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父骑自行车奔波千里寻子
谢文运老人沿街寻子 记者 王倩 文 洪波 图

  本报讯“已经82天了,孩子还是没有一点音讯。”昨日,79岁的谢文运见到记者,刚开口说第一句话,眼圈就红了。他的儿子谢晓勇患有精神疾病,今年33岁,去年10月10日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为了找儿子,年近80的谢文运,已经骑着自行车,走了上千里路。

  谢文运家住在安阳市下洼街9号,是一位离休老干部,老伴是退休教师,膝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上世纪90年代初,大女儿、二女儿研究生毕业后相继去了美国。

  “晓勇从小学习特别好,本来我们把他以后的路都设计好了,让他也像两个姐姐一样,上大学、读硕士、博士。”说到这里,谢文运叹了口气,接着说,“1995年,晓勇考上大学,老伴和我到美国去看女儿和小外孙。没想到,上了大学的晓勇迷上了游戏机,成绩一落千丈。后来,因为受到一些刺激,竟然精神失常了。”在美国待了半年的谢文运急忙赶回安阳老家。

  由于精神状况不稳定,晓勇退学回家了,谢文运帮他开了个服装店维持生计。“这两年,晓勇犯病的次数很少,但还要靠药物维持。今年9月,给他张罗着找个媳妇,成了家。”

  自从结婚后,晓勇没有坚持服药。去年10月9日晚,谢文运找到晓勇,嘱咐他要继续服药。可是,第二天,晓勇就不见了。谢文运心急如焚,骑着一辆自行车踏上了寻子路。从安阳出发,沿途在汤阴、鹤壁、淇县、新乡、延津、原阳、封丘及周边地区寻找,一直找到郑州,谢文运已经走了上千里路。谢文运说,都这么一把年纪了,除了找到儿子,就没有别的啥愿望了。“不管找到什么时候,我都会坚持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