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1月6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吴鹏波/文) 车祸后,阿华(化名)到厦门中医院治疗,没想到手术后却成了植物人;而在今年1月4日凌晨,阿华死在医院的病床上。对于这起医疗事故,阿华的家属认为厦门中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双方就赔偿金和尸体冰存等问题进行协商。协商不成,昨天上午,阿华的家属们扯上横幅,坐在厦门中医院门诊大厅门口痛哭,借此给院方压力。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此事的调查。

  家属扯着横幅放声痛哭

  昨天上午11点多,接到读者报料后,记者来到厦门中医院了解情况。在厦门中医院的门诊大厅门口,阿华的家属身披孝服,手里扯着横幅,坐在地上放声痛哭。“还我儿子,还我爱人……”的哭声,引来很多群众的围观。

  民警和中医院的保安在维持现场的秩序,避免事态扩大化。

  患者家属介绍说,阿华是1月4日凌晨死在医院的病房内,尸体至今还在病房,他们不允许院方将尸体随便搬走。“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我们要给死者讨回一个公道。”家属说。

  虽然阿华一家人失去亲人的情况让人同情,但现场还是有不少群众表示:“失去亲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医院是公共场所,家属将尸体放在病房内,并在门诊大厅门口痛哭的方式不可取。”

  手术后,阿华成了植物

  35岁的阿华是安溪人,一家人住在湖里,有两个孩子。前年12月2日凌晨两点多,阿华在路上遭遇车祸,但阿华身体强壮,出了事还是一个人回到了家。

  回家之后,阿华感到下腹部胀痛,就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厦门中医院治疗。

  此时,阿华还能独立行走,配合医生做了抬手和伸屈腿等动作,并给自己妻子打电话,意识清楚。

  医院诊断阿华胰头挫伤,需要手术。但手术中,阿华一度没有了心跳和呼吸,抢救过来后,阿华已经成了植物人,再也没有清醒过来。一直到今年的1月4日清晨6点,阿华因为心肺功能衰竭,永远离开了人世。

  为治病,家里负债累累

  阿华手术后变成了植物人,但阿华的家人为了给他治病,还是到处筹款,希望有一天阿华能好起来。

  昨天在厦门中医院,阿华的爱人谭女士哭着告诉记者,为了给爱人治病,他们家负债累累,甚至借了高利贷,现在那些债主知道阿华在医院死了,天天到家里催着还债,让一家人压力很大。

  手术后,阿华一家人认为厦门中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就将问题反映给了厦门市卫生局。去年的7月3日,厦门市医学会根据患者和医院提供的材料,做出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

  鉴定书的结论是,此病例属于一级乙等医疗事故,医院方承担轻微责任。

  而昨天在采访过程中,厦门中医院医务科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阿华的手术治疗过程中,院方确实有责任。

  不过,阿华的家属对厦门市医学会的鉴定并不认同,目前,他们已经向福建省医学会提出了申请,要求重新鉴定。

  省医学会将进行鉴定

  记者昨天了解到,家属和医院在协商过程中,达不成协议的方面主要有两点:一是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尸体冰冻的时间问题。

  阿华的妻子谭女士说:“我们也不希望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但我们也是没办法。”谭女士希望厦门中医院能将阿华住院期间支付的医药费如数退还,先将欠的债还上;再将阿华的尸体冰冻起来保存,一直到这个事件处理完毕。

  而厦门中医院医务科的负责人则表示,医院目前同意先给阿华家属9万元赔偿金,对于谭女士的要求,他做不了主,要院长来定。另外,院方同意将尸体冰存到省医学会鉴定结果出来。

  “如果省医学会结果出来后,家属依旧不满意,就要走法律途径,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要几年的时间。冰冻尸体的费用很高,医院承担不起。”这位负责人说。

  厦门中医院医务科的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省医学会已经受理了这个医疗事故,这个月就会安排人进行鉴定。

  昨日下午,阿华的家属同意先将阿华的遗体送到太平间。目前,双方还在就赔偿一事进行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