹着水库静静地“瘦身”。

  穿过村庄,一直向北,4块牌子伫立在一望无际的农田边:基本农田保护区、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广东农业科技综合示范基地。沿着村民邹金明比划的方向,本报记者看到,大片大片的土地没有耕种,只有零落的水牛啃着野草。

  一块“土地整理项目”牌上写着,该区域在2004年已实现田块方格化、排灌硬底化、耕作机械化、环境园林化。如今,牙象村的农田再也回不到过去:村民们抱怨,以前亩产800斤水稻的田地,现在连600斤都无法实现,因为夏天灌溉只能靠雨水;而冬季来临,所有田地只能让其疯长野草。“以前冬天,种上一茬北运菜,每亩就可至少收入3000元,现在的情况是连温饱的稻米都种不上了。”

  十几处山头,几无残活林木

  3620亩集体林地“易主”,更令村民大为震惊。“矿业公司出动大批人员,手持电锯、勾机,从前年10月开始毁林至今。”在村民莫德怡的记忆里,从2008年8月开始,最多时300多人同时上山砍伐。本报记者现场见到,整个牙象村十几处山头几无残活林木。

  毁林现场涉及长江岭、牛波岭、猪屎岭等5个山头,连片树木被砍伐后,牙象村俨然已被秃山环绕。按茂名市政府颁发至该村的山权林权推算,牙象村被毁山林多达3620亩。

  莫德怡说,被砍伐的树木,直径最大的约30多厘米,小的有十多厘米,包括丰产林、桉树、松树等。“大多数都是上世纪80年代种植的,松树更早,有半个世纪了。”

  村民们也曾试图反抗,两年里多次阻止非法砍伐,但大都“无疾而终”。

  几十年过去,矿业公司性质改变

  当地史料记载,茂南区金塘镇盛产油母页岩。1959年,国家石油短缺时代,茂名石化下属的矿业公司就开启了开采历史。

  本报记者从茂名市国土资源局了解到,是年,国家划拨23平方公里土地成立矿业公司———牙象村西南的一片矿区。牙象村林地地下是油母页岩、高岭土、煤和煤泥。油母页岩可用来炼油,亦可作燃料;高岭土是一种重要的非金属矿产,是造纸、陶瓷、橡胶、化工、涂料、医药和国防等几十个行业所需的矿物原料。

  几十年过去,茂名石化矿业公司加上了“有限”两个字,但性质已改变。本报记者调查发现,2000年,原国企就已倒闭,矿业公司被当地私营企业主谭×治承包,并更名为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

  12村民死于癌症,或与污染有关

  村民们称,随着矿坑的不断凿深,矿产日渐稀少,该公司便将触角伸到其他地表。“被毁的山林地就是他们准备用于高岭土开采的”,村民邹亚金说。12个占地1200亩的“世纪浆池”的建成,印证了村民的说法。矿坑附近挖出的高岭土被集中到开阔区域,风干松散,然后一车车倒入巨池———通过硫酸漂白沉降,即被压制成块状“白泥”。

  漂洗白泥造成的污染,也成为村民的诟病对象。村民们纷纷指摘,近年来牙象村地下水变了味道。两年间,村里出现12名癌症患者,并相继死去,这加剧了村子的恐慌。

  “茂名最大的农田区域已经被破坏了,污染有这么严重,村民还能生活在这里吗?”50多岁的莫德怡眼睛湿润。

  ■连线

  明知矿场违法三部门奈何不得

  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在茂名市工商局的注册信息是,国有控股,2001年7月30日成立。投资人茂名精诚有限公司出资527万,占有股权65.6%,谢×波(谭×治之妻)出资275万,而中石化茂名石化公司仅出资8万,占有股权不到10%。

  该公司最后一次年检时间为2008年6月16日,整个2009年未有审核记录。“按照企业登记法,没有年审意味着不能继续经营。”茂名工商局一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企业年检的项目包括场地核查、水土保持许可及专项审批。

  茂名市国土资源局的说法证实,即便是申请年检,茂名石化矿业有限公司也注定无法通过。“这个公司的土地使用证,已在2009年6月30日到期,无权继续开采任何矿产。”本报记者连线茂名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开采矿产所依据的仅是上世纪国家给予老国企的23平方公里的土地使用证。

  该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还表示,监察大队去年9月就向矿业有限公司发出停产通知,“我们近期都时常下去检查,已经都停下来了,没有继续生产。”

  至于公司大肆毁林一事,他如此回应:“这里面是有争议的,因为23平方公里有土地使用证,但部分区域林业局也颁发了集体林权证,这存在矛盾。”

  本报记者问及土地使用权限外的林地同样被毁时,他说:“这个不清楚。”而对该公司是否属于国有控股,他回答:“不好多说。”

  昨日,记者到茂名市林业局采访时,林政科一名工作人员断然指出:“这个公司没有办理过砍伐证”。

  非法矿业公司仍我行我素。

  南方日报记者赵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