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 安静 本报记者 徐曼丽

  前天晚上9点左右,虎跑路上,一名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带着年轻的女同事,有说有笑。

  突然,一辆疾驶而来的东风标致307将他们连车带人撞翻,两人受伤严重,被送进117医院重症监护室。

  据悉,开车的是一名洗车工,车主叫他把车开到店里做车辆美容。

  洗车工代驾撞伤一男一女

  前天晚上8点30分,王女士开着自己银色的东风标致307,到江城路258号“车星汽车服务中心”,准备给车做美容。

  不过,因为王女士等不了太长时间,于是和洗车店约定,由他们的员工马某先送她回家,再由马某开车返回店里,等第二天一早去取。

  来自安徽的马某将把王女士送到虎跑路的家后,开车返回,途中发生车祸。

  前晚10时许,王女士和丈夫赶到虎跑路三台山路口,只见自家的东风标致307侧翻在路边小山坡下,车头保险杠、引擎盖受损严重,挡风玻璃碎成“蛛网”,一辆断成两截的捷安特自行车倒在车前。

  王女士急得泪眼汪汪。而此时,受伤的男女已被送往117医院九里松院区抢救。

  围观市民周先生说,在晚上,事故路口有黄闪灯,从碰撞点起,一直到车子侧翻在树丛位置,地上有一道长长的刹车印,差不多有20米。“出事时,车速肯定很快。” 他说,车子撞倒小山坡下6棵约15厘米粗的树后侧翻。据悉,虎跑路限速每小时60公里。

  “车星汽车服务中心”负责人张先生赶到事故现场,看着员工马某被交警带走,一脸尴尬。随后,王女士和丈夫赶到医院探望伤者。

  交警部门透露,肇事司机马某拿到驾照才3个月,目前正在接受调查。事故原因和责任需进一步调查。

  事故牵涉四方责任由谁来负

  被撞男子姓朱,24岁,安徽人,女子姓俞,22岁,富阳人。两人是杭州爱丁堡杨公堤酒店的服务员。

  117医院重症加强治疗病房主任王波介绍,经检查,朱某为特重度颅脑损伤,身上还有几处骨折,事发当晚进行了手术。俞某伤势也很重,目前两人还处于危险期。

  据医生保守估计,朱某的治疗费起码20万元,俞某也需要五六万元。

  洗车店负责人张先生说,马某19岁,安徽阜阳人,月薪1500元,在店里约一年时间,他的妈妈已经去世,爸爸在外打工。事发后,张先生自己垫付了7000元医药费。

  这起事故牵涉到肇事司机、两名伤者、车主、肇事司机雇用单位,事故赔偿究竟该由谁埋单?

  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孔建祥说,车主把车交给洗车店,又让店里员工送她回家,再开车回店里做保养,如果这一情况,事先得到洗车店老板同意,那么,事发时,洗车店员工属于履行职务行为,洗车店要承担一部分事故赔偿责任。另外,车主王女士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孔律师提醒,这起事故警示洗车店、汽修厂等要注意规避这种风险,尽量减少员工帮顾客驾车、试车,特别要记住,保险公司对车子已交付修理厂,在修理过程中发生的车祸,是拒绝理赔的。而车主们则要注意,不要随便将车交给新手或驾驶技能不好的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