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 记者马峻

  西双版纳州的亚洲象历来是偷猎者的重点目标。近年来,在森林警方的严厉打击下,猎杀野象的案件已越来越少,野象获得了更加安全的生存空间。

  今年,一起猎杀野象落网嫌犯打伤看守民警逃脱的案件,揭示出境内外不法分子仍在活动,保护野象的工作任重道远。

  读者报料:杀象嫌犯落网又跑掉

  “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2009年在侦破9头亚洲象被猎杀的特别重大案件中,经过半年多的时间,投入数百名警力和数十万元资金,一举将以杨明忠为首的犯罪团伙抓获……”

  7月的一天,这封来自西双版纳州的信寄达本报。

  “不料,由于负责看守犯罪嫌疑人的领导及民警疏忽,犯罪嫌疑人杨明忠将看守民警唐如松打伤后戴着手铐逃脱了。”信中称,希望警方从根本上打击违法犯罪,保护好现有野象不再受到伤害。

  末尾,写信人署名为:于心不忍。

  整封信都是用电脑打印的,全文300多字却信息详尽。

  这封信所说的事实是真实的吗?为此,7月17日,本报记者专程赶赴西双版纳采访。

  人被抓走,家属才知道猎象一事

  记者到达景洪后,决定先从犯罪嫌疑人的家属找起,从一个侧面印证整个事件的轮廓。

  经过一番查找,记者得到杨明忠的确切消息:杨明忠,43岁,家住勐腊县易武乡曼腊村委会新山村小组。记者于是赶往新山村。

  新山村小组是一个只有305人的村寨,60多户人家错落有致地坐落在两座山坳中间。村小组长介绍说,新山村是一个贫困村寨,人均耕地面积非常少,加上山地,都达不到一亩。国家实行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后,村小组共有80个村民享受到最低生活保障补助。

  “村民基本上没有什么经济来源,靠种粮食自给自足维持基本生活。整个村年人均收入才一两百元,家里养了牛的,能达到400多元。”

  杨明忠家在村口对面的半山腰上,3间破旧简陋的木房住着他和他媳妇、儿子、儿媳以及4个月大的孙女,除了人均不到一亩的耕地外,别的经济来源基本没有。在全村80个享有最低生活保障补助的名额中,一家5口也不在此列。

  在记者乘坐摩托车进新山村的路上,曾与一个背着火药枪的村民擦肩而过。村小组长说,过去,寨子里的村民大都靠打猎为生,现在国家明文禁止打猎后,还是会有个别村民私藏火药枪偷偷打猎。但杨明忠非法持有枪支猎杀野象的事,村里的人大都不知情。杨明忠被警察抓走后,州森林公安局的民警来村里搞宣传教育,他们才知道此事。就连杨明忠的家人,也表示杨明忠当晚被抓走后,他们才知道这件事。

  “他平时都到曼腊打牌,经常不在家,农活都很少帮忙。”杨明忠的儿媳周健英说,她很少见到公公。“去年11月的一天下午6点左右,我公公从曼腊回来,人还没到村口,就被警察抓走了。家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抓。今年6月,公公回来,也没听他说为什么会被抓。但公公说,他从派出所逃出来后一直躲在境外不敢回家。才回来半个月,7月1日凌晨又被警察抓走。”

  周健英说,她公公回家后不敢住在家里,一直暂住在她家屋后的舅舅家。7月1日凌晨3点多,睡梦中的他们被一阵吵闹声吵醒后,跑到舅舅家一看,一屋子全是警察。“他们(警察)说我家公公猎杀老象(当地人对亚洲象的称呼),然后就把他带走了。”

  或许是因为语言沟通上的障碍,杨明忠的妻子周庆福,从记者进他们家那一刻起,就一直满脸笑容地抱着4个月大的孙女自顾逗玩。在采访过程中,对于她丈夫被抓的事,和问到她儿媳不太清楚的具体问题,向她询问时,她也是只言片语地说几句,随即又转回到天伦之乐中。

  期间,她儿媳曾抱着女儿进屋喂了几分钟的奶,周庆福便坐在屋檐下,茫然地望着对面山上的村口发呆,直到孙女再次回到她怀里。结束采访,离开周庆福家时,她满脸笑容地抱着孙女跟记者道别:“谢谢了! 有空常来家里玩!”

  嫌犯深夜打伤值班民警

  一名知情者透露,在勐养保护区小黑江一带,猎杀野象的案件时有发生。2005年7月,小黑江附近的村民听到几声枪响,之后得知一头野象丧命在枪口下。2007年至2008年,又有四五头野象相继被猎杀。经过西双版纳森林警方的缜密侦查,这几起猎杀野象的案件都与一个名为杨明忠的人有关。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杨明忠在境外非法购得冲锋枪后,伙同境外不法分子,在小黑江附近形成跨境猎杀兼贩卖野象的一条龙犯罪团伙。

  2008年11月,西双版纳森林警方经过布控,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杨明忠抓获。不料,杨明忠却在被抓获的当晚,趁看守民警不备,打伤民警后从派出所逃脱。

  这名知情者介绍,当时抓捕杨明忠时,森林公安担心警力不够,于是抽调了两个保护区派出所的20多名警力参加。当天把杨明忠抓回派出所时,已是深夜12点多,折腾了一整天,许多民警都已筋疲力尽,派出所就排班,每班由两名警察轮流值班看守犯罪嫌疑人。

  次日凌晨1点左右,州森林公安局自然保护区分局高喜龙局长和尚勇保护区派出所民警唐如松值班时,犯罪嫌疑人杨明忠趁高喜龙去上卫生间,唐如松转身倒水之际,戴着手铐将唐如松打伤后逃脱。

  唐如松看到犯罪嫌疑人逃脱后,立即奋勇直追。“但他一名50多岁的老民警,能追多远?最终他还是没有把犯罪嫌疑人杨明忠追回来。”

  森警暴雨夜潜伏四小时擒凶

  杨明忠逃脱后,一直躲在境外。今年6月中旬,森林公安接到举报——杨明忠已从境外回到了新山村的家里。

  “杨明忠家地处偏远的山寨。村里的狗很多,有陌生人进去,全村的狗大老远地就开始叫。为确保成功抓获杨明忠,警方专门挑选了一个暴雨夜行动。”

  “6月30日深夜12点,暴雨如注,森林公安的20多名警力兵分四路,悄悄摸进新山村。潜伏到7月1日凌晨4点左右,四路民警形成4个包围圈,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杨明忠睡觉的房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睡梦中的杨明忠成功抓获。不过,在场的所有民警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就在杨明忠的枕头旁边,赫然摆着一支已上了膛的冲锋枪!”

  犯罪嫌疑人杨明忠被抓获后,被关押在景洪市看守所。目前,杨明忠案已被移送当地检察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境内外不法分子仍盯着野象

  勐腊县当地的村民说,野象在西双版纳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老百姓都把它们视为吉祥、幸福的象征。对它们爱护有加,一般都不会去伤害它们,更别说猎杀了!

  一名从事了20多年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勐腊县尚勇自然保护区派出所民警说,野象保护工作是西双版纳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经过多年来不懈的努力和大力宣传,老百姓保护野象的意识比以前更强。“近几年,猎杀野象的事件偶尔发生,但嫌犯都是和境外的不法分子勾结。因为,被猎杀的野象在国内没有市场,只能拉到国外去卖。对于这种不法行为,我们一定会坚决打击,全力保护野象!”